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 先帮我个忙
    今天开始爆更,五更保底,上不封顶,第二更送上!

    ---

    墨芷舞和洪涛听着听着,脸色越来越凝重,洪涛甚至双手攥拳,叼着我递给他的白娇子,不时有两道青烟如同有形利剑般从鼻子里喷出,差不多射出半尺距离才散开,显然动了怒气。

    我冷笑,又道,“洪哥,芷舞,别的不说,山溪省委王书记的秘书,陈阳陈哥曾经很隐晦地向我透漏,哪怕在省委常委里,也有人对动乾通公司有不同意见,说是一切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因小失大!骂了隔壁的,我就不知道了,失大,失的哪门子大,还有比为民伸冤,铲除毒瘤更大的事情吗?”

    也许我的话题有些敏感,墨芷舞和洪涛都没接茬,只是脸色却相当难看。

    将这些情况尽量仔细说了一遍,我问墨芷舞,“芷舞,你不是说这次来西京,已经得到上级的授权吗?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老大是哪个部门的,能不能罩得住这件事?”

    “你干嘛问这个?”

    “芷舞,你还看不出来吗?现在的情况错综复杂不说,人家乾通水处理集团背后的势力非常大,你的后台如果达不到公安部、反贪局、国安…这样的背景,其实我倒是觉得…”

    顿了一下,又说,“芷舞、洪哥,你们别怪我江枫说话直,如果你们的背景不够大,我劝你们还是别掺和这事儿了,别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再把自己陷里面了!”

    墨芷舞捶了我一拳,恨声道,“江枫,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人家千里迢迢跑来西京帮你,你可倒好,不但不感激,还说这种丧气话!江枫,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不但有良心,而且还有人性!”

    我义正言辞,说,“芷舞,洪哥,我是和对方打了好几个月交到了,我回西京的时候刚刚入秋,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岚监给我打电话说,经过研究,一致通过提起前一个月转正!话说我七月中下旬去的沙山女监,来西京的时候还没到国庆节,可现在呢,还有几天过年了!”

    “真啰嗦,”芷舞蹙着秀眉,问我,“江枫,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这你还听不明白吗?”我嘿嘿笑着,“芷舞,你记得我干了一件什么牛逼的事情后连觉都没睡,赶得第二天一早的飞机?”

    “当然记得!”

    墨芷舞似乎想起那些和我朝夕相处的岁月,目光变得温柔起来,“枫啊,那一晚我们不是碰上一个假冒军队了吗?但是你可真够厉害的,一个人搅了对方的局,闹得丫上官晓倩和大墨镜搞不成战俘实验…”

    我笑笑,装逼道,“好汉不提当年勇!过去的事儿还说它干啥!不过芷舞,我得纠正你一下,那个部队的确有些奇怪,但很可能并不是假冒军人,而是的确存在…只是那次任务可能没有经过军区首长同意,私下进行,所以才显得底气没那么足,被我钻了空子…好了,不提这事儿,我想说的是,哥们能一晚上搞定军队,可是来西京几个月了,却拿乾通水处理集团没办法…你说,对方的背景得有多强悍!”

    我的话终于让墨芷舞和洪涛动容,也许他们还是低估了乾通方面的能量和势力。

    而对战的时候轻视对手,很可能就会铸成无可挽回的大错!

    到时候,特么哭都来不及!

    墨芷舞和洪涛对视几眼,说,“枫哥,我们的上级绝对有能力扛起这件事的,只是权力不在地方上,上面不可能做的太明显,为人诟病!但是出了问题,绝对能抗下,你就别担心了!”

    我有些震撼,没想到墨芷舞和洪涛的来头这么大!

    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我还是猜得出来,绝壁有军方大佬介入了!

    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因为和蒋淑山李侃以及田伯光接触多了,我已经大概能够判断出几个人的级别。

    田伯光和李侃应该属于处级,和西京刑侦大队的大胡子张哥一个级别。

    只是李、田二人来自核心权力部门,背靠的大树枝繁叶茂,能量远比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公安大队长大得多。

    而几人中,蒋淑山的身份最高,胡秘书他们不止一次说漏嘴,称呼蒋先生为蒋厅长。

    那么,蒋淑山至少也是副厅甚至正厅级别,放到一个地级市,就是市委书记、市长的角色!

    可这些人联手,动用恁大资源,依旧拿人家全通水处理集团没办法,可见官场上的事情实在太过错综复杂,甚至很多时候关系彼此交织,我中有敌,敌中有我,以至于搞得双方都傻傻分不清了!

    现在听到墨芷舞说话这么有底气,我顿时像打了鸡血般,浑身上下充满战斗的力量。

    “芷舞,洪哥,太牛逼了,你们就是我江枫的幸运星啊!”

    洪涛连忙摆手,笑着说,“别扯淡,我可和你没关系!哈哈,要说你的幸运星,那只能是芷舞妹子,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可是她生生从领导那里要来的助手呢,而且还是特批,连手续都可以后补这种特例!嘿嘿,你小子,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报答你家芷舞吧,丫头为你的事儿啊,可是费尽心机呢!”

    芷舞有些不好意思,抬脚踹洪涛,“涛哥,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呢?都告诉你不许和江枫讲,你可倒好,有一句是一句,一点没落下全说了,讨厌死了!”

    我也笑,似乎墨芷舞少有的表现出这种小女生的情怀,反倒更令人着迷了!

    英姿飒爽却又眼丝如媚!

    还真是一个狐狸精胚子…

    吃了定心丸,我又仔细听了听墨芷舞的想法,最后说。“芷舞,你和洪涛先不要管别的,正好有个急茬事儿需要你们配合!”

    “干嘛?”墨芷舞问我,“难道不该立即动用关系,在西京扫他乾通水处理的老底吗?”

    “你们这是打持久战的想法,可现在已经拖得太久了,双方都有些精疲力竭,所以拖下去对谁都不好,尤其对我们更不利!”

    我解释,“芷舞你想,乾通公司毕竟是西京乃至山溪省的地头蛇,他们耗得起,大不了买卖不干了,忍气吞声几年而已,而我们呢,你、我、洪哥,还有蒋先生他们,总得离开吧?”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