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1章 有难度吗?
    我的异常让墨芷舞有些意外。

    恐怕她不会想到,在这样属于上层人士的场合,我还能碰到熟人!

    “怎么了枫哥,见到熟人了?”

    芷舞心思精巧,见我目光不对,立即意识到我是遇到认识的某人。

    “嗯,咋整?”

    “没事,我说你是郝枫,你就是郝枫,没事!”

    出于礼貌,梁会长等人走在我们身后,因此只是看见墨芷舞凑到我耳边说了两句,却不会听见我们在说什么。

    继续向前走,我盯着韩阳,见这小子已经惊得目瞪口呆,便有些好笑。

    在对方面前停下,我伸出手,“韩阳,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你…江枫?你怎么会来?”

    韩阳看看我,又看看身边的墨芷舞,甚至还向我身后的梁会长等人看去,目光里无比惊异。

    “怎么,我不能来吗?”

    我冷笑,“韩阳,忘了告诉你,我除了江枫之外还有一层身份,实际上,我该叫郝枫才对!”

    “这…这…”

    韩阳完全傻眼了,他肯定不相信,觉得我满嘴鬼话连篇,不定怎么糊弄得梁会长等人蒙圈了呢!

    他的反应我倒也能理解。

    毕竟,换成我是韩阳,我也不可能相信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狱警的家伙,什么时候摇身一变,成为京城郝家的大少了?

    尽管老子是旁支,但只要我姓郝,是郝家的人,就没人敢小瞧我半下!

    “怎么着,”我冷笑,“韩公子这是看不起我郝枫啊,不想和我握手?!”

    说到后面的时候,我故意表现得不耐烦,甚至变得声色俱厉!

    玛德,我江枫人本善良,老子不想装逼踩人,谁成想,还就有那不开眼的家伙非要上赶着让我踩,狠狠踩,那好啊,我不介意仗着这个新身份,公报私仇一次!

    “不,不是的…你,郝枫?”

    “什么意思啊韩阳,你什么态度!”

    我‘恼了’,收回手,转身向楼下走,像是已经不想上二楼和这些家伙把酒言欢。

    “这…这是怎么了?”

    梁会长一下惊了,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连忙拉住我的手,同时转向韩阳,怒斥道,“韩阳,你小子疯了吗?人家郝公子主动和你握手,那是给你韩阳脸知道不?你可倒好,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给我滚,给我出去!”

    我站住,哼了一声不置一词!

    心中暗自对那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郝家,更加好奇。

    劳斯莱斯幻影说借出去就借出去,而且牛逼到就算心生怀疑,也不敢当着我们的面问,只能我怎么说,他们就怎么信!

    太牛逼了!

    见我面色不善,梁会长已经满头大汗,指着身边一个家伙说,“老陈,你赶紧弄走韩阳,这小子,净特么坏事!”

    …

    这件事处理的非常利索,而韩阳也似乎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不用别人再开口轰他,自己主动向一层的侧门跑,一分钟不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梁会长等人陪着笑,表情很尴尬地解释,“郝总,您认识韩阳啊?”

    “认识,”我点点头,“两个月前刚刚被我打了一顿,烟头摁丫脸上了…嘿嘿,看来这个韩阳没有长记性啊,还是那么健忘!”

    “啊?”

    梁会长一声惊呼,显然吓了一跳!

    似乎没想到我和韩阳竟然这么大仇,甚至曾经将烟头摁在这小子脸上。

    我笑笑,没所谓道,“怎么着,梁会长有意见吗?”

    “没,不敢…”

    对方脸上开始渗出汗水,原本整整齐齐的奶奶灰发型,也瞬间粘连到一起,变得乱七八糟。

    “那,咱们…继续?”

    “对,继续继续!”

    带我和墨芷舞上楼,刚刚在硕大的意大利生产的真皮沙发上坐定,梁会长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掏出看了一眼,对方有些尴尬地说,“郝总,不好意思啊,我接个电话,失陪,失陪了!”

    我点点头,做了个请便的手势,梁会长已经接通电话,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韩阳,你小子想干什么?嗯?你说他姓江?胡闹,我告诉你,给我打电话的是郝云大少的私人手机,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更是郝云最喜欢的几辆车之一,你小子还敢说什么人家是假冒的?你特么疯了吗…”

    梁会长躲到一边打电话,我笑笑,冲墨芷舞道,“梁会长挺会做人啊!”

    另外那些脑满肠肥的富豪大佬尴尬地迎合着我们也笑,大家心知肚明,这个梁会长耍了个滑头---当着我的面打了一会儿电话,他那些什么手机号码啊,车啊,听着像是斥责韩阳,其实是说给我江枫听呢!

    就一个意思,我们西京地方财团,无比信任你郝枫的身份,你说自己是就是,我们已经通过其他更可靠渠道证实过了,所以,哪怕真是冒牌货,一样不是也是!

    这些西京地方富豪大佬谁都没有坐下,站在那里,脸上陪着笑跟我和墨芷舞随便聊着。

    五分钟后,梁会长满面春风走回来,说。“郝总,那个韩阳不懂事,我已经狠狠斥责他了,请您放心,韩阳今天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来,大家请入席,我梁某略备薄酒,为郝总和墨小姐接风洗尘。”

    我点点头,又冷笑着纠正对方,“梁会长啊,我呢,提点小意见。”

    “您请将,请说!”

    “我和小墨还有老洪,我们对西京的印象一直不错…不满你说,我在西京待过一段时间,你没听出我的口音多少带着西京味儿吗?”

    “听出来了,听出来了…”梁会长谄媚地冲我笑,“我还奇怪呢,郝总说话怎么那么像我们这边的人…原来您在西京干过事业啊!”

    “倒不是,上学而已…”

    我岔开话题,“梁会长,我对西京这座古城印象很好,但对西京的投资环境深表担忧啊!”

    “啊?”

    对方蒙了,好像我们还没开始说任何一句这方面的话呢,怎么就‘堪忧’了呢?

    “梁会长,当然,西京商圈的精英们总体还是好的,但您应该听过一只老鼠坏掉一锅汤的说法吧?我认为,韩阳和他们韩家就是西京商界的老鼠,人人喊打的大老鼠!梁会长,也不怕您笑话我这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我就是不爱看见韩阳,不但今天,不但在这里,哪儿都不想见这逼!怎么样,梁会长为我郝枫办这点事儿,有难度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