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6章 火候差不多了!
    田伯光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我、墨芷舞和李侃全都愣住了。

    只是,我不可能质疑田伯光消息来源的准确性!

    相比蒋淑山、李侃,田伯光的背后是公安部,正是直接铲除社会毒瘤的直接对口部门,只要田伯光没有成心忽悠我们,那么这个消息就是上面的最终意见!

    面面相觑,我半张着嘴,没有理解上去。

    难道真的要动手了吗?

    而且,不动则以,动如猛虎,三周就能破开已经僵持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对峙局面,拿下乾通水处理集团这个庞然大物?

    见我们谁也不说话,田伯光嘿嘿笑了一下,问我,“小江,你是不是不相信你田哥的消息准确度?”

    “不,不,那倒没有!就是…就是这也太突然了吧?三周,二十天,能搞定吗?”

    “只要国家想收拾他们,别说三周了,三天也能将丫的乾通水处理打入十八层地狱!”

    老奸巨猾的田伯光少有的霸气外露,掏出一包玉溪,给我和李侃一人分了一根,自己也点着狠狠抽了两口,“草踏马逼的,老子等着一天等得太久了!小江,李兄,我比你们来西京的时间都要久,这么说吧,我特么背井离乡,跟这儿驻扎已经超过大半年时间!江枫姐夫向明的案子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这之前,乾通的种种异常早已经引起山溪省公安厅和华夏公安部的注意,我也因此背负了巨大压力!”

    我看着这个不经意间已经两鬓斑白的中年人,心中感慨万千。

    如果我没记错,田哥好像只不过刚刚四十岁吧?可是他此刻的样子,足足比他的真实年龄老了十年还要多,看着就像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

    历经风霜磨平了田伯光的棱角,甚至像今天这样张扬豪放表态,在我印象里还真是极为少见。

    “那…我们该怎么配合呢?”李侃问,“要不,我现在打电话问问我老大?”

    “嘿嘿,不必了,该通知你们的时候自然有人发话的,现在你去问,只能造成我田伯光嘴不严,遇事不稳重的印象,玛德,这不是让哥们为难嘛!”

    李侃笑了,指着对方,“老田啊,你很少有这样沉不住气的时候啊,嘿嘿,今儿这是怎么了?鸡冻了吗?”

    “没错,浪血上头,冲动了!”

    田伯光摇摇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到小江拿枪指着天,开枪,对着媒体镜头声泪俱下,我这心里啊…唉,各种不是滋味!”

    伸手拍拍我的肩膀,“小江,你今天算是给老哥很生动地上了一课啊,多少年了,岁月一天天打磨着我的脾气,往昔的一腔热血,也转变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守口如瓶…小江,你干的不错,像个爷们!我特么就是岁数太大了,不然,我刚才就该和你一起站出来,面对摄像机,用手里血淋淋的调查结果,向全国人民揭露乾通的丑陋嘴脸!”

    我笑着捶了田伯光一拳,“田哥,你怎么能说自己老了呢?男人千万不能轻易说自己老,别回头嫂子不上你的床,跑出去找小鲜肉了。”

    “滚你的蛋!”

    …

    因为这个消息,我一直绷紧的神经忽然松弛下来,而心中一旦有了期盼,便开始瞻前顾后起来。

    甚至于,我立即就有些后悔了。

    唉,刚才我是不是太冲动?要是自己真的被抓了,关在号子里,赶不上铲除乾通水处理这桩振奋人心的惊天大好事,那我还不得憋屈死啊!

    几个人抽着烟,注意力已经从乾通研发中心门前的白事摊场,转移到对后面将要面对的困难,以及可能发生的种种意外情况,进行深入讨论。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胖姐跑过来问我,“伙儿,晚上还要搭灵棚,安排人守灵吗?现在天色已经不早,如果要搭就得赶紧,别回头黑灯瞎火啥也看不见,那就麻爪了。”

    我琢磨片刻,觉得火候已经差不多,就说,“不搭了,嫂子,你们收拾现场吧,今天的丧葬仪式就到这,意思到了就行。”

    “那成,我安排一下。”

    拦住胖嫂,我掏出银行卡问她,“嫂子,你的移动pos机呢,我给你划卡。”

    她明白我是想支付剩下来的费用,便有些不好意思,“伙儿,你说啥话呢,嫂子都说了剩下的费用算我的,不要了,你咋还要给额?”

    “不行,你们也是靠劳动赚钱…”

    “行了行了,嘿,说句不中听的,伙儿,二十几万我也有赚头,你要是再给额,嫂子真的没脸见你了。”

    我笑起来,收起卡,伸手问墨芷舞,“芷舞,身上有多少现金?”

    “三千多吧,干嘛?”

    “拿来,给胖嫂,算是晚上肉夹馍就葫芦头泡馍的钱。”

    这次,胖嫂没有推辞,大大方方收下,扭着肥大的屁股,一溜小碎步,跑向自己的伙计们。

    接下来,我让李侃通知那些媒体朋友们,告诉他们情况可能有变化,原本说好明天爆料,或许会延期。

    如果他们时间充裕,愿意等,那没问题,到时候头条新闻让他们拿到手软,不愿意的也表示感谢,毕竟大老远给我们站台呐喊,苦劳功劳都有。

    李侃拍着着胸脯打包票,我和田伯光则抽着烟,继续分析案情。

    这时候,我的手机再次响起,是蒋淑山的电话。

    一接通,蒋淑山就质问我,“江枫,你和李侃、老张还有田伯光,你们是不是擅自行动了?为什么不通知我?忍了一下午,实在忍不住,你们,你们还把我蒋淑山放在眼里吗?”

    被劈头盖脸斥责,我笑嘻嘻耍赖,“蒋叔,您不是身体不大好嘛,我们哪儿能忍心让您操劳呢?再说了,您其实也出了力的,要不是您在西京坐镇,吸引了对方大部分注意力,我们恐怕车还在路上就会被丫乾通公司拦住,根本进不了乾县。”

    “哼,少跟我油嘴滑舌!江枫,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想想这件事该如何善了!”

    我被噎住,讷讷道,“蒋先生,要不,您帮我想想折呗,我还真嘀咕,说不定一会儿散了,我就得被抓进派出所,和那些个犯罪嫌疑人关在一起,唉,我江枫冤枉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