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6章 没啥不敢干的
    尾随这些人,我们来到乾通水处理集团研发中心不远处。

    那些家伙开始向研发中心里面走,不过却没有进正门,而是从东侧的一个偏门,陆陆续续进入。

    远远地,我注意到这些家伙在进门的时候,都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给门卫看,甚至里面还站着好几个保安模样的人,仔细检查,还对照相貌,才会放人进去。

    这样一来,每次只能进两三个,检查就要用掉一分钟左右,因此,直到胖姐的送丧大轿车出现在乾通研发中心大门的时候,那些衣衫褴褛的家伙还有近百人没有进去。

    而这种显得十分奇葩的景象也引起不少路人注意,渐渐围上来不少吃瓜群众,冲着乾通公司指指点点,纷纷议论。

    我看出来了,就算乾通背后的高人能够敏感地意识到我们可能会下手,但丫的时间不够,已经无法考虑那么多,只好顾不上遮掩行迹,光天化日之下就开始招兵买马!

    只是,丫们干嘛要将这些‘临时工’装扮成乞丐呢?我实在想不明白。

    冲墨芷舞示意,让她盯着这里,我混在远远围观的人群里,向着胖姐的几辆大轿车方向悄悄挪动。

    想了想,我掏出手机给胖姐打电话,“嫂子,我看见你们人到了。”

    “伙儿,额还说呢,额们来了咋不见你人呢,现在咋办,等你朋友来还是先弄?”

    “不等他,你们先铺开摊场,一会儿他们…他就该出现了。”

    “成!”

    对方还没挂断电话,已经用特有的,足以媲美花腔女高音的大嗓门喊起来,“三儿,你和你哥下车,先把摊场地方画出来,我们把东西搬下去…”

    很快,胖姐等人的出现吸引了更多吃瓜群众的注意力,渐渐地,大家已经不再关心为什么乾通公司研发中心会弄这许多破衣烂衫的家伙进厂子,而是转向研发中心大门,围观起胖姐一行来。

    我看着,心中惊叹不已。

    麻痹的,这阵仗太特么大了啊!

    好像胖姐还友情赠送乾通研发中心了几个花圈花篮,目测之下,绝不止我订的五十个,整整齐齐在大门口那里摆了三排。

    不得不说人家胖姐的眼睛就是贼,我正看着,对方竟然从人群里一眼找出我,远远冲我挥手,“伙儿,兄弟,你倒是过来啊!”

    我心想,麻蛋,我过去干嘛,现在好像还不到我出场的时候吧?

    这不倒霉催的嘛,被人家认出,我就不好再躲着看热闹了,只能硬着头皮现身,走到忙忙碌碌的胖姐一行面前,问,“嫂子,都安排好了吗?”

    “必须的!”

    胖姐似乎很为自己的工作效率感到自豪,指着那些正在铺白事摊场的工人说,“伙儿,瞅见没,纸人纸马、金银财宝、孝子贤孙还有和尚道士,唢呐队,送葬队伍,嫂子都给安排好了…对了,伙儿,人呢?”

    我问,“什么人,你是说我朋友吗?放心,我都在这里了,你还怕我跑了,时候不给钱啊!”

    “那倒不是!”

    胖姐解释道,“这种事儿,天大的事儿,谁会开这种玩笑啊!”

    我心道,哥们就开了,为死对头买出殡了。

    只是话却不能这么说,便迎合胖姐,“对的,嫂子,我朋友一家都死光了,他们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对啊,钱额不急,可人呢?”

    “啥人?”我有些小激动,心潮澎湃,便没有第一时间明白过味儿来。

    “死人啊,故去的人啊,哪怕火化了,就剩骨灰盒了,不得也有那个盒子嘛!伙儿,你说为你朋友家送葬,可额都么看见,送啥送啊!”

    我笑了,还真是,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我怎么糊涂了呢!

    于是说,“嫂子,你也不用急,反正钱少不了你的,你赶紧搭灵棚,就地摆白事摊场吧。”

    “就在这儿?”

    胖姐看了看冷森森,外边显得很威严的乾通水处理研发中心,忽然有些毛楞。

    问我,“伙儿,你可不敢骗嫂子啊,办这种白事,不管喜丧还是别的,都是在自己家里啊,哪儿有在人家门口的呢?我天,还是公家好像…”

    “什么公家,狗屁!”

    我冷笑,“嫂子,我就是公家的人,你们不懂可我门儿清!公家的人没了,一般是要办追悼会的,追悼会哪儿有在家里开的啊,都是在外边!”

    “这个额懂,有啥不懂呢…”

    胖姐开始含糊了,也许她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味。

    “伙儿,你就甭骗嫂子了,这种事儿额经验比你多得多,我还不知道咋回事儿了,明说吧,其实根本没有死人,你也么朋友,你是和这个乾通…乾通研发中心结仇了吧?你这是堵门送活死人葬啊!”

    果然,干一行懂一行,是不是爱一行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一刻,我真得为胖姐点赞,真特么明白啊!

    被人家揭破,我只好讪讪道,“嫂子,看来你有过这种经历啊,你说的对,我和丫乾通公司结仇了,我也没有啥朋友,我就是花钱要让他们乾通研发中心不好受,让他们想不出名都难!”

    胖姐白我一眼,说,“这有啥啊,虽然这种事儿不多见,但你嫂子干了这么多年白事摊子,我也遇见过好几次!伙儿,多大仇啊,非得这样干吗?”

    我正担心胖姐知道我的最终目的,明白我在策划这一切后,会勃然大怒或者扭头离开,撒手不管,没想到,人家竟然不但没走,还告诉我其实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了。

    带着出殡队伍上门,送葬活死人,这种结下死仇的事儿,丫胖姐还真敢做,甚至看意思还做了不止一次。

    看来还是金钱的威力大,有钱能使鬼推磨,为了这点铜臭,人们都疯狂了,比如胖姐,这种足以令他遗臭百年的事儿都敢干。

    也特么不是什么好鸟!

    我点点头,“麻痹的,嫂子,我和他们乾通集团血海深仇,这事儿平不了,必须做,现在你知道底细了,说吧,敢不敢帮兄弟一把?”

    “么事!”

    胖姐稍微犹豫后说,“这不算啥,额还经历过自己亲妈亲大给儿子送花圈呢,也经受过兄弟之间为了争夺遗产互相诅咒,为对方办活丧呢,么事的,只要官面不管,就么事!”

    我刚说了一个行字,胖姐却伸出手说,“伙儿,这事办是能办,但得加钱!”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