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9章 主动揽责任
    我之所以盯着,因为现场还有四五个汉子傻愣愣站在那里,没有认罪,不知所以。

    我冲张哥努努嘴,“张队,看见没,这几个才是货真价实的乾通水处理员工,他们和你手里控制的那小子一样,是对方派来煽风点火的人…抓了,抓啊!”

    这次,没等我说第二遍,甚至没有等大胡子发命令,那些已经憋得满腔怒火的刑警兄弟,早就冲了过去,三锤两棒子,将最后站着的四五个家伙全部控制住。

    张队冷着脸哼了一声,“带上车,全都铐了,回去好好审问。”

    于是,就像狂风暴雨在一道彩虹出现的时候忽然骤停,包括还在白事摊场那里站着的几十个混混,全都蔫了,不管其中是不是混杂着乾通水处理的人,谁也不敢动,不敢反抗,乖乖地被控制住。

    这时候,有几个媒体记者走上前,试图采访我。

    不过还没等他们说几句囫囵话,我已经伸手打断对方,寒着脸道,“诸位,今天的我,也许是最后一次以自由身站在大家面前,也许过不了几个小时,甚至几十分钟后,我也会被戴上手铐,和他们一样接受法律法规的制裁…但是我江枫不后悔,能以我一个人的自由换得一方乡土安定,换得我江枫的乡里乡亲们安居乐业,我…认了!”

    说到这里,我已经有些动情,颤抖着手将枪还给张哥,我说,“张队,请再给我几十分钟自由,让我最后做一件事好吗?我知道你职责所在,肯定要抓我的,但…唉,请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最后完成一个心愿,行不?”

    那些围观的群众中有人开始叫好,甚至媒体记者们也纷纷开口,说什么我一定会没事儿的,法律中有酌情从轻一说,我这样也是为了使命,为了揭露社会中的罪恶行径,为了保一方水土平安,我不会被制裁的…

    笑了笑,我没有解释,因为我知道,任何解释也没有意义,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我远比大多数人更懂的知法犯法的错误有多大。

    有时候,事情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不然,一个儿子因为不堪忍受母亲受辱而杀人,却最终还得被判无期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快意恩仇在如今的法治社会绝对不允许,否则每个人想怎样就怎样,社会还不乱了套?

    张哥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叹口气向远处走,将这片万众瞩目的空间留给我江枫一个人。

    不远处,李侃和墨芷舞并没有过来,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是已经开始琢磨如何为我脱罪减轻责任,或者商量别的什么事儿,我并不知晓,也没心情去想。

    “各位媒体、新闻界的朋友们,今天你们接到的通知是来采访一个集体送葬仪式,对吗?”

    众人七嘴八舌回答我,基本都是,对的,就是这回事。

    “可,你们发出的新闻,标题大都冠以‘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地下势力,集体大出殡’这样的用词,没错吧?”

    “是的,所以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具有社会新闻所需要的强关注属性。”

    “好,”我点点头,苦笑了一下,说,“这个标题,各位可能理解错了,应该改一下才对,不然会对社会舆论导向造成错误的解读。”

    “请问江枫先生,该怎么改呢?难道黑.社会性质的地下势力不存在吗?”

    “不是!”

    我回答得斩钉截铁,“我们国家的政策,是绝不允许黑.社会以及具有黑.社会性质的任何组织、团伙存在的,一旦发现立即打掉,绝不姑息!但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终归有些心存侥幸的蛀虫不明白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生活的道理,非要搞一些歪门邪道,久而久之,就会偶尔有类似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组织出现!”

    再次指了指乾通研发中心的大门,我冷笑,“所以,西京地界上出现了乾通公司,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他们是否够得上定性为黑.社会,这个我不敢说,但其所作所为,犯下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却不见得比黑.社会稍差!”

    “各位朋友,不过,我们山溪省、西京市,已经对乾通公司的情况高度关注,早就在暗中调查,并且很快就会出重拳!今天这个行为完全和省委、市委以及相关部门无关,纯属我江枫个人意愿,是我年轻气盛,忍不住、沉不下心,才会搞出这样大的乱子…唉,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很后悔,其实也许上面执法部门早就做好一举端掉乾通犯罪集团的方案,只是因为需要安排一个更合适的时机,才能做到连锅端一个不漏…而我的冲动很可能造成事态复杂化,为上面制定好的工作带来不利影响,产生阻碍…”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现在这件事已经惊动西京市委、山溪省委甚至更高层中央相关部门,并且又因为网络传播迅速而在超出山溪省的范围内开始发酵。

    我明白,自己的行为一定让王书记老爷子,政法委英健书记,西京市长英雄…等等一干力挺我们的领导干部坐蜡,非常难堪。

    所以,我必须要借着所有媒体将目光聚焦在我身上这个契机,努力挽回不利影响,给上级领导留有余地。

    我并非巴结谁,我只知道,谁对我好我就要做出回报,无论是邻里邻居哥们兄弟,还是路人群众或者上级领导。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我江枫,懂!

    所以这番话说出来,当着那些数不清的长枪短炮,我就是将这次大出殡定性为个人行为,并且是因为我自己冲动,擅作主张,这才不顾上级已经制定好出手拿下乾通的计划,非要一意孤行,以至于闹到这步田地。

    千错万错,是非功过,全都是我江枫一个人干的,莫怪他人!

    当然,我很清楚自己这样的表态或许并不能起到太大作用,因为即便这一切都是我的个人行为,是我江枫无组织无纪律造成,但英书记、王书记他们还是要承担掌控不利,监管不严,甚至失察的责任…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