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李侃怎么忽悠的?
    看胖姐热情如火,我不好说什么,反正人家是专业从业人员,就是吃死人这碗饭的,而且我还请了人家帮忙,肯定不可能现在这当口指手画脚。

    索性给胖姐鼓劲儿,“嫂子,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头~~~放手干吧,看见没,我警察哥们都给咱站台呐喊来了,你还有啥不放心的?”

    满是肥肉的胖脸上挤出谄媚的笑容,胖姐豪放地笑着,说,“那感情好啊,额这不是担心动静太大了,政府派人来收拾咱嘛,现在成了,额心里有底,啥都敢干!”

    说着,胖姐转身就走,扭动如水桶般粗细的腰肢,大屁股甩得都快从裤子里飞出去,一路小碎步,冲向自己的送葬队伍。

    张哥想喊她,我连忙一把拉住,“哥,是非成败在此一举,你就认了吧,要么一飞冲天,成就一番事业,要么…嘿嘿,哥们陪着你,还有李哥也陪着,咱哥仨一起把牢底坐穿得了…唉,可惜了,咱们要去也只能去男监,要是去女监,哥们关系深啊!”

    “草,你特么的,都啥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话!”

    张哥怒不可遏,狠狠一拳砸在我肩头,怒道,“行,你丫就作吧,等着上面收拾咱算了。”

    李侃哈哈笑着,也不说劝也没有煽风点火,一派成竹在胸的倒霉样,站在我们旁边不断抽烟。

    那些媒体记者同样很专业,我看到,几人一个小团队,有开始录音的,有进行文字匹配的,有拍摄抢镜头的,有剪辑的…总之,配合默契,那是相当熟练。

    张哥当然也看到这一切,叹口气,终于不再废话,只是说,“兄弟啊,你可害死我老张了,唉…”

    和他们说笑,我的心却始终没有放下,因为眼前的一切显得太诡异了,外面都快直接放火了,锣鼓震天响,鞭炮齐鸣,而且几十口子一起大呼小叫鬼哭狼嚎,乾通研发中心那里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难道丫们真的认了,依旧依旧了,看看就是不搭理,我们还能整出什么花来?

    仔细想来,又觉得不对劲!

    我和墨芷舞明明看见有上百甚至更多的人,一个个穿得衣衫褴褛,不久前才从侧门进了乾通水处理研发中心大院,这些一看就是雇来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进去干嘛?总不会大发善心,晚上等着舍粥喝吧?

    事出反常必为妖,乾通方面肯定留着后手呢!

    正想着,墨芷舞拉我来到旁边,嘴都快要贴在我耳朵上,问,“枫哥,刚才那些家伙你还有印象吧,他们进去干嘛?现在过去差不多二三十分钟了,乾通方面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是不是太反常了,或者,人家早就有准备了呢?”

    “你问我?咳咳,我问谁啊?”

    我很无奈,心道,芷舞啊,枫哥和你一样好吧,你知道多少我就知道多少,一点不比你更多。

    不过,墨芷舞没注意,而我若是同样没想法,那就大家一起等着抓瞎好了,到时候一旦被对手反击,绝壁会一败涂地的。

    皱着眉,我又点上一根白娇子抽起来,说,“芷舞,我觉得他们一定不会视而不见置若罔闻,你想,如果被我们打上门,都快特么揍死了,还一个屁都不敢放,以后乾通水处理就算缓过气,大难不死,也别想再在西京乃至山溪省混下去了,对吧?所以他们肯定有后手的,我甚至觉得,那些穿得破破烂烂,却一个个养的白白胖胖的家伙,肯定就是乾通方面招徕的帮手,嘿嘿,麻痹的,老子倒要看看丫葫芦里能卖啥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难不成就这帮孙子,还是孙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听我说的有趣,而且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墨芷舞又捂着嘴咯咯笑起来,甚至还掐了我一下,说,“枫哥,人家就喜欢看你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牛逼样,好像天最大你老二呢,嘻嘻。”

    “胡扯啥呢,谁老二!”

    “就你,天老大你老二!”

    “嘿嘿,你是说枫哥老二,还是枫哥的老二!”

    “臭流氓,坏死了你!”

    墨芷舞作势要打我,却被我一下抓住小拳头,恶狠狠恐吓她,“死妮子,小心点,把你家枫哥惹急了,晚上回去家法伺候!”

    “才不要呢,人家下面还疼呢…坏蛋,大坏蛋,臭流氓!”

    我被芷舞一路骂着,眼睛却不时转向那个冷森森的大铁门,不知道何时那里才能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亲眼盯着,我们几人表情各异看着胖嫂大呼小叫,指挥若定,开始进行下一步环节。

    同时,偶尔有人跑来向李侃汇报各大媒体和互联网上的宣传状况,我注意到,李侃面上的表情越来越灿烂。

    说句不好听的,就特么像一朵盛开的牛蒡花。

    “李哥,怎么样,是不是网民反响挺热烈的?”抽个空子,我问李侃,“海角论坛的帖子置顶没有,千度大王吧呢,有没有同步文字直播?”

    “何止热烈啊!”

    李侃得意洋洋,“现在互联网上已经炸锅了,只要是个像样点的网站或者论坛、贴吧,全都在热议这件事,比如那个微薄留言,几个千万级别大v号都转发了这条消息,据说半个小时,留言都特么破万了!”

    “啊?”

    我愣住,怎么可能呢?不就是一个出殡嘛,就算当成奇闻异事来看热闹,也不至于这样轰动吧?

    除非…

    我的脑门上开始冒冷汗,急忙问李侃,“李哥,你丫的怎么宣传的?你是如何告诉媒体记者网站采编,和他们咋说的?”

    我的心底已经有了一种揣测,李侃这个胆大包天的主,一定不会简单告诉媒体记者这是一个集体出殡,甚至送活死人丧都不可能造成这样过的轰动效果!

    那么,他是怎么和人家说的呢?

    见我问得心急火燎,李侃也没有逗我的心思,伸手做了一个夹烟的动作,笑道,“烟!”

    连忙掏出白娇子给李侃点上,催促对方,“哥,你倒是说啊,可急死我了!”

    “有啥好说的?”

    李侃这厮竟然反问我,“小江,你小子脑袋秀逗了吧,这还用我告诉你吗?自己打开手机上网看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