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8章 她出狱了?
    这个电话是来自t市的号码,电话簿里并没有保存,是座机。

    而且非常奇怪,属于那种开头加了98的十位数字。

    座机号码会显示三位区号,t市座机是八位数字,那么就是十一位。

    而现在这个明显是座机的号码,却只有十位,只是在来电显示那里标注来自t市。

    这就有些奇怪了!

    更关键的,我知道98开头的座机,应该属于保密电话,后面的号码并非本机真实号码,而是经过伪装之后的结果。

    会是谁呢?在这个时候给我电话?时间毕竟已经接近午夜时分,太晚了啊…

    心揪起,我接通,里面传来的声音听着耳熟,但一时没有猜错是谁。

    “江枫吗?”

    “是我,您是哪位?”

    “嘻嘻,江队,您真是贵人多忘事,看来一面之缘不足以让您记住我啊!”

    “你是…”我皱起眉头,嘬了一口烟,又问,“抱歉,我真没听出来!”

    若不是这声音有些耳熟,我还以为是诈骗电话呢。

    现在这些骗子,什么事儿都会干,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人家做不到。

    我曾经听过一个国有银行电子银行部的姐妹抱怨,说她们三天两头要接待警察问案,还要向人民银行、银监局解释。

    我当时问她干嘛要这样啊,银行也不用和警察见天打交道吧?

    人家的回复是,诈骗案调查!

    现在电子渠道的支付手段越来越多,支钱宝、微讯,包括网一支付,千度理财,很多都可以进行第三方付款。

    于是,通过这种方式诈骗、转账、洗钱的案例越来越多,很多银行都成立反洗钱或者法务监管的部门对此进行专门监督,并且不断升级系统。

    即便这样,也防不胜防!

    当时那姐们给我讲了一个案例,说某人吃饭的时候手机被小偷偷了,然后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支钱宝里的几十万块余额就转到小偷的银行账户,又迅速转存到十多张银行开,分散到各地的atm终端,分分钟就被取光了。

    而那个小偷的银行卡是用吃瓜农民工大哥身份证手机办的,从银行账户渠道都特么追不到。

    我当时很好奇,问对方,为什么小偷知道支付宝提款密码?

    这姐们很无奈,手机被偷,手机屏幕上的解锁图案设计太简单,小偷尝试几次,划了一个大z就解锁,然后点进去支钱宝,通过忘记密码,然后手机验证码登录的方式,轻而易举进入余额宝,剩下的步骤就很简单了,重新绑定一张新的银行卡(用不相干农民工大哥手机身份证办理的卡),分分钟实时到账余额转出…

    我问对方,然后呢?

    银行那姐们回答,然后?没有然后了,警方负责破案,我们银行和支钱宝,还有丢手机的个人打罗圈架,造成巨额经济损失的那位,一口咬定支钱宝和银行之前的保护验证措施不完善,是造成他损失巨大的关键因素,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平台当然不干了,说自己丢了手机,而且锁屏验证图案太简单,因此属于用户自己的原因,损失大部分应该由个人承担,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类似的案例可以说每天都在发生,因此,当我接到这个奇怪的电话时,要不是听到对方的声音有些熟悉,并且来电显示还是t市,绝壁分分钟挂断,或者说上一句立即掐了,绝不废话。

    至于能够叫出我的名字,这一点也不稀奇!

    现如今人们对于app类手机软件各种依赖,恐怕老百姓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在哪些应用平台上做过注册,填写个人信息,因此,那些骗子才能轻而易举得到很多人的个人资料,从而实施诈骗。

    结果,世上的事就这么搞笑,我问对方是谁,电话那头似乎猜出我心中疑惑,并没有立即回答我,只是继续笑嘻嘻道,“哟,江队,您不但贵人多忘事,而且耳朵还不好啊,都说了好几句了,还听不出人家是谁吗?你是不是把人家当成电信诈骗犯了?唉,我真是好伤心,和江队一夜情缘,竟然会得到一个不知道、听不出来的结果。”

    我特么的,头都快炸了。

    你丫谁啊,你倒是信口开河,可我呢?没看身边的墨芷舞已经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了吗?

    我和芷舞已经走到一个不算太吵闹的地方,我又没有特地背着她接电话,恐怕‘一夜情缘’四个字,墨芷舞已经听到了。

    玛德!

    我勃然大怒,“喂,你特么谁啊,找事儿是不是?我和你一夜情缘?我眼瞎了和你?滚蛋,麻痹的老子弄死你!”

    其实,若是其他时候,我可能不至于这样失态,直接挂断电话得了。

    但现在佳人站在旁边,我要是终止对话,这事儿就麻烦了,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被我爆了粗口,那边也有些生气,似乎挂不住,怒道,“江枫,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开个玩笑也开不起,你还是不是爷们!”

    “我是不是也们不需要你管,有屁就放,没事滚蛋!”

    “草!”

    那边也回骂,只说了一句,“几个月前,我承诺了某人要照顾姚静,并且答应永远不和姚静为难…现在我做到了,某人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但说风凉话还张口骂人,江枫,你还有点良心没有?”

    顿时,我愣住。

    姚静?那个长相妩媚,皮肤尤其白皙,身材娇小,明明是监区的大姐头,却对我江枫俯首帖耳百依百顺,在暗中不知道帮了我多少的女犯人?是她么?

    尤其,我已经知道姚静和司法部的姚司长,不,应该是要姚部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是京城姚家嫡女,我便对这个玲珑剔透的女犯人更加上心了…

    而且我还不止一次求到人家姚部长面前,比如,坚持将我和方雅一起提出的那个女犯人心理健康、心理疏导在犯人改造中的作用,这个能够推广到全国的大项目,放在沙山女监作为试点!

    还有,西京监狱、西京监狱管理局,能够作为外地试点中第一批五个重点推广单位,也是我找了姚部长说项之后的结果。

    于是,听到对方这么说,我心中又惊又喜!

    喜的是,姚静终于提前减刑释放,重获自由。

    惊的是,我已经猜到给我打电话的女人,她是谁!

    那么,现在姚静是不是和她在一起呢?这个女人了不得啊…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