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想找谁?
    这声轻柔让我的心倏然揪起。

    说实在的,用t市的说法,我的肝儿都颤了!

    尽管对姚静,我谈不上有多少感情,甚至于我们之间的交往就是不平等的。

    在沙山女监上班的那段岁月,我是管教她是犯人。

    除非下监区上大值,或者因为精神原因找我这个心里疏导教师治疗,我和姚静几乎没有见面的可能!

    甚至于,就算我仅有的几次下监区上大值,我也并非每次都能见到姚静,因为她属于宽管犯,有时候会排到比较轻松的地方帮忙。

    比如去食堂帮厨,比如办公区清扫楼道,或者像那个西京女监甲字监区的大姐头胡敏一样,在监区医务室帮忙。

    因此,我和姚静有交集的时候统共没有超过二十次。

    不过我却记得很清楚,姚静就是因为第一次我和铁处以及她侄女人熊白板铁婷干起来的时候,姚静是犯人中主动战出来为我作证的,并且用啤酒擦拭机器设备,姚静也是第一个号召那些对我有戒心的女犯人。

    因此,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和姚静就因为这样的因果关系而忽然走进。

    甚至于,我并没有将她纯粹当成一个女犯人,她也没有仅仅视我江枫为管教,我们之间的相处更像是朋友,甚至红颜蓝颜。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一时有些失神,旁边的墨芷舞推了我一下,问,“姚静?你们沙山的女犯人?”

    我还没回答,同一时间电话那边传来柔软的女声,问我,“江队,是你吗?你还好吗?”

    “我…我还成!”

    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一时间无法接受姚静已经自由的现状。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你现在怎么样?在哪里?”

    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却忘了,这个座机尽管是保密电话,但区域号却是t市,因此姚静和上官晓倩此刻定然在t市无疑。

    果然,姚静轻轻笑了笑,说,“江队,我在t市啊,我今天上午刚出狱,挺好的,精神不错,身体也没有大毛病…我的心很平静。”

    “哦,哦。”

    我应了两声,说,“那就好,那就好,姚静,你出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你希望从事什么工作呢?尽管说,我如果能帮上忙,一定义不容辞!”

    这话说的实心实意,但我却忽视了,人姚静背后就是京城姚家,虽然算不上顶级家族,但也是位高权重,一门省部级干部出了三四个,姚静的工作还需要我操心吗?

    那边就笑,“嘻嘻,江队,你这话真暖心呢…不过,家里已经帮我安排好了,过段时间,可能出国转转散散心。”

    “哦,哦。”

    我只会哦了,心想,财大气粗就是好,不用工作,想去哪儿去哪儿,一点也需要因为钱的原因发愁。

    不像我,行了狗屎运认识燕然,并且燕姐为了答谢我救命之恩,给了五百万酬劳,这才有机会自己创业。

    还有,若不是有梦翔这个商业天才帮着,我在t市的几家门店,恐怕早就经营不下去,关门大吉了!

    人比人气死人,细细想来,先天条件真不是盖的,后天努力一辈子,也说不定比不上某些人一生下来就获得的馈赠…

    摇了摇头,我苦笑,“那好啊,姚静,恭喜你,并且祝愿你能在新的环境、新的时代,获取新生…哈哈,姚静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和我差不多吧,小我半岁还是一岁来着?”

    “十一个月,不到一周。”姚静的声音会然变得很细小,几乎弱不可闻。

    我有些奇怪,贴在我耳边,听我打电话的墨芷舞却狠狠掐了我一下,小声气道,“好啊枫哥,一个女犯人,连你多大岁数,连你哪天生的都知道,哼,她怎么那么肯定比你小不到一周呢?”

    我恍然,明白姚静为什么放低声音的原因了。

    伸手,没有顾忌拍了墨芷舞那曲线美好的丰.臀一下,我没理睬她,继续对姚静说,“姚静,先休息一下缓缓精神,然后找个男朋友吧,也老大不小了,该为自己的个人问题考虑考虑了。”

    这次姚静没有立即回答我的话,足足停顿半分钟那么久,才说了声,“嗯。”

    我感到有些无趣,觉得姚静好像不太喜欢听我说这个,便转开话题道,“姚静,你过一阵子会出国,那这段时间呢,有什么安排吗?留在t市还是去京城!”

    这丫头就说,“江队,t市我还没呆够吗?我今天出狱,稍微休息一下缓缓,明天回一趟京城家里,然后…我想去各地走走,大好江山,我还没有转过几个地方呢。”

    我一想,也是,姚静好像一共服刑了两年多快三年吧,她还比我小,也就是二十郎当岁的时候便被判刑入狱,应该真没去过太多的地方。

    其实何止姚静,我江枫难道就哪儿哪儿玩了吗?除了西京、t市和京城,我去过的省份、城市,寥寥无几。

    顺嘴问了一句,说,“姚静,那你从京城家里出来,下一站准备去什么地方?”

    “我想…我想去一个名胜古迹比较多的古城,想看看十三朝古都的风景,感受一下那里的风土人情!”

    一刹那间,我愣住。

    整个华夏,能称得上十三朝古都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西京!

    那么,难道说姚静这是要来西京吗?

    她这个时候来西京干嘛?

    我不傻,我可不认为姚静计划来此地,就是单纯游山玩水的!

    华夏千山万水,可以说随便走走,是个地方就是风景,姚静干嘛一定要来西京,而且还是选择出狱之后的第一站!

    难道…因为我?

    我眯起眼睛,迅速将我和姚静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发现还真有些暧昧的成分在里面。

    尽管我和她谁也没有说过只言片语,但有些事情是要用心体味的,根本不用说。

    我几乎脱口而出,想问问她来西京是不是因为我,却话到嘴边生生忍住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问了,她直接大胆回应,就因为我在西京,所以才要来,我该怎么回答人家?

    欢迎吗?以什么方式什么身份欢迎?哪怕就算普通朋友,我也不一定有时间陪她转几天游山玩水,我特么现在自顾不暇,哪儿有心情和精力陪姚静潇洒?

    又更不能说,别来,我没空…太没礼貌,太伤人。

    正在斟酌,没想到,一直没有大声发音的墨芷舞却不知道哪根筋大错,大声对着手机话筒喊了一嗓子,“喂,那谁,姚静是吧,你来西京是不是找枫哥的?”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