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2章 李侃的背景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我思忖着,反复琢磨李侃这话什么意思。

    李侃说完后,不再看我,而是将目光转向胖姐等人正在热火朝天铺开的白事摊场,又环视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以及那些紧张忙碌着现场报导的媒体记者或者网站采编。

    最后,李侃抬起头望向苍穹,对我说了一番话,让我心旌摇荡的话。

    “小江,你对蒋淑山、田伯光还有我的感觉有没有不同,你知道我们的来历吗?”

    “这个…李哥,我觉得你们一个个都特么倍儿神秘,说实在的,我曾经想象、猜测过很多次,加上通过你们自己的描述,大概知道一些。”

    “那你说。”

    “我觉得吧,蒋先生应该和国家安全部门有关系,田哥可能是公安口安排下来的人,而你,李哥,如果我没猜错,该是最高检下面反贪局的人,对吧?”

    李侃点点头,“差不多吧,这些都是你自己猜测的,我没办法直接回答你,肯定或者否定都不能明确表态,这是纪律…不过兄弟,你的猜测虽然不完全对,但也算是沾边了,他俩的身份如果你想知道,以后等蒋先生和田兄自己和你说吧,至于我,我李侃的确和最高检下面的反贪局有关系,但又不完全从属于那边。”

    “哦,哦。”

    我仍然一头雾水,心想,这不跟没说一样吗?

    不过也清楚李侃是不可能明白告诉我的,也许只有在案情水落石出的时候,甚至硝烟散去后,乾通的案子真相大白,以及这件大案所有后遗症彻底了结,我才有可能知道这几个家伙的真实身份。

    “不过兄弟,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和蒋淑山还有田伯光多少有些不一样,怎么说呢,我…”

    李侃忽然苦笑,表情甚至有些苦涩,“和他俩草根出身,一步步靠着自己的努力干到今天这一步不同,我算是红三代吧。”

    红三代?

    悚然一惊,我盯着李侃,曾经关于他的某些显得很异常的行径,在我的脑海里忽然吻合了,就那样突然得出答案!

    比如,为什么李侃的能量很大?他本身的职位明显要比蒋淑山低啊!

    蒋先生应该是厅局级领导干部,尽管没有从蒋淑山口中得到承认,但我已经多次听到胡秘书喊蒋淑山‘蒋厅’,而且李侃和田伯光在面对蒋淑山的时候姿态放得很低,摆出以蒋淑山马首是瞻的样子。

    这便表明,这几个人中,要论职位,显然蒋淑山最高。

    但李侃在西京的所作所为似乎却要比蒋淑山动静大得多,而且更高调、更神秘。

    比如,他第一次和我见面,就是以媒体记者身份和我套近乎的,并且似乎在宣传口能量非常大!像这次,几乎国内数得上的媒体、网站,全都安排了记者来现场报导,这得多大面子啊!

    如果李侃仅仅是最高检下属反贪局的工作人员,他绝不可能有这种协调能力的。

    甚至李侃背后的反贪局,碍于职权所限,也不见得能在半天功夫安排好这么庞大的采访团,并且连夜赶到乾县!

    还有,李侃明明不是西京人,甚至以前好像都没有来过几次山溪省,但他却在这里有很多熟人,比如横冲直撞酒吧的虎哥,据说就是李侃曾经的战友。

    这些迹象表明,李侃即便从来没来过西京,完全是这里的异乡客,但他的影响力,或者说他背后势力的影响力,却已经和西京本土的势力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现在,这一切都有了完美的解释:李侃的家族是红色家族,他父亲、他爷爷辈肯定有老战友老同事在西京,甚至遍及很多省份。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我在李侃身上能够看到蒋淑山和田伯光所没有的一种清高气质。

    其实,我对红二代红三代没有了解,甚至一度觉得这些人可能有被父辈先祖荫庇的嫌疑,但今天,李侃的抉择和动静,完全颠覆了我的观点。

    “兄弟啊,也许在你们眼里,我这类人算是有点背景,也勉强数得上出身名门显贵,但实际上,我们的处境可能比普通人了解到的更艰难!”

    我不明白,便问,“这话怎么说的?”

    “小江,简单讲,没错,我比一般人有优势,胆儿大,敢干,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上意,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身上的压力?干好了,人家会认为理所应当,谁让我们有背景呢?可干不好,舆论就来了,什么靠着老子的身份作威作福了,什么银样镴枪头的纨绔子弟了…很多人的目光都盯在我们身上,也就是说,干好干坏,其实都是出力不讨好,很难得到认可,得到对我这种人自身能力的认可!”

    李侃叹口气,“兄弟,你看我出入酒吧、夜总会,你是不是觉得很意外,你至少没从蒋淑山和田伯光身上看到过这种情况吧?”

    我说,“是,我曾经有些意外,不过现在…”

    “没什么不好说的,嘿嘿,”李侃狠狠抽了一口烟,“兄弟,这么说吧,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这种人,也许有时候行为处事有些放浪形骸,或者疯疯癫癫,但别人我不知道,至少对于我李侃,远比绝大多数普通人更有社会责任感,更珍惜国家目前的安定团结局面,也更痛恨那些人渣、蛀虫!当然,每个群体都良莠不齐,红二代红三代里有渣渣,嘿嘿,但也有像我李侃这种,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愤青!”

    伸手在我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李侃的声音变得愈发严肃,甚至透着一股很辣,“你比我来西京要早,可我也已经来了三个月,这个案子案发四个多月,结果呢?麻痹的,停顿、凝滞、平衡、妥协…就是没办法继续推进!”

    感受到他手掌的力度,我咧了咧嘴,没办法接他的话。

    李侃说的没错,层次、背景、出身,这些因素虽然不能决定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高贵,也不会影响我和李侃因为共患难而成为生死之交、铁磁儿,但眼界和想法、愿望这些,还是有着根本不同。

    然而,他能放手去做,我呢?

    我该如何选择?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