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 想不想知道呢?
    “你…你杀过人?”

    六子的口气终于有些软,看着我,目光似乎在质疑,你江枫才多大啊,你真的杀过人?骗鬼呢!

    “必须杀过!”我点点头,“你不信?嘿嘿,那我告诉你,哥们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

    这倒是实话,在t市的时候,南洋那边过来的天王斩鬼刀侏儒、巨人兄弟杀手,不就死在我和墨芷舞手中吗?

    还有,我在西京南二环一家快捷酒店附近遭受伏击,后来在洪蕾和乔小娥住处,被幕后黑手派来的人追杀,那两次,我同样是下了狠手的,那些重手法干掉的家伙,恐怕就算被拉回去抢救,也不见的能活的过来。

    要这么论起来,我江枫手上倒是真的有着几条人命,只不过,都是些腌臜该死杀手的命!

    我低下头,在他耳朵边吹了一口气,“六爷,刚才我怎么干你保镖的,别告诉我你没看见,丫这会儿估计都没气儿了吧?现实例子就在眼前,咋滴,要不我现在就给你丫也来一下,让你跟着去西天陪他?”

    六子的胖脸上哆嗦一下,身体又开始发抖,快要站不住了。

    麻痹的,原来这货还是怂了,刚才的狠话,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纯属吓唬人的。

    我没管他,紧跟着又说了两句话。

    “六爷,你该听说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句话吧?从你被抓开始,你就是肉,一团随便被我砍我撕的烂肉而已!你还以为手下弟兄敢为了你一个恶贯满盈的暴徒报复我,笑话!麻痹的,他们恨不得跟你这个必死的黑老大划清界限,还能上赶着帮你?做梦吧你!”

    “还有,最后一句话,我其实应该最开始就告诉你的,我是修习古武的!古武,武术,听说过吧?老子已经给你下了暗手、禁忌,你要是老老实实配合我们,交代自己的问题,说不定我心一软就给你解了…要不然,嘿嘿,你自己按按右侧勒下第二根肋骨,使点劲!”

    六子已经吓傻了,机械地按照我的话,伸手在自己的肋骨部位按了一下。

    “哎哟~~~”

    这家伙疼得浑身颤抖,如同有人在那个部位插了一刀似的。

    “你再动一下脑袋,是不是有种晕晕沉沉,两眼冒金星的感觉?”

    六子非常配合,连忙摇头,结果我已经不用再问他---从六子的脸色上,我已经得出答案了。

    松开手,我笑笑,甚至还拍了拍对方肥厚的肩膀,伸手捏了捏这货的逼脸,“行了,我希望你回到看守所,有什么说什么,全部撂了,这样的话,你至少能够活到宣判那一天,否则…嘿嘿,我不介意让你莫名其妙在看守所暴死,并且没有人会查出死因!”

    说完这番话,我扭头就走,冲着大胡子张哥等人笑道,“成了,哥,我已经苦口婆心劝服咱们的六爷,他拍着胸口向我保证,回到西京看守所,马上全都撂,有啥说啥,一句假话不敢说。”

    “你?你劝服他?我去~~~”

    大胡子瞪着牛眼,看着我,一脸不可置信。

    “不信啊,你自己问问好了。”

    我笑笑,没有再解释,扭头向别墅外走。

    …

    张哥留下十几个西京刑侦大队的兄弟收拾战场,并且联系了山溪省公安厅和乾县公安局,让双方尽快派人来处理善后。

    这时候,留在大禹村的两名刑警,费劲八火开了两辆车过来,我和墨芷舞、李侃上了其中一辆,田伯光还是和大胡子张哥一起上了另外一辆,并且亲自压着龇牙咧嘴垂头丧气的六子,当先离去。

    剩下的那些哥们,不好意思了,只能走着回到大禹村。

    没有过多停留,我们连夜赶回西京。

    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接到大胡子兴奋不已却又诧异莫名的电话,“小江,我真是服了你了,六子根本没有等到回去警局,这就已经主动开始交代罪行…卧槽,这是怎么回事?丫六子不至于这么怂囊吧…哎,你麻痹的,你小子看什么看,老子给刚才劝服你的人打电话呢,怎么着,要不让他继续教育教育你?”

    我笑了,六爷啊六爷,你丫果然是怂!

    …

    回到我们在北高新的小院落,一进门,墨芷舞就扑进我怀里,娇嗔着质问,“枫啊,你是怎么吓唬六子的?你可不知道,看到他那么嚣张冲我们叫唤,甚至已经被抓了,还敢当众威胁你,我们一致认为六子这家伙不是个善茬,审讯工作肯定会比较艰难…可是真是打脸啊,我们还没说完呢,你就说六子已经认罪,并且很快就会交待,结果可倒好,还真是被你说中了…枫哥,你是怎么吓唬他的?”

    我笑笑,伸手在墨芷舞丰腴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行啦,快滚去洗白白,在床上乖乖等哥…想知道答案吗,行啊,丫鬟服侍好爷,说不定爷一高兴,就给你透露点内部秘密…”

    墨芷舞娇羞着嘤咛一声,不过却还是讨好我,“得令,小女子这就去洗白白,回头好好服侍爷…”

    两个小时后,我和墨芷舞大汗淋漓,她果着身子乖巧地伏在我胸口,怜惜地抚摸我左胳膊上的伤处,蹙着秀眉,“枫哥,你都伤成这样了,刚才怎么还跟个喂不饱的野兽呢…唉,你啊,为什么不先去医院治疗一下?都怪我不好,就顾着兴奋了,把你受伤这个碴给忘了…”

    我故作生气的样子,冷哼,“哼,芷舞,你是不是初尝禁果,所以有些乐此不疲呢?真是光顾着自己舒服了,都不知道心疼你家爷!”

    “人家错了,好不好,枫哥,要不我们现在赶紧去医院吧?”

    我越说,墨芷舞越心疼,看样子都要委屈的哭了。

    见她真的难受,我连忙伸手抱住芷舞,咬着她的耳垂说,“傻丫头,我早就自己复位了,还好,小臂没有全完断,只是骨裂罢了,没事儿的,用不着去医院,你家爷就是属壁虎的,具备自我修复能力!”

    “真的吗?真的不用,不行,还得去,我不放心…”

    我一把拉住就要起身穿衣服的墨芷舞,叹口气,道,“哎,我的好芷舞,我难道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吗?你该知道的,我从小修习武术,练武的时候不知道多少次骨断筋折,自我修复的能力远不是你能想象的…行了,我说没事儿就没事,你要再没完没了我可生气了,芷舞,你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收拾六子这货的?”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