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6章 开着豪车去打架
    出了机场,我带着墨芷舞向出租车等候区走,她却一把拉住我说,“枫,咱们不坐出租,我有车的。”

    “你不能说‘我’,要说,‘额’!”我笑她。

    “不说了,才不要呢!”

    芷舞嘻嘻笑着,又将弹性十足的身体依偎在我身上,说,“枫,你知道吗,看见你站在接机口向里面看,我心里…唉,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是吗?那现在呢?你形容一下什么滋味。”

    “就是…哎呀,人家说不出来嘛,就是觉得生活真好,真的很好。”

    心生慨然,我跟着墨芷舞走向地下停车场,心想,她怎么车会有放在仙阳机场呢?

    只是这种好奇心很快被湮灭,晕死,当我看见墨芷舞走向一辆车的时候,瞬间呆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那是一辆,劳斯莱斯幻影!

    天,这车得四五百万起吧,办齐了落地,还不得六百万以上?

    我蒙了,直到墨芷舞打来车门坐在副驾驶位,冲我招手,这才傻乎乎跑过去,问她,“芷舞,这…这特么是你的车?”

    “当然不是我的,人家哪儿买得起这么高级的车呢?”

    芷舞笑笑,说,“上来啊,你有驾照吧?你来开,我可不认识路。”

    我怯火了,搓着双手推辞,“可不敢,我哪儿能开这种车,特么连钥匙孔都找不到的。”

    墨芷舞却坚持,说,“枫哥,这个车是上面特别派给我使用的,据说是京城某个公子的座驾,承了人家天大的人情呢!好啦,别墨迹了,机会难得,你就不想试试看么?没事啦,来,试试!”

    想了想,我一咬牙,坐上主驾驶位,索性球管!

    反正这半年多,我的生活已经充满各种无法解释的诡异,再多一次豪车驾驶的经历,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墨芷舞悉心给我解说,什么是无钥匙进入,什么是抬头显示,玛德,真特么高档。

    总算,十五分钟后,这辆劳斯莱斯幻影被我开上路,顺着机场高速飞驰向西京。

    直到这时,我才想起来问墨芷舞,“芷舞,你干嘛要开这么牛逼的车?你不觉得太扎眼了吗?”

    “嘻嘻,这你就不懂了…反正让你开你就开好了,本姑娘自有妙计!”

    我苦笑,真心搞不懂墨芷舞的想法,反正让我开我就开,装逼拉风的感觉,谁不喜欢啊!

    进了西京郊区,墨芷舞让我将车开向北高新,显得十分熟门熟路。

    我有些好奇,问她,“芷舞,难道你以前来过西京?怎么我觉得你比我还熟悉这一块呢!”

    这话并非奉承,现在西京经济建设发展极为迅速,在西部大开发思想指导下,作为西北五省第一重镇,西京市的发展直可谓日新月异,我在t市上了四年大学,又参加工作半年,回到这里后,很多地方已经不认识。

    所以,我才会奇怪墨芷舞对于道路的熟悉程度怎么可能比我还要强,她是如何做到的?

    墨芷舞便笑,说,“枫哥,你别管了,反正我知道怎么走就行了,你问那么多也没有用,该对你说的,我一定会说,不该说的,我一个字也不会提!”

    “那…行吧。”

    对于墨芷舞,我从来都是那种拿她没辙的状态,仿佛这丫头天生下来就是专门为了吃定我江枫,让我在她面前的时候无所适从。

    两人说说笑笑,大都是我在介绍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情况,而对于她这几个月去了哪里,芷舞却根本不提,我想,也许她们有纪律上的要求吧。

    只不过,我生怕剐蹭这么高档的车,因此开的无比小心翼翼,劳斯莱斯的驾驶乐趣,一分钟都没有享受到。

    墨芷舞突然问我,“枫,你这段时间和第五大哥联系过吗?”

    “联系了!”

    我将几天前专门回过一趟t市,并且把张斌介绍给第五迎风,同时出手为第五迎风做了一番治疗的事毫无保留和盘托出,芷舞点点头,长出一口气说,“我前两天刚出完任务,心里就像长了草,脑子里只有赶紧来西京,来找你…唉,人家都没顾得上去看望迎风哥,真是的,我太不好了。”

    “没错,你就是不乖!”我顺着她的话说了一句。

    结果墨芷舞却不干了,挥起小拳头狠狠打我,说,“好啊江枫,人家怎么不乖了?我是找别的男人了,还是和什么人私奔了?你干嘛这么说我!”

    “你自己说的啊,你说你不好!”我委屈得不行。

    墨芷舞却道,“我说可以,你不许说,就不许!”

    “好好,哎哟,你轻点掐我好不好?真是的,你这是要谋杀亲夫的节奏啊!”

    “嘻嘻,”芷舞发出阵阵坏笑,身体蜷缩进顶级豪车宽大舒软的座椅里,“哼,枫哥,你就一敢说不敢做的坏男人,你说我谋杀亲夫,那你到是要我啊,真正成为我墨芷舞的老公好了,这样,我杀了你,也算名正言顺谋杀亲夫了!”

    我又笑又气,这死妮子,都特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

    两人调笑着,墨芷舞甚至伸出手抱着我的胳膊,将头轻轻贴了上去。

    这一来,我开的更加心惊胆战,生怕一不小心将这辆卖了我的几家店面才能赔得起的豪车,开翻进沟里去…

    车停下的时候,正值晌午。

    我看着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甚至和周边高楼林立完全不搭调的灰色四合院,心生疑惑。

    下了车,墨芷舞也没有解释,拉着我向里走。

    我注意到院落门口没有挂门牌,处处透着神秘气息。

    刚想问她,墨芷舞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迎面,一个身材魁梧,两只眼透着杀气的汉子走上前,伸开臂膀给墨芷舞来了个熊抱。

    我正看着,就见墨芷舞双肘猛然向上抬,身子一缩,已经从那汉子怀里脱开,顺手一带,将我推了过去。

    “好!”

    对方喊了一声,足有碗口大小的拳头,带着呼呼风声,冲着我的面门猛砸过来…

    蒙圈了!

    这都几个意思?

    只有十分之一秒的愣神,眨眼间,我已经将重心从右腿换到左腿,中心脚猛然一撑,身体如同折纸般向后仰倒。

    铁板桥!

    拳头擦着我的鼻尖呼啸而过,甚至面颊被对方带起的拳风刮得生疼!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