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动手,就是干!
    “枫哥,你盯着这几个家伙,我去追丫的!”

    墨芷舞立即冲我嚷,“等着我,马上回来!”

    我一把拉住芷舞,借力之下,身体已经向前窜出,冲到墨芷舞前方的位置,“芷舞,你老实给我呆着!看住他们喽,我去追!”

    作用力反作用力的缘故,我身体如同利箭一般向前飞奔,而墨芷舞则被我拉的向后连退几步。

    见实在没办法拦住我,芷舞大喊,“枫哥,小心啊,千万小心点,他们身上可能都带着枪呢!”

    顾不上回应墨芷舞,我的脚步如同根本未在草坪上接触过似的,就像飞起来一样。

    体内的潜能、内息,被我催动到极限,我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生猛,胸口位置真气乱窜,要是不发泄出来,说不定都能在体内炸开。

    这种状态下,我身体潜能被催发到极致,尽管对方先跑,并且和我已经隔着二十多米,但还是在半分钟不到的功夫,堪堪追上。

    原本别墅区正前方这里是由铁子和陈龙带着一组人守着,不过,在田伯光发出信号后,他们已经差不多全体扑出去,和田哥那组一起冲向目标别墅。

    我和墨芷舞这一组冲过来的时候,隐约只看到两个影子在前方留守。

    可是,当我目光再次瞥过去的时候,却没有发现陈龙他们留下的人,反倒从周围的别墅里开始不断有六子一伙冲下来帮忙。

    这些家伙大都穿着秋衣秋裤,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好,甚至有人还光着脚赤着膀子,显得异常狼狈。

    不过,即便事发突然,对方仍然有不少家伙手里拿着棍棒、拉力器或者铁棍、匕首之类凶器,气势汹汹,大呼小叫,迎着我,甚至老远就有不少东西扔了过来。

    我冷笑,骂了隔壁的,真以为我江枫是吓大的吗?

    老子也不是没有喋血街头的时候,哥们发起狠来,你们这样的混混,十个八个也不放在眼里!

    尤其这些日子,我虽然没有太多时间早起五更炼体,但打坐调理内息,却始终没有放下,抽空就会气运大小周天,加强内息。

    再加上憋了半天,我满肚子怒火需要发泄,因此四肢百骸里的力道就来得更加强悍。

    侧身,虎跃,飞腿,身形不断变换。

    那些打向我的各种东西不是被我躲开,就是被我一脚踢飞或者一拳砸到三五米远。

    速度并没有丝毫停顿,我如同一辆高速奔驰的列车,猛然撞向身前距离我最近的一个家伙。

    黑虎掏心!

    这一招,在很多武侠小说甚至电视上都有出现,不懂武术的观众往往以为是最普通的招式,甚至,就是那种垫背的,一出场就会被干死的第几十配角的招数,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

    但实际上,这一招的杀伤力却是非常的,甚至军体拳、近身搏击术中都有从黑虎掏心演变出来的杀招!

    这么说吧,正气凛然、大开大合,不是偷袭的招式,就是光明正大要人命!

    只不过,既然对手背朝着我,我当然不会傻到喊丫一声,等其转过身之后在动手!

    麻痹的,我江枫也不是傻瓜,我开挂,但也么开挂却不惭愧!

    对付敌人,我可以做到完全和自己性格不一样的狠毒、阴损!

    呼~~~

    拳出如闪电,带着剧烈的罡风,猛然击向这货的后心部位!

    我身材高大,拳头握紧的时候也别一般人要更硕大,因此,只要对手没办法在十分之一秒的间隙里向左右两侧躲开,这一拳覆盖之下,无论如何肯定会击中敌人!

    砰~~~

    如中败革的声音响起,几乎同一瞬间,拳头上的感觉已经顺着我的经脉传入大脑!

    这个…很意外!

    对方的身材也算高大,目测在一米八上下,有些臃肿,浑身肥肉,因此才会落在后面被我第一个追上痛打。

    但这小子的反馈过来的体感情况却和我预料的不同。

    怎么形容呢,枯草,或者朽木!

    从骨子里往外都烂透了那种感觉。

    所以,只一拳,这家伙已经被我打的踉踉跄跄,猛然前扑,肥硕的身躯扑出五六米远,凌空一口老血喷出,摔在地上,四肢开始抽搐,就像特么的不行了!

    前面那个瘦子惨叫一声,“六哥~~~大哥,你,你怎么了?”

    这声喊让我大喜过望,特么的,踏破铁西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个胖子竟然是六子?在红铜乡、香椒集这一代赫赫有名的六哥!

    那个手眼通天,本地一霸,用钱买同十里八乡都成为其眼线的六爷?!

    我没有停顿,箭步龙腾,已经来到瘦子眼前,揽雀尾,冲天锤,夹着军体拳和自由搏击…

    反正,几个呼吸的功夫,我至少打出五六个不同招式!

    那家伙显然也是练家子,手下有几分功夫,抬胳膊和我硬碰,大胯扭动,脚已经从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侧身躲开我的同时,飞踹前胸。

    膈!

    这个位置非常重要,在中医里,成为人体三大死处之一。

    脑后、胸口,小腹三大禁地中,胸口其实就是说的这个膈的位置。

    历史上有个典故,扁鹊见齐王,一见劝药,二见劝术,三见扭头就走。

    说的是,春秋战国时期,名医扁鹊见齐王,第一次的时候,告诉对方他的病很严重,必须立即服药治疗。

    齐王自我感觉身体良好,夜御十女,当然不信了,打发走扁鹊。

    第二次进宫见齐王,扁鹊说,您已经快要不行了,必须行术(动手术治疗)。而齐王根本不信啊,胃口倍儿好,吃嘛嘛香,随便就给老子动刀,这不是笑话吗?

    终于,齐王觉得自己出现不舒服,这才想起扁鹊,让人去请,结果人家扁鹊只是看了一眼,便扭头就走。

    为什么,一句话,病入膏肓,治不了了!

    而这个膏肓,就是指的膈!

    …

    我冷笑,心道,行啊,真没看出来,竟然全是北派谭腿高手!

    怪不得呢,能够护着自己主子从二楼跳下来,却没有遭受重伤。

    看样子,肥胖六子在落地的时候,肯定被这个谭腿高手托了一下,否则,直接就摔散架了,还跑个屁啊!

    我皱起眉头,心中不由一紧!

    不得不承认,这个谭腿高手的确身手不凡…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