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7章 抓出来!
    “本人江枫、男、二十五岁,身高一米八五,就职于t市沙山女监,是一名人民警察,狱警!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已经请了长假…为什么要请长假回到西京?为什么!我难道不知道年富力强风华正茂的年纪,应该好好做出一番事业,为国家为人民也为我自己干点业绩出来吗?我当然知道,但我没办法,因为…”

    我指着那些衣衫褴褛,已经听傻了,假冒乾通水处理集团员工的混混们,又指了指远远的,相隔几十米开外的乾通研发中心大门,“因为他们,因为乾通!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诬陷我姐夫向明,并且将其抓在拘留所,已经四个多月,有家不能回…而我本人,则被乾通方面买凶杀人,曾经两次在街头、在我女朋友的小区里,被人枪击,差点丧命!”

    这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当着摄像机镜头,在同一时间通过网络传遍华夏的每个角落。

    我不用去看,也相信现在网民们肯定方了,炸了,激荡了。

    又有嗡嗡声响起,总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刚才的胆战心惊稍稍过去,就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我没有一丝分心,这些日子,这一百多天以来所受的委屈,心里积郁的愤怒,在这一刻完全爆发。

    “你们知道妻子儿子见不到自己老公、父亲,明明知道被诬陷却无能为力,只能终日以泪洗面的滋味吗?”

    “你们知道老人孩子有家不能归,只能背井离乡,几个月来在十多个省市之间游荡,心力憔悴伤心欲绝的滋味吗?”

    “你们知道飞机失事,二百多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一幸免,那些鲜活的生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的可怕吗?”

    “你们知道因此带来多少个家庭支离破碎,数百人从此再也没有幸福可言吗?”

    “你们知道那些天天喝的生活用水,天天手泡其中数个小时的工业用水,那些用来清洗患者伤口、或者处理特殊清洁环境的医疗用水…这些看着无比纯净的水里,竟然有着能够要人命的毒素吗?”

    “你们知道有人借着处理水源的幌子,非法集资坑蒙拐骗,甚至利用相关设备制毒贩毒吗?”

    “你们…”

    我已经说不下去,不是我词穷了,事实上,乾通水处理集团犯下的滔天罪孽,可谓罄竹难书,我特么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因为,我的声音已经被轰然炸响的嗡嗡声湮灭。

    我在爆料,而我所说的每一条,都足以称得上可以上各大媒体头条的新闻,而现如今,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效果…还用我形容吗?

    人群里都不能说炸锅,而是,爆仓!

    到了这个时候,傻子也能想到这件事背后猫腻,也许事实并不像人们看到的那样---他们一个个声泪俱下,口口声声说什么我江枫就是始作俑者,是造成乾通水处理集团经营惨淡,没有收入,以至于给员工发不出工资,让他们没办法生活的恶棍…也许,这里面真的别有隐情吧。

    至少,我和那些家伙各执一词,似乎都有自己的道理。

    那些混混,或者隐藏在混混当中,乾通公司的人开始明白过味来,也许丫们也知道,让我不断说下去,形势会对他们越来越不利。

    有人冲我喊,“你在胡说,你就是隐藏在公安队伍里的败类,你颠倒黑白…”

    这一嗓子倒是挺响亮的,我冷笑,知道必须以雷霆手段震慑全场,否则,一旦真的乱起来,后果不堪设想,而我的行为也将功亏一篑铸成大错,无可挽回。

    一咬牙,我…扣动扳机!

    鸣枪!

    示警!

    一声清脆的手枪声猛然响起,在嘈杂的人声里,显得格外刺耳!

    啪~~~

    余音回荡中,全场一下又沉寂了。

    没错,就是沉寂,甚至是死寂!

    或许所有人都想不到,我江枫竟然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众鸣枪!

    警察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可以带枪的,但即便如此,面对歹徒逃跑或者反抗,公安干警一般情况下也需要首先鸣枪示警。

    对于什么时候可以开枪,什么情况下允许击毙歹徒,而又在某种形势中绝对不允许动枪…这些都有着严格的规定。

    至少我知道,今天我已经犯下无数大错,夺枪、举枪、开枪!

    每一条都足以让我锒铛入狱,说不好都能将牢底坐穿。

    但我顾不上了,我宁愿放弃自由,受到纪律刑法的制裁,也要将乾通这条毒蛇彻底斩成碎片!

    枪响。

    寂静。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眼中含泪,心情难受得无法自已。

    我江枫有什么错,老天爷非要将我逼到这样一个以身试法的境地?

    上苍何其不公啊!

    泪水狂流,我对着镜头喊,“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不是一个容易动感情的人,今天之所以哭,之所以掉眼泪,并不是对自己以后毁掉的前程难过…我知道,我犯了错,甚至犯了罪,但我不后悔…如果能以我江枫一条命,换来家人得到公正对待,换来社会清明,换来老百姓安居乐业,那我就算现在死掉,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指着刚才在人群里喊叫的那个家伙,又随便指了一个明显是混混的恶汉,我怒吼,“你,还有你,滚出来!”

    “啊~~~你,你想干什么…”

    我猛地转过身,对着张哥说,“张队长,今天是您需要抉择的时候了,如果一个警察不能为民做主,不能分辨是非,那他一定不是个好警察!张队,如果您的人不能将这两个家伙控制住,带到我面前,那抱歉了,我可要自己开枪动手!张哥,我知道我这样的要求让您为难,但…我需要您的帮助,张队,对不起,请你…抉择吧!”

    我已经下了狠心,如果张哥真的不管,或者他仍然犹豫不决,那对不起,我自己来!

    我会用枪指着那两个家伙的头,让他们和我当面对质!

    张哥面沉似水,他已经很清楚,这件事无论是怎样一个结果,我们胜利或者失败,他老张算是犯下大错,别说仕途了,可能连公安制服都得被扒掉。

    叹口气,张哥忽然怒目圆睁,冲着自己的手下怒吼,“还愣着干嘛,抓人!江枫指着的两个人,给老子抓出来!”

    ---

    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