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 你想好了没有!
    “伙儿,额们核算完了,总数是…一共三十八万,优惠打折价!”

    胖姐带着一付人畜无害的笑,摇晃着她那肥硕无比,怕没有三百斤的肥大身躯,两只手十根如同胡萝卜粗细的手指在我面前来回变换着各种手型。

    “伙儿,你看,这是寿衣费,这是请司仪的费用,这是纸人纸马金银元宝别墅电视冰箱…这是唢呐队的费用,还有这个,孝子贤孙,这个,和尚道士…放心,兄弟,我们请的可都是专业技术人才,绝壁帮你朋友风风光光办一场…那个,办一场几十人的集体大出殡。”

    我随手翻看了一下至少列出上百条的长长费用单据,心道,麻痹的,就这还优惠打折了呢,你们赚钱不要太黑啊!

    心里想着,我嘴上便说,“嫂子,三十八万太多了吧?上次在蓝田,我也见过一个大户人家办丧事,摊场可比我要的这个大多了,送葬的怕没有两三千号人,全蓝田县都轰动了,当时我问过,费用也没超过二十万,你现在张嘴就是三十八万,我咋觉得有点多呢?”

    “伙儿,”胖嫂面色有些尴尬,挤着一脸肥肉,问我,“你说的啥时候的事儿啊?”

    “就去年!”

    “还是啊!去年一个价今年一个价,能一样吗?再说了,蓝田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县城,能比得上西京?你看我们在四医大附近开店,人力、场地、煤水电,各种调费都很高,而且你要的还这么急,嫂子要的些微高点也没啥吧?伙儿,互相理解理解,现在干啥都不容易,大家都是混口饭吃。”

    我心道,你们赚死人钱的时候还少吗?真特么敢说,也不怕遭报应!

    摇摇头,我说,“嫂子,不行,要是非得三十八万,我朋友出不起,那我找别家去。”

    “那…伙儿,你说多少钱?三十五?”

    “这样吧,我开一个数,三十万,但我只能预付五万给你,剩下的,到了现场,开始出殡后,我朋友给你一部分大概十五万,完事儿了结算清全部费用,行咱就整,不行我找别家!”

    胖姐几人走到几米外,低声嘀咕一通,说,“成,伙儿,你先给我拿五万定金,额们自己垫一部分钱,先把东西备齐全了,明天到地方问你朋友要,咱家一次去这么多人,也不怕什么人敢赖账!”

    后面这句话,胖姐隐隐已经带着威胁的意思,看来丫不是个善茬,并不怕被我坑了!

    再说,我坑她的代价好像有点大,五万块啊,毕竟是真金白银交到胖姐手上了,足以冲抵她们一大半成本了。

    我就说行,并且告诉胖姐乾通水处理公司研发中心的具体位置,要求对方中午十二点之前准时到场,并且无论对方是不是给完她全部费用,必须从头到尾一个环节都不能少,办完这次集体出丧。

    胖姐没口子答应,说什么让我放心,她们家是老字号了,是有底线的,职业到底绝壁有保证。

    折腾得差不多,我划卡交了五万定金,虽然有些肉疼,但是心情却无比畅快!

    骂了隔壁的,这次要不整死丫乾通水处理集团,我特么绝不罢休!

    和墨芷舞回到西京北高新区那个独门小院,洪涛却没有见到人,不知道这家伙跑哪儿猫着过夜了。

    洗漱完毕,我看看时间,对墨芷舞说,“芷舞,还能睡四个小时左右,咱们九点准时出发去乾县,能想到的都琢磨了,是非成败,在此一举!赶紧休息,咱养精蓄锐中午大干一场。”

    墨芷舞走过来抱着我说,“枫哥,人家一点也不困呢,睡不着怎么办?”

    柔软的娇躯贴在我身上,我身体的某个地方瞬间暴怒了。

    我有些尴尬,向后弓起身子,“睡不着也得老实躺着!那你说咋办?难道要我给你半夜去买两片安眠药吃吗?”

    “嘻嘻,这倒不用,”墨芷舞似乎比我还要动情,面色泛着潮红,呢喃道,“枫哥,人家好热,心里就像有火…你帮我去去火好吗?”

    这话就是…妹的,还有比这个更直截了当的挑.逗吗?

    我明白芷舞的心思,身体便更加控制不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反应特别剧烈,好像就要立即暴走一样。

    她喊我,“枫哥,我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像装着一只小白兔,砰砰乱跳,我…”

    低下头,我猛地噙住墨芷舞唇线分明的嘴,一把抱紧她,“我…我…都特么吃战兵白蚁巢惹得祸,芷舞,哥受不了了!”

    “我也是…枫哥,我想你,想你了…你来吧,我愿意!”

    踉踉跄跄,站都站不住,我抱着芷舞摔向那张两米乘一米八的大床上,狠狠倒在棕床垫上!

    芷舞的心思我能明白,她虽然做事坚韧,杀伐果决,但那都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对敌人的态度。

    其实很多时候,我完全能够体会到芷舞的心态,她并不是一个对于生活、爱情有规划的女孩,也许因为职业的缘故,墨芷舞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和我双宿双飞,只是更趋向于得到一夕欢愉,或者说,一段时间我能够陪着她和她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

    这种心态在这次和墨芷舞重逢后感觉越来越明显,她没有提过任何一句结婚的话题,却不断暗示我,希望我能将她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我理解不了墨芷舞的职业要求,就像我永远无法进入她长年累月渡过的生活那样,总是在不可知和猜测中,幻想着我和墨芷舞以后在一起的岁月。

    于是,这种双方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便渐渐浮出水面:就算我江枫能改过自新,愿意踏踏实实守着墨芷舞过日子,她却做不到天天日日陪着我,相夫教子围着灶台生活。

    她本性就不是这种家庭妇女类型,更不会选择让自己成为这种人…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过,我深吸一口气,沉声问芷舞,“芷舞,你想好了吗?你确认,不会因为今天的一时冲动,从而在以后的岁月想起来,后悔不迭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