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2章 突袭
    “小江,有些事情要多用脑子想,这么重要的环节,我是不可能遗漏的…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先挂,你们做好准备,一会儿听我电话安排。”

    说着,田伯光已经挂断电话,明显没有心情和我继续说下去。

    李侃问我,“老田怎么说的?谁来救人,怎么救?”

    “唉,他说…人不用救了,应该已经死了。”

    “什么?怎么可能?”

    墨芷舞差点喊出来,“枫哥,难道六子他们不知道留下人质的重要性吗?只要手里有我们的人,控制住了,就是一道护身符啊,关键时候是可以用来和警方谈条件救命的。”

    “我不清楚…”黯然伤神,我苦笑道,“芷舞,我和你一样想不明白,不过田哥的确是这么说的,我也没办法。”

    李侃想了想,叹口气道,“咱们还是听田伯光的吧…唉,这方面,咱谁也和他比不了的。田伯光经手的案子太多了,对于六子这种亡命徒的心理,他当然比我们更清楚!墨小姐说的是一般歹徒的心态,觉得手里有筹码总是有利,但也许对六子这种早就明白多活一天算赚的,随时死掉也没啥大不了的恶棍来说,他很清楚,自己一旦被抓,就算手里有人质,警方也绝无可能放掉他的,总归是死路一条!也许对方还会想,留着那两个特勤说不定就是在为自己埋雷,一个控制不好,先把己方给炸了…唉!”

    三人就都没了话,我心中伤感,忽然觉得生命是如此之轻,轻如鸿毛。

    蒋淑山那两个被六子抓住的特勤,也许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在阴沟里翻船,在山溪省乾县的一个不知名的穷乡僻壤,被一群土鳖匪徒要了性命。

    也许他们会将此行当成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执行了一次普通任务,或者还会在出任务之前,像往常一样和妻子孩子通过电话…

    手紧紧攥拳,指甲已经深深陷入我掌心的皮肤里,掐出道道血槽,而胸口的愤怒,已经快将我整个人燃烧掉…

    又过了几分钟,大约十一点半左右,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江潮,现在老张那边已经安排人给六子的相好小姐打电话,后方电讯监听处会在第一时间给我们发过来对方位置经纬度信息,五分钟后,你和李侃的人扑上来,不要进入别墅,就在我和铁子、陈龙两组冲进去的那个别墅外面守着,尤其是后面,估计会有人跳窗。”

    “收到,明白!”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我觉得每一秒都是无比煎熬。

    心里就像藏着一只洪荒怪兽,吞噬着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而在这种煎熬里,我们一队人马开始慢慢向别墅群靠近。

    六子很阴险,即便这片联排别墅并不是每一栋都有人住,但却全部亮着灯,还都拉上窗帘,展现出里面有人留宿的状态。

    麻痹的,也不怕费电!

    所以,如果警方没有对其精确定位,还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藏在哪里。

    突然,二三十条黑影猛虎下山般从暗处扑了出来,如同暗夜中的黑色冷箭,快得令人窒息!

    田伯光和铁子、陈龙两组,迅速朝别墅区第三排中间的一栋房子冲去,我立马招呼一声,“跟我来,守住那栋别墅前后左右四面,一个也不许放走!”

    我和墨芷舞冲向这栋别墅前门,李侃则和他的七八个手下分成三组,分别守住左、右以及后方。

    心砰砰跳个不停,我江枫不是没有经过风浪的人,甚至可谓屡经险境!

    之前,我和心黑手狠,t市东河县地下势力大佬廖潇打过架,自己更是曾被杀手几次三番追杀,甚至手上还沾过杀手的血,亲手干死过敌人,可…似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

    墨芷舞像是看出我的情绪有些异常,伸出手和我握了一下,说,“枫哥,没事儿的,只要芷舞活着,我的爱人就不会有危险!”

    “想啥呢!”

    我苦笑,“芷舞,你当哥害怕了吗?根本不是的…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按说现在咱们一方占据绝对上风,落荒而逃的是六子一伙,我不该这样紧张…唉,说不清,也许从来都是我江枫被别人暗算、追杀,像今天这样伏击对手却从来没有过,所以反倒神经兮兮了。”

    “嗯,不紧张就好!”

    墨芷舞松开我,已经如同狸猫一样冲在前方,将我挡在身后。

    几乎同时,那栋目标别墅里,突然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

    惨叫声、惊呼声、东西翻倒打碎的声音,甚至还有枪声!

    所有的宁静在一瞬间被打破,巨大的声浪如同潮水般灌入耳中,冲进脑海里。

    我有些恍惚,似乎面前这个三层别墅里,正在发生堪比古战场的惨烈厮杀。

    有人会因此丧命吧?

    对方手里是不是也有枪?

    死伤的人,是否也会有我们的同志?

    我和墨芷舞手中各自攥着一把九二式手枪,面色冷峻,紧紧盯着别墅正前方。

    这个三层别墅面积似乎并不小,里面大概有十二三个甚至更多房间,这就给抓捕人员造成相当大的难度。

    毕竟,我们的人再多,也只能从大门口向里冲,并且每一层都要留下人手搜捕,因此二十几个公安干警真心不多。

    连续七八声枪响,惨叫连连,我正盯着,就见三楼把角位置房间的窗户忽然被人从里面撞开,几条黑影接二连三从那里跳下,也不管摔下来是不是骨断筋折,动作狼狈不堪却毫不犹豫。

    垫步拧身,我和墨芷舞在三个呼吸间冲了过去,其中一人跳下直接摔断了腿,惨叫着倒在草坪上翻滚,另外两个脚步踉跄,我和墨芷舞一人一个,根本不给丫反应的机会,三拳两脚将其干翻,而且出手非常凶狠,绝不留情!

    麻痹的,打死一个少一个,就算为社会除掉祸害了。

    然而,我俩刚喘了一口气,还没仔细辨认这三个家伙中是否有六子,相距十几米远,二层正面,和我们这边相对的把角位置,再次跳下两个人!

    对方时机拿捏的非常巧妙,似乎已经料到别墅前面也有人堵着,因此先派了几个替死鬼扰乱我们视线。

    而且,二层相对而言要低得多,只要准备充分,跳下来几乎不会有太大难度。

    那俩家伙纵身一跃,已经落在别墅前的草坪上,就势滚了两滚,两秒钟后一跃而起,向着别墅区正前方狂奔而去…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