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4章 偃旗息鼓还是煽风点火?
    缠秘书长说完,很快挂断电话,我则拿着手机继续看白事摊场上不断推进的白事流程。

    我觉得,这些来自方方面面的电话至少证明了一件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领导的眼睛同样是火眼金睛!

    邪不胜正,不管你丫乾通水处理多牛逼,后台有多硬,只要犯下无可饶恕的罪孽,就一定不会逃脱法网恢恢!

    甚至我有一种感觉,通过我豁出去搞出大出殡这件事,司法部的姚司长、山溪省委王书记、t市市委杨书记,这些原本和乾通案子没有多大关系,处在观望当中的一方大佬,说不定会因为我的原因而和李侃、蒋淑山、田伯光等人的背后势力联起手来,拧成一股绳,准备对乾通水处理集团出重拳!

    他们任何一个能量都不容小觑,甚至不比蒋淑山、李侃和田伯光等人背后大佬稍弱,如果这几方能下决心够参与进来,再加上李侃家族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家孩子受委屈,势必全力出击,那么我们一方的力量便会迅速增强!

    而与此同时,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件事所带来的另外一个后果也很有意思,甚至意义深远!

    乾通背后肯定也有大佬罩着,甚至不是一个两个省部级干部,势力同样庞大。

    但这其中,有些属于乾通死党,是那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想不罩着乾通都不行的人,而另外一些,可能由于某种原因,比如欠了人情需要还,或者并不清楚这其中到底怎么回事儿,被对方谣言蛊惑,或者只是碍于情面站站台摇旗呐喊…

    而这些人,在看到今天这一幕之后,势必要对自己态度的倾向性重新评估,是不是真的绑在乾通水处理这艘眼看就要下沉的泰坦尼克号上,从而断送自己的仕途!

    现在想来,我的一时冲动,还有李侃大胆逼上面大佬直接出手这两步棋倒是歪打正着了,私下里暗流涌动,怎么斗,怎么搞平衡,这些都可以接受,但一旦被曝光,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那就不好办了,谁都要掂量掂量参与进来的后果的。

    相比之下,从我将事件定性为‘为那些被黑势力迫害致死的冤魂送行’,而不是李侃一开始,为了吸引大众眼球宣传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大出殡’,那么无论西京市委还是山溪省委,压力就会小很多。

    毕竟性质不一样了,你想啊,为黑.社会成员出殡,和为老百姓,还是受迫害的老百姓送葬,能一样吗?

    因此,或许张哥他们才迟迟没有被要求将我缉拿逮捕,而是勉强默许了我先这么闹着,以观后效…

    想清楚这些,知道从这个时间点开始,整个事态将会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双方势力此消彼长之下,我们一方终将正式站到上风,我的心情竟然突然感到有些宁静,情绪也不再那么冲动。

    终于,要见到曙光了。

    正感慨,我的手机忽然又响起来,这个号码我倒是认识,不过却没想到对方会给我打电话。

    今天真是热闹,看来网络的影响力真不是盖的,很多人都知道我在乾县大闹天宫。

    接通,我问,“喂,上官晓倩,你丫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没错,这个电话正是在沙山女监和我斗法,和墨镜男、大胡子一起搞什么战俘实验,目的其实是想要和姚静谈判的那个大长腿上官晓倩(芈瑶)打来的,让我有些意外。

    “嘻嘻,江队,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几天不是刚通过电话吗?这才过去多久啊,怎么着,我再打电话很意外吗?”

    我这才想起,姚静已经从沙山女监刑满释放,属于表现良好,一再减刑之后的提前释放。

    上次姚静不知道为什么和上官晓倩在一起,她说了,以后可能会出国,不过这段时间想要游遍华夏的大好河山,第一站就是来十三朝古都,西京。

    “哦,想打就打呗,不过哥现在正忙呢,没工夫陪你聊天,先挂了。”

    我正想挂断,上官晓倩却说,“喂,江队,你别急啊,我和姚静今天到西京,中午从仙阳机场下的飞机,现在正在赶往乾县!嘿,江队,您这次搞得动静真是太大了,你知道吗,接机大厅、候机大厅,至少一半人都在关注发生在乾县的这件事,我们同机的旅客,有人一下飞机接到电话,甚至说准备立即赶到乾县,亲眼见证一下呢!”

    “见证?见证个屁?你当我们在耍猴戏吗?行了,你们千万别来,来我也没功夫陪着。”

    “嘻嘻,晚啦,我们还有十分钟路程就下高速,赶到乾通水处理,最多再过半小时四十分钟,等着吧,晚上完事了,你可得请我们吃大餐!”

    这话让我哭笑不得。

    心想,姚静这丫头怎么搞的啊,干啥又和这个不知道该叫上官晓倩还是芈瑶的女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呢?连她来西京找我,也要上官晓倩陪着?

    还有,她们以为我在过家家吗?当这件事儿是玩闹?

    真搞笑!

    别说我江枫自己已经上了地下世界赏金猎人的悬赏榜,自身难保,哪儿照顾得来她们?即便没有危险,我这段时间正是需要要劲儿出力的时候,自己忙得焦头烂额,也没有心情伺候这两个小姑奶奶!

    只不过,上官晓倩说完这些已经挂断电话,而姚静,甚至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十分无奈,我心中暗叫一声惨,唉,真是天不乱地乱,人不乱世道乱,我也是没谁了,爱来就来吧。

    这时候,李侃那边也打完电话,脸色还算好,甚至冲我做了一个v字手势,看来这次长达几十分钟的电话,算是将家里老人说服了。

    这货又开始嘚瑟了,跑过来问我,“兄弟,你说,咱真的按照姚部长他们的意思,在社会舆论上压一压吗?我觉得有点可惜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咱收手是不是太…麻痹的,太好欺负了?家里告诉我,网上已经开始出现水军,似乎对方也动手了,想要把水搅浑…小江,你说吧,咱咋整?是偃旗息鼓呢,还是加一把柴,将火煽起来?”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