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0章 各方震怒
    李侃的话倒是提醒我,立即掏出手机上网开始浏览。

    墨芷舞凑过来,几乎要贴着我的脸,神色同样显得很紧张。

    直接打开旧浪网,果然,社会新闻分类二级页面下,醒目的横幅拉出几个字,“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地下势力集体大出殡,详情请进入…”

    我天!

    我都快昏了!

    李侃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直接给我的行动定性为‘具有黑.社会性质’!

    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在华夏,无论政府还是民间,黑.社会都绝对是不可触及甚至不能提及的词汇。

    也就是说,国家和民间根本不承认有黑.社会存在,甚至这种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也是见一个打一个,绝不姑息。

    因此,我形容英婕这种做一些边缘买卖,打法律和政策擦边球,甚至有些不为人知过界犯罪行为的团伙,也只是说他们混黑的,或者地下的,而不敢称其为黑.社会!

    一旦某个组织被如此定性,但却还能明目张胆在社会上活动、存在、发展,那就是当地政府、执法机关甚至地方军区的严重失职,是要被追责的!

    因而,一旦网站上标出‘具有黑.社会性质’这样的词语,绝壁会成为罕见新闻,能够足以吸引相当数量吃瓜群众的眼球!

    去年还是前年来着,我记得很清楚,山溪省邻省,就是山青省,不是有一个黑老大刑满释放出狱吗,当时据说上百辆豪车列队迎接,引起全国震惊。

    结果呢,没过几天,这个刚刚释放的黑道大佬就被冠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重新拘留,再次锒铛入狱。

    当时我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曾一度忍不住发笑,还曾对岚澜说过,这个黑道大佬估摸着想死的心都有,特么自己招谁惹谁了啊,不就是出狱有人接吗,结果呢,就是舆论大哗,山青省公安厅顶不住了,直接将其来个二进宫。

    我记得念完那段消息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岚澜,“澜,你帮我求一下这个黑老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多少?”

    …

    比较起来,对方只不过出狱的时候来接的小弟太多了,阵势你太大了,这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执法机关干了。

    那我们这次呢,麻痹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地下势力大出殡’,还是集体的,这噱头,这影响力,绝壁要大得多!

    最浅显的道理,如果我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到这条新闻后,很可能因为好奇心点进去,然后呢,看到一幅幅动图、静图、还有段视频片段,胖嫂等人哭得死去活来,几十个孝子贤孙送葬,还有那些和尚道士,高规格唢呐队,一眼数不过来的花圈花篮纸人纸马金箔银元宝…那我一定会想,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啊,怎么西京还会有黑.社会?是两个帮派火拼吗?怎么能一下死了这么多人,到底伤亡几个?这些人死亡原因呢?…

    无数的疑问将会帮随着这个活死人丧出殡而不断衍生出来,并因此产生无数的话题和猜想,从而引爆各大论坛和时事新闻。

    特么的,这要不霸屏或者滚动播出,实时直播,都不叫新闻播报了。

    瞬间,我汗如雨下,腿都开始抽筋,吓傻蛆了。

    “李哥,你特么的…卧槽,你到底想干嘛?”

    愣了好几秒钟,我终于缓过神,冲着李侃狂吼,怒不可遏,“你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吗?你…你这是造谣知道吗?你让上面正在博弈的几方势力怎么想?现在敌我双方明明在压着这件事,你可倒好,直接捅破天了!”

    墨芷舞和大胡子张哥也看傻眼了,李侃却没有在意,甚至都懒得计较我骂他,笑笑说,“小江,你急什么急?出了事儿也轮不到收拾你啊,这不还有我、老张、蒋先生和田伯光顶着了嘛,行了,稍安勿躁,你等着看好戏吧!”

    “可是…”我心想,你说的轻巧,到时候追查这件事责任,你李侃顶多算是误听误信,查无实据情况下传播谣言,可我江枫呢?整个一发起人,就是制造混轮引起社会不安定的大反派啊!

    只是还没等我继续发飙,我、李侃、大胡子张哥的手机就像约好了似的,一起响了起来。

    顺手接通,我不耐烦道,“谁啊!”

    “是我,李阳!”

    “啊…李哥啊,您给我打电话,有…有事儿吗?”

    我已经猜到这个敏感的时候,身为山溪省委王书记秘书的李阳,通过保密号码给我打电话,若不是因为这个活死人丧,还能有别的事吗?

    “小江,”李阳的语气不太好,“乾县的事儿和你有关吗?”

    “您是说…乾通水处理研发中心这边的事?”

    “对,就是那个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黑.社会团伙集体大出殡,江枫,这件事后面有没有你的影子?”

    “...有。”

    我垂头丧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

    “有?”李阳沉默了几秒钟,又问,“你干了些什么?在这件事里起了什么作用?胡闹,你不要参与了,赶紧撤回来!”

    我特么的,都快哭了。

    我干了什么,起了什么作用?草,哥们就是始作俑者,是策划人啊!

    而且,我很清楚,就算所有人一个不剩都扯呼了,全都散了,我也会是最后一个留下的,因为这场戏的主角,就是我江枫。

    没听见我回音,李阳略略提高嗓门,问我,“小江,说话啊,你怎么了,没听见我的话吗?我告诉你,这是老板的意思,让你们务必停止一切后续动作,并且立即联系省委宣传部,想办法消除这件事在网络、媒体以及人民群众中间的恶劣影响,至于事后追责,哼,等到秋后算账吧,谁的责任谁来承担,一个也跑不了!”

    我明白了,省委王书记他老人家应该也看到网上疯传的这些消息,并且已经勃然大怒!

    李阳很快挂断电话,我愣着,看到大胡子张哥脸色发白,身体哆嗦着也挂断手机,艰难地冲我动了动嘴唇,“兄弟,你可害死我了,刚才是政法委英书记秘书的电话,那边说,英书记已经把茶杯都摔了…”

    啪!

    老张的手机从他手里滑落,掉在地上,瞬间碎了屏幕…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