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7章 给丫办个集体葬礼!
    没错,我要找的地方就是给人办理白事的商铺。

    医院附近,四种买卖最兴旺,除了小吃铺和水果、补品、鲜花商店,就是药店和这种专门处理丧事的店面。

    全国各地,这种白事商铺的叫法各不相同。

    比如在t市,有叫玉佛宫的,有叫殡葬代理,还有叫寿衣店的。

    而在山溪,这种地方往往叫阴阳铺、殡仪店或者白事摊场铺。

    我并没有找什么特别有名的店面,算不上慕名而来,因为我很清楚,守着第四军医大学,宿便一个寿衣店或者白事摊场铺办这种事情的经验都无比丰富,不用我要求,人家分分钟都能列出一大长串的清单。

    我这一嗓子叫得响亮,这个白事摊场铺里顿时冲出好几口子,一个个瞪大牛眼,就像来了天大买卖那样,激动得不行!

    为首一个四十多岁的肥胖妇女,嗓门比我还响亮,迎着我和墨芷舞喊,“伙儿,家里啥人出撕咧(谐音出事了)?”

    我瞪了对方一眼,“草,家里啥啊,额家里人人健康,屁事儿没有。”

    “那?”

    胖妇女看看我,又看看墨芷舞,似乎还想问。

    芷舞连忙笑笑摇头,连连摆手道,“姐,我家也没事,完全、一丁点都没事,好好的呢!”

    于是,对方几人就像见鬼了般看着我们,直到我俩放好摩拜单车走过来,才问,“伙儿,咋回嘶(事)?你们要准备啥花圈?为谁准备?”

    我将双手揣进口袋,问,“嫂子,你别问那么多,我呢,就是为一朋友准备的,人家有钱,财大气粗,要的东西多,就怕你们准备不过来!”

    肥胖夫人闻听,眼都蓝了。

    办这种事,就不怕遇到财大气粗的主儿,越是这种人,越不怕花钱,丧失办得越风光越排场越好。

    尤其很多经商的,对于家里老人去世的一些流程和祖坟的风水局,特别看重,信这个!

    因此,一场白事办下来,加上买风水宝地点穴下葬的丧葬钱,一气儿花几十万上百万的都大有人在。

    我冷笑,心道,对方一开始可能把我们看成这样的有钱羊牯吧,觉着有大买卖送上门了,后来见我和墨芷舞矢口否认,便显得十分茫然,有些不明所以。

    我郑重其事道,“首先,我和我…我媳妇家里都没事儿,全都好着呢,你们别往我俩身上瞎几把想!”

    “那是,那是…”

    “其次,我要订至少五十副花圈,二十个花篮,并且明天中午的时候送到乾县,你们有没有这种能力?”

    对方一听,面露难色,说,“五十个花圈二十个花篮没问题,就是时间有点紧。”

    “那就是办不到了?办不到我们找别人!”

    “能!必须能!”

    胖夫人急了,伸手拦住我说,“伙儿,别说五十个,就是五百个,姐也能明天给你们准时送到…不过现在天太晚了,谁家也不可能准备这么多东西的,我们肯定要从别家拿货的…”

    我一听,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冷笑道,“你能办到就行,钱不是问题,我出比市场价高一倍的价格买你一条龙服务,你们尽管做,我只看结果不管过程!”

    “行!”胖妇女想了想,说,“伙儿,那其他服务你想要做啥?”

    “这个我不懂,大姐,你说说看。”

    “首先,寿衣准备了没有?”

    “没有…这样吧,准备十五套,不,二十套寿衣,里里外外全套的!”

    “啊?”

    这下,不但胖妇女,剩下的几个汉子也傻了。

    恐怕他们干了这么久,也没有经手过这样一次性准备二十套寿衣,操办二十人共同葬礼的流程。

    “怎么,有难度?”

    “有…啊,没,没问题!”

    白事摊场铺里几人互相看看,胖妇女一咬牙说,“伙儿,这么多东西,连夜准备,还要明天送到乾县,喜丧钱肯定少不了的,我也不问你要全部费用了,你先给我一半定金,你这些朋友的丧事操办开始,再给百分之三十,最后完事了,你们补齐全款,咋样?”

    我便问,“大姐,你给估摸算一下,唢呐队,弄五十个人充当孝子贤孙,和尚道士也要几十个,还有捧盆的,摔碗的,抬棺的…反正,全算起来得多少钱?”

    “那金童玉女、纸人纸马啥的要不?”

    “要,全套,只要你们干过,啥都要!”

    几人招呼我们进去坐,说这可是大买卖,要好好合计合计,让我和墨芷舞先坐着等会儿。

    这种地方我是相当排斥的,怎么可能没事儿触霉头进去呢?

    于是拒绝对方好意,和墨芷舞远远离开,隔着一条街,在马路对面的大树下抽烟说闲话。

    我刚点上一根白娇子,墨芷舞便拉着我问,“枫哥,你…你真要给他们乾通水处理集团送花圈啊?这…枫哥,太难以置信了,我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连经常执行一些匪夷所思,无比艰难任务的墨芷舞都这样说,可见我的想法是多么天马行空,甚至这种情况恐怕多少年都没有在人世间出现过了吧?

    也许只有解放前全村人得瘟疫或者某个家族被仇家灭门的时候,才可能出现一次死几十个人,并且还要采用当地民俗的方式,集体操办丧葬的情况,因此,我这个奇葩思路,果然将墨芷舞以及白事摊场铺的这些‘业界专家’都惊呆了。

    我笑笑,“芷舞,不是我给丫送花圈,而是为他们乾通水处理集团研发中心精心友情奉送一场豪华集体葬礼,从第一个环节到最后一步,应有尽有,极尽所能,各种完善!”

    听我形容得有趣,墨芷舞噗嗤一下笑了,伸手捣了我一拳,说,“枫哥,真有你的,这办法也能想出来啊?嘻嘻,人家此刻倒是特别期盼,我在想,乾通方面就算打定主意韬光养晦,明面上躲着咱们,忍气吞声,这次恐怕也受不了吧?这缩头乌龟要是当定了,他们就算逃过一劫,以后也甭想在山溪乃至西部各省混了…”

    我笑了,“芷舞,说得好啊,你倒是提醒我了,缩头乌龟!嘿嘿,一会儿让胖姐她们给准备十丈白绫,上面就写缩头乌龟几个字,写十遍,写满喽!骂了隔壁的,我倒要看看丫乾通水处理集团能不能咽下这口气,吃这个哑巴亏!”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