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4章 问题所在之处!
    祝姐妹们三八节快乐,爷们的话,那就好好回去陪老婆或者女盆友哈!

    ---

    芷舞撇撇嘴,说,“枫哥,你自己都不知道哪里算遗漏了,你问我?嘻嘻,你问我有啥用啊,我现在脑子好像突然变得迟钝了。”

    我叹息,微微摇头,“唉,都说陷入热恋中的女人会变成傻瓜,我以前还不信呢,现在可倒好,关键时刻我身边出一傻子,你说说,这事儿整的,都叫怎么回事儿啊…”

    墨芷舞不依了,狠狠掐了我一下,怒道,“你说谁傻啊!再说了,人家就算变傻,还不是你江枫害的?哼,现在我…哼,还疼呢,走路都不利索,你说我哪儿有心思想事儿啊!”

    我笑了,“对,对的,疼在你身上,痛在哥心里…芷舞,你不用费脑子了,你就乖乖的等我想高招吧!”

    “这还差不多。”

    芷舞刚笑了一下,我立即补充道,“你不用费脑子是因为你动脑子也没用,所以还不如歇着呢!”

    “你~~~坏人!!!”

    …

    我开始反复论证这次行动的可行性,不得不说,我的计划大胆、狂野,甚至有些异想天开。

    但思来想去,还真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可行。

    闹事儿嘛,似乎不需要太多严谨的逻辑,把水搅浑又不是梳理思路,对吧?

    只是心里那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我知道这是一种潜意识念头,也许根本不存在,也许就在我身边。

    是什么呢?

    是不是被赏金猎人接任务,想到在华夏也许有华人杀手存在,他们说不定已经来到山溪省,来到西京,从而患得患失了?

    似乎又不像!

    我和墨芷舞反复论证过,电影电视里那种分分钟杀手就能出现在被害人眼前的情形,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存在,杀手也是人,不是神,他们需要隐藏身份,需要接到装备,需要拿到关于目标人物的各种信息资料!

    总之,赏金猎人也罢,职业杀手也罢,都需要做好充足准备才能对我下手,而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

    可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什么能让我顾虑并且心生焦躁呢?

    直到抽了三四根烟,车子在路边停留快要二十分钟,我还是没能理清头绪,最终只能放弃。

    麻痹的,该死球朝上!

    我江枫又不是没有经历过险境,那些匪夷所思,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人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危急时刻,我都遇到过不止一次,还在乎再多来一次吗?

    索性怂管!

    再次启动捷达车,墨芷舞有些意外,问我,“枫哥,你想明白啦?那你告诉我啊!”

    “没有!”

    我苦笑,嘟囔着,“还真没想清楚哪儿有漏洞了,算了,不想了,计划没有变化快,咱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随机应变吧!”

    芷舞点点头,不再言语,但是脸上的表情远比我更轻松。

    也许她常年执行的那些极为凶险的任务,已经让芷舞练就一副处乱不惊的沉稳气质。

    一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和田伯光、李侃、大胡子张哥等人通电话,了解方方面面的准备情况。

    张哥那边,他已经给乾县公安局打过招呼,甚至担心对方阴奉阳违,索性带着二十多个公安干警,并且全都是西京市局刑警队自己的心腹手下,放下手里的所有案子,腾出一天时间,亲自赶往乾县。

    按时间来说,也就和我们前后脚的功夫,就能抵达乾通水处理集团研发中心。

    心中有了底,我接通田伯光的手机,他的答复更是简单干脆,“兄弟,检察院、民政局、城管、宗教事务处,这些地方我都安排好了,放心吧,这些收线编网的小活你田哥还是能搞定的,对了,我还有半小时就到,这个热闹可得亲眼见证啊!”

    李侃那边也没有问题,说宣传口已经动员了,西京时报,三秦城市报、晚报、以及千度、旧浪、搜浪等各大网络媒体,都已经安排人,目前都集中在他那边,统一用大轿车拉过来。

    我觉得几个月前李侃出现的时候就是假扮记者,也许这厮之前从事过记者相关行当吧,因此宣传口的安排他可谓轻车熟路,我是相当放心的。

    心放下大半,英婕的电话顶进来,说他老爸还有他大伯那边都打好招呼了,而且人家英家两兄弟的套路更加高明,听得我赞不绝口。

    身为山溪省政法委书记的英健,一早安排下发了关于整顿治理治安环境的工作研讨会,要求各地市公安口的副处级以上干部必须在上午十点前赶到西京,去山溪省政法委开现场大会,任何人不得因故迟到(当然,张哥是被默许缺席了)。

    这样一来,乾通水处理在当地的保护.伞算是扒掉一大半,就算有几个小虾米嘘嘘出头,大胡子张哥和他的兄弟们就能搞定了。

    西京市市长,市委第一副书记英雄,则更是直截了当。

    英家老.二安排了一次前往乾县的视察工作,不过地方选的很巧妙,是去乾县所属的偏远农村,了解今年入冬以来农户的收入情况,过年节的时候是不是有生活上的困难,以及来年庄稼种子的储备、肥料是否联系到位等等。

    如此,乾县的领导层当然不敢怠慢,估计全部都要出动陪同英雄,所以政府口也不会有人坐镇为乾通水处理集团出头了。

    按说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按部就班井井有条,但那些惶恐的感觉并未因为我们一方准备得当而稍微减弱,相反,我越来越预感到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十二点刚过,我们已经来到乾县城区,确认胖姐的出殡车队已经在路上,还有几十分钟才能抵达,我和墨芷舞便找个乾通水处理研发中心附近的小面摊吃东西,总得填饱肚子才能干活。

    乾县这地方的油泼面、炸酱面还有岐山臊子面做得都不错,地道、筋斗有嚼头,我和墨芷舞一人点了一碗菠菜油泼面,宽大的面条吃进去,辣子抹满嘴唇,各种香甜。

    只不过,我注意到,很多衣衫破烂,并且明显是故意穿上这些旧衣服的人,而且从面相上看一定是本地人,这些家伙逐渐从大街小巷涌出,默不作声,互相也不说话,都在朝着乾通水处理研发中心方向走!

    人数,怕没有几百号!

    我毛了,终于隐隐意识到对方的后手可能安排在什么地方!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