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5章 赏金猎人
    这话可就严重了!

    我愣住,什么叫最担心的情况?还有,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生死与共了呢?

    就算面对乾通水处理集团,和他们明争暗斗快一百天,我也曾遇到过两次暗杀,可好像还不至于让墨芷舞这样担心吧?

    我自己都没太当回事儿,墨芷舞这样几乎一年到头都在执行任务,和穷凶极恶歹徒打生打死的军人,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立即问,“芷舞,这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吓唬哥啊,我江枫胆儿小,经不起这个的。”

    将手机递到我面前,芷舞道,“枫哥,你开过红灯路边停,先看看这个再说。”

    劳斯莱斯幻影停稳,接过手机。

    只是当我看清楚连续几条短消息的时候,我却迷惑了。

    问她,“芷舞,这是怎么回事?我、蒋淑山、李侃还有田伯光怎么都上了这个名单,玛德,还一水儿外国字,我看看…bounty hunter,什么意思,赏金猎人?”

    “对,赏金猎人。”

    墨芷舞寒着脸,“枫哥,你知道赏金猎人怎么回事吗?”

    “不明白,不过这词儿好像挺牛逼的,有种不觉明励的赶脚。”我打着哈哈,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狠狠捶了我一下,墨芷舞语气不善道,“枫哥,你这人怎么回事?干嘛总是这样吊儿郎当呢?人家都快担心死了,你却还…自己千度一下,看看到底什么叫赏金猎人。”

    终于觉得墨芷舞的态度发生明显转变,我直接用她的手机千度。

    按照千度出来的说法,赏金猎人(the bounty hunter),就是通过完成雇主的高难度任务来获得高额的赏金的高手。

    顿时,我的额头有些见汗。

    咬着牙向下看:赏金猎人是一项富有传奇色彩的危险职业,他们的工作重点是追捕逃犯。“赏金猎人”这种职业源于何时何地,早已不可考证了,目前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它的起源非常早——至少,从大陆上有国家开始,就已经有类似赏金猎人的人物四处游荡了。

    赏金猎人的历史完全可以说是排名前五的古老职业。

    “赏金猎人”一词在动漫、小说、游戏中多有出现。

    …

    最后一句,我直接忽略,关注的重点集中在‘通过完成雇主的高难度任务来获得高额的赏金的高手’这一句上。

    深深呼出一口气,我掏出白娇子点上,问,“芷舞,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几个上的这个名单又是咋回事?还有,为什么只有我的名字后面标注有美元的数字,蒋淑山、李侃还有田伯光他们,干嘛空着?”

    “枫哥,你先稳住,别着急,听我说。”

    墨芷舞叹口气,指着千度上的词条对我说,“赏金猎人听着好像是传说,是动漫小说里的角色,但实际上,他们的确存在,并且能有资格成为赏金猎人的家伙,可都不是什么善茬!”

    我点点头,同时顺着墨芷舞的指头向下看。

    “你看这个,当代社会赏金猎人的代表人物,李.查普曼!”

    “他的一生非常传奇,更是马特洛克的偶像。在其27年的赏金猎人生涯中,李.查普曼一共抓捕了6000多名取保候审的逃犯,并被圈里人称为‘猎狗’!”

    “李.查普曼的大名令逃犯们闻风丧胆,该人的人生经历极富争议,年轻时曾因一级谋杀罪入狱。出狱后,他以抓捕逃犯换取赏金为生,成为一名职业“赏金猎人”。

    随着墨芷舞的解释,我的心一点一点向下沉,开始一口接一口抽烟。

    “查普曼最出名的一次抓捕行动,是2003年在美、墨间进行跨国大追捕,抓获了犯下强奸罪的高级化妆品牌蜜丝佛陀继承人安德鲁?斯特勒,完成了连美国f都没能完成的任务。”

    “从此,查普曼威名远扬,并且称为赏金猎人界罕有的几名可以向雇主提出溢价的猎手。”

    “这还不算什么,查普曼金盆洗手后,美国ae电视台更为他拍摄了一部电视连续剧《猎狗:赏金猎人》,全部由真人演出。在他的个人网站上,查普曼不但大秀好莱坞硬汉的威猛形象,还把全家都包装成“猎人”家族。事实上,查普曼的妻子和孩子也的确是他工作上的最佳拍档…”

    借着李.查普曼的赏金猎人生涯,墨芷舞简明扼要向我讲述了这个职业凶险和蔑视法律。

    “枫哥,赏金猎人与其说是一种职业,不如说是在西方个人英雄主义和利益阶层统治下诞生的畸形产物。”

    墨芷舞叹口气,身子探过来,将臻首靠在我肩头,又道,“枫哥,事实上,绝大多数国家对赏金猎人这一类,都采取谨慎对待甚至反对的态度!比如我们国家,是不会允许任何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因此赏金猎人在我国完成任务的情况非常罕见,至少我从军好几年,就没有听说过近十年有过赏金猎人在华夏境内抓捕乙方的案例!”

    “那,这个名单代表什么?”我指着那张网站截图,“玛德,我江枫名字排在第一个,后面的数字我数数,一二三四…六个零?八十万人民币?嘿嘿,什么时候老子的命竟然这么值钱了?”

    “枫哥,”墨芷舞苦笑,“不是八十万人民币,而是八十万美元!五百万人民币!”

    “啊?”

    仔细再看时,我蔫了,果然那个八十万前面就是美元符号$,而不是人民币的¥。

    “直说吧,”我咬着后槽牙,“是谁干的?麻痹的,我江枫竟然成为国际在逃犯了!而且出价这么高!是谁,谁干的?老子绝壁要挖出丫的,将其大卸八块!”

    “枫哥,你别激动!”

    墨芷舞索性伸手搂住我,“上面给我传过来这些截图,就说明已经引起我老大的注意,他肯定会安排人接应我们的!哼,悬赏抓你?在我们神州的国土上,想都不要想,国家是绝不允许有人挑战华夏法律的权威的!”

    这番话让我稍稍安心下来,只是,精神上的些许放松不代表身体,我的肌肉仍然不自觉绷紧着。

    良久,我恨声问,“芷舞,你老大说没说,是不是有赏金猎人接任务了?”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我江枫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子却能上悬赏名单,而蒋淑山他们却没有明确赏金数额?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