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美丽人生
    和芷舞一起认真研究她老大发过来的这些秘密信息,我和墨芷舞渐渐捋出一些头绪。

    我、蒋淑山、李侃以及田伯光都上了赏金猎人的悬赏榜。

    只是,或许出于某种原因,比如,雇主不愿意和华夏官面、警方、国安等权力部门明着撕破脸,因此,蒋淑山等人并不是悬赏重点所在。

    他们的名字出现在榜单上,也许只是出于一种警告,表明如果执意和雇主一方为敌,就很可能被赏金猎人或者职业杀手盯上,随时会丧命。

    据墨芷舞的说法,蒋淑山等人上榜的意义性大于目的性,很可能要不了多久,蒋先生、李哥、田哥也会知道这件事。

    如果心志不够坚定,或者太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后面的行动便会畏手畏脚,甚至思路混乱,很难做到有的放矢针对敌人实施打击行动,从而患得患失功败垂成。

    我其实并不完全赞同墨芷舞的看法,现在看来,我们的对手必定是乾通水处理集团无疑,只是他们这样狗急跳墙的做法,意义真的很大嘛?

    吓走一个蒋淑山,还会来一个李树山,王蜀山,而就算李侃、田伯光会因为自己的名字上了榜单而心惊肉跳,不能很好配合完成行动,那上面完全可以再派张侃、刘伯光下来啊,华夏最不缺的就是人,这个不行,换人就好!

    将我的疑惑和墨芷舞讲明,芷舞沉默。

    好半天才苦笑着说,“也是,你倒还罢了,李侃、蒋淑山他们都不是那种具备‘唯一存在’不可替换属性的角色,真的缺失执行力的话,他们背后的部门完全可以换人,不像枫哥你,干掉了就一了百了永绝后患…所以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将蒋淑山等人的名字也放到榜单上?而且只是有个名字,却没有任务说明和悬赏金额…乾通他们想干嘛?单纯吓唬人,好玩吗?搞不懂!”

    我叹口气,说,“恐怕还是有隐情的,只是我们现在不得而知罢了…算了,至少我们能够肯定一点,他们对我、对李哥和蒋先生已经发出威胁,尤其还悬赏八十万美元要我江枫的命!嘿嘿,老子算是和丫的结上死仇了,我江枫和丫乾通公司不死不休!”

    话说到这个地步,我和墨芷舞也失去继续猜测对方为何要这样做的目的性,只是明确一点,蒋先生几人被威胁,而我则被点名悬赏,并且已经有人接任务。

    “走吧,枫哥,咱们的车太扎眼,停在路边都快被人围观了,再这样下去要堵塞交通的。”

    于是我启动劳斯莱斯,五十分钟后,顺着二环,从南高新回到北高新,重新将劳斯莱斯幻影停回那个安静偏僻的四合院。

    洪涛并没有回来,按照墨芷舞的说法,洪哥可能不会和我们一起去乾县,他在西京处理一些儿事情后,将于明天下午或者后天上午秘密前往乾县,暗中调查六哥其人。

    而我和墨芷舞,今天休息一下,明日一早从西京北高新出发,直奔乾通水处理集团研发中心,成为明面上的诱饵,吸引对方注意力。

    和墨芷舞换了两身休闲情侣装,甚至连鞋子都换成那种一脚蹬,我们开始在北高新区的高大写字楼间散步。

    墨芷舞问我,“枫哥,要不要和蒋淑山沟通一下,调整行动计划…唉,赏金猎人的情况太突然了,本来我是主动要求来西京配合你的,现在可倒好,我必须随时和你在一起,成为你贴身保镖了…枫哥,我总是有些担心,觉得现在这种时候还出现在对手眼皮子底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你需不需要再好好考虑考虑?”

    我将前面一个直径不到十公分的小石块踢开,挽着墨芷舞,道,“芷舞,不行,不能随便调整,否则会影响大局!我刚才看了你的彩信截图,那个悬赏搞我的任务发布时间是今天上午吧,也就是说,就算立即有赏金猎人接任务,他们赶到华夏,来到西京也需要好几天时间,除非他们乘坐私人飞机来…可是这可能吗?”

    站住,我双手扳过芷舞的肩膀,和她四目相对,说,“芷舞,现在必须以大局为重!我江枫躲得了一时,难道还能躲的了一世吗?不管了,按照既定计划行动吧。”

    见我坚持得很果决,墨芷舞幽幽叹息,良久才伸出手抱住我的腰,将俏脸贴在我的胸口说,“枫哥,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上辈子我墨芷舞一定欠你江枫太多了,所以这辈子老天爷让我贴身保护你,自我救赎…反正你做决定好了,我无条件支持,哪怕,哪怕搭上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低下头,我猛然吻在墨芷舞的烈焰红唇上,轻轻咬着,虽然没有说一个字,眼中的柔情,我却相信墨芷舞已经看懂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在日落西山之前,我带着墨芷舞在北高新高楼林立间四处游荡,看西京的新兴企业发展有多么迅速。

    到了下班后,避过如过江鲫鱼般的下班洪流,八点左右的时候,又带着墨芷舞来到西京着名的回民区,小吃一条街,充分享受一番炒凉粉、牛肉夹馍、胡辣汤还有贾家灌汤包子这些特色小吃的风味。

    尽管我们午饭吃的很多,也比较晚,但这些小吃却感觉比那些山珍海味要好吃太多太多。

    比起来,那道价值几十万,从撒哈拉空运过来的战兵白蚁巢穴,简直就是狗屎,或者说的夸张点,连狗屎都不如。

    墨芷舞一脸满足,依偎在我身边,不断柔声细语和我说这只有我们两人才能明白的情话,而我也在她的臂弯里迷失,觉得这一刻,总算享受到属于我江枫的美丽人生。

    从小吃街走出来,我给陈倩打电话,告诉她计划没有变化快,我回到西京女监帮她还需要一段时间,好在异地互查小组的工作正在展开,而英家也动用了一些关系,因此西京女监这个作为安防监控系统试点的单位,仍然由陈倩控制,倒是让我安心些。

    又给洪蕾、晨晖、岚澜以及郝茹分别去了问候电话,最后正跟老蔡通话的时候,我的手机顶进来一个号码,让我有些揪心…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