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手撕强敌!
    对方身体诡异地突然扭动,就像猛地变成一条粗壮的蟒蛇一般,竟然在空中扭成几个s拼接的弧线来。

    就这一下身法,我便自认不如。

    六子身边有高手护卫,这一点并不奇怪,人家六子有钱啊,有钱能使鬼推磨,别说请一个这样的谭腿猛人了,就算请十个八个的,我也不意外。

    只是,现如今,冷兵器时代的影响越来越少,黑帮火拼,要么就是街头混混那般胡打一气,谁狠,谁敢下死手,谁就能赢,就能抢到地盘,要么,更狠一些,就是直接动枪,离着十几二十米,甚至五十米上百米的距离,一枪干死。

    因此,民间的武林高手越来越趋于表演性质,或者收徒弟强身健体,讲究传承去了。

    而且像这个谭腿高手,为人没有底线,为了钱而保护一个混黑大哥的情况,有是有,但其实真算不上多见。

    电视上那些光头保镖,好勇斗狠欺负些个平民老百姓还凑合,若是真的动起手来,绝对比不上退伍特种兵或者民间武林高手的。

    就是说,此刻六子身边的高手护卫,也就这货一人!

    也幸好如此,我才能和对手放手一搏,拼一下。

    否则,六子身边只要再有三五个这种人,我特么还跟人家打个屁啊,分分钟就得被对方联手干躺下。

    腿影重重,半个呼吸之间已经踢到我的面门处。

    只是我却没有动,两眼死死盯着那条腿!

    尽管对方的腿法很高明,声势相当足,看意思就像将将一脚踹在我脸上,给我江枫来个满脸花。

    但我却知道,这一下只是虚招而已!

    真正杀招,是足尖端来到最高点之后,猛然下劈,蹬向我两排胸骨之下,上腹部那里只能露出一道缝隙的地方,膈的位置!

    毕竟,对方和我并不是在做足充分准备之下的比武较量,招式不可能用的那么天衣无缝滴水不漏,而且,他还要应付躲闪我的太极拳、军体拳、以及自由搏击的几下组合招数,就算武力比我略略高出一线,但还是被我看出端倪!

    冷笑,我知道若论招式,我可能的确比他低一筹,但现在可不是比武那么简单,对方的心态肯定炸裂了。

    自己金主生死不知,这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他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只能确定抓人的是警方,而且还不是乾县香椒集周边派出所的关系户!

    心态失衡,动作难免做不到十足完美,而我还有一个他不知道的杀手锏!

    内力,以及内息外放!

    对方这种外功、硬功高手,往往不能兼顾内息,他们走的是炼体这条线,和我从内息强身,进而锤炼胫骨的路数不一样!

    他一脚下来,或许能够踹断一棵碗口粗细的小树,而我修炼内息之后,如果练到极致,则足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

    同样一脚下去,小树晃几下,落叶纷纷看着好像没啥威力,但树的脉络已经从内部完全断裂,直接到地下的根部都得毁掉,完全绝了生机!

    当然,我的水准还达不到这个程度,但内力外放,却足够应付他了。

    抬起左手,我狠了心,猛然迎上去,硬碰硬和对方劲道十足的一脚撞上。

    啪~~~

    骨断筋折!

    草,只一下,我的小臂便被对方踢断,要不是提前灌注内息,恐怕就会粉碎性骨折。

    钻心的疼痛刺入神经,豆大汗珠就特么像不要钱一样,从我鼻洼鬓角四肢百骸瞬间涌出,全身上下的肌肉在这一刻都要抽搐了。

    不过,我舍身之下,不惜废掉一只胳膊,总算起了作用。

    对方的腿被我愣生生架住,身体侧向后面,双拳够不着,便有了一两秒钟停顿!

    够了,别说一两秒,半秒足矣!

    右胳膊抬起,如眼镜王蛇发动致命一击般,瞬间扣住对方膝盖处。

    进而,内力外放!

    手掌如刀,已经在半秒钟内击碎对手膝盖,丹田气海里的内息如同百川奔涌般顺着对方大腿经脉穴道,直向上冲!

    啪啪啪~!

    空气中炸开如土制爆竹般的脆响,随着我冲入对方体内的气龙,这家伙的整条腿从膝盖部位向上,筋骨寸断!

    你踢断老子小臂,我特么废了你整条腿,而且,还附着有暗劲儿,这条腿就算立即接受手术治疗,也是白费,一周之后肌肉出现坏死症状,半个月后完全萎缩,一个月后就会像缺了水的花草那样枯死!

    “啊~~~”

    惨绝人寰的痛呼从这小子口中发出,身体不断颤抖着,人已经向后栽倒。

    我顾不上疼痛,左脚为轴,身向后侧,猛然转体,右腿已经抡圆了自上而下,大劈挂!

    这一招,是我从外公的五禽戏、奋进挫骨擒拿转化而成的招数,以前练的时候,我总觉得五禽戏属于强身健体,而分筋错骨的威力还是差点,不能一击致命。

    伤人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有时候,临敌时的半分心软,就会铸成大错!

    呼~~~

    如从天穹落下的大铁锤,我一脚,直接劈在对方胸口。

    那个部位传来噼里啪啦如爆豆般的声音,就这一下,谭腿高手的胸骨已经被我踹断!

    这还是我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留着三分后劲,不然,一脚就特么要了这厮的小命!

    鲜血喷出,六子这个超级保镖连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昏过去,嘴角不断向外溢出鲜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脚步杂乱,几十条壮汉嗷嗷叫着向我冲过来,而刚才这几下对打,说得时间长,其实连十秒钟都没有,可谓瞬息之间。

    距离我最近的墨芷舞也在十几米开外,而且还要守着另外几名团伙核心成员,施以援手是来不及了。

    眼看着对方已经冲到我身前几米处,我毛都炸了!

    好汉难敌四手,猛虎斗不过群狼,别说我身受重伤体力不支,就算完好无损也扛不住的。

    嘴角翘起一丝冷笑,我只做了一个动作,所有向我冲上来的家伙,立马全部顿住,一步都不敢再向前冲。

    “来啊,你麻痹的,你,你,你…”

    我一个个指着这些刚才还张牙舞爪,牛逼得什么似的混混们,怒骂道,“草,你们谁动一下试试,老子崩了你家六爷,然后一个个崩了你们丫的!”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