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深情拥吻
    仙阳机场。

    我带着在来时路边买的大墨镜,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夹克衫的拉链解开,斜倚在服务台旁,耐心等待。

    打听好了,我从西京出发的时候,正是上午九点多,与此同时,从t市飞来的唯一一趟航班,刚刚起航二十分钟。

    算了一下时间,如果墨芷舞乘坐这趟班机,还有大约半小时,就会抵达这里。

    思索半晌,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墨战宇打个电话问清楚。

    对方倒是第一时间接通手机,问我,“小枫,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嘻嘻笑着,有些不好意思,打着哈哈道,“战宇哥,不,擎天哥…哈哈,我这不闲得蛋疼吗,忽然记不清楚你到底叫墨战宇呢,还是墨擎天呢…这不,越想约毛楞,就给你打个电话问候问候,并且求证一下!”

    “求证你个大头鬼!”

    墨战宇哈哈笑着,“你当我傻啊,你管我叫墨战宇还是墨擎天呢,反正都是我就行了…你小子,是不是想问芷舞的情况?”

    “知我者,大舅哥也!”

    “滚犊子!”

    墨战宇笑骂一句,又说,“芷舞是今天上午的飞机,说是和你联系过了,直飞仙阳,怎么,你们没有说好吗?”

    “说好了,必须说好了啊!”

    我放下心,和墨战宇闲聊几句,知道他也在外面出任务,说是准备一场军区级别的军演,最近非常忙。

    我当然不能细问,只是叮嘱墨战宇保重身体,等我从西京回去,给他带黄桂稠酒和锅盔馍。

    撂下电话,我的精神渐渐松弛,憧憬着和墨芷舞见面的那一刻。

    又不禁有些感慨,记起两个月前,我正是像现在一样等待陈倩和岚澜的到来,而也是那一次,我遇到英婕,并亲耳听闻飞机失事!

    脸色逐渐阴沉下来,脑海里显现出那个令人肝胆俱裂的传闻---造成两个月前那次震惊中外的空难,其实是乾通水处理集团一手促成,目的就是让他们公司一位身份显赫的执行副总人间蒸发,以空难的形式消失在公众视线里…

    就这样,我心潮起伏,既有等待墨芷舞到来的期盼,又不断闪过各种念头以及许许多多不同的人,亲人、朋友和那些与我有着万种纠葛的女孩子。

    半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随着接机大厅里播音员一遍遍播放航班抵达的消息,我随着人流向接机口走,寻找墨芷舞的身影。

    开始有客人出来,一家家一对对,三五成群,只是,直到班机上所有旅客走干净,我也没有看到墨芷舞出现。

    慌了,我立即给芷舞打电话,这次倒是能够接听的状态,但她却一直没有接手机。

    惶惑中,我踮起脚尖抻着脖子向里面眺望,身体却被两条如水蛇般柔软的胳膊从后面抱住。

    女人特有的清香涌入鼻息,我…身体瞬间僵硬。

    “枫啊…你还好吗?你想额没有?”

    是墨芷舞,是她的声音,虽然这声轻呼的语气显出一丝颤.抖。

    旋风般转过身,我伸出臂膀,紧紧将墨芷舞抱进怀里,哽咽道,“芷舞…你这些天跑哪里去了,你让我担心死了知道吗?”

    “嘻嘻,真没羞,大男人家家的,怎么还要哭鼻子呢!”

    芷舞将头藏进我的胸口,同样紧紧抱着我,良久才说,“额啊,还不是老样子,出去执行任务了…枫啊,额的身份比较敏感,组织纪律非常严格,所以没办和你联系…”

    抬起头,芷舞双手捧起我的脸,说,“不过这次额暂时不会离开你了,枫,额会陪着你,会和你一起干掉那些魑魅魍魉的。”

    低下头,我再也按捺不住,一口吻在墨芷舞那两片性感、唇线分明的烈焰红唇上,贪婪地索取,再索取。

    “哎呀,不要…唔~~~”

    墨芷舞挣扎一下,似乎觉得不好意思,做出推开我的动作,却在碰到我身体的瞬间,变成环抱,紧紧搂住我的腰,踮起脚尖热烈迎合起来。

    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一分钟也许一个世纪,当我们恋恋不舍松开对方,我笑了,幸福或者酸楚,说不清楚,只是笑,并且任由泪水在脸上肆虐。

    墨芷舞也有些伤感,显然被我的情绪感染,呜咽道,“坏蛋,你这是干嘛啊,你看看你,弄得人家也想哭鼻子了。”

    接机大厅毕竟属于公共场合,觉得我和芷舞就像观赏动物一样,被不相干的来往旅客指指点点,终于有些不好意思。

    双手从脸上重重抹过,我说,“芷舞,咱们先不说了,去拿行李吧。”

    墨芷舞晃了晃手里的旅行包,说,“没有随机托运的行李,额的所有东西都随身带着呢!”

    我想起刚才没有看见芷舞出来,便问,“对了,芷舞你从哪里出来的,我怎么没看见?”

    “嘻嘻!”

    墨芷舞掏出一个证件,在我眼前晃了晃,小嘴凑到我耳边,低声说,“枫啊,额可是有着vip中p的特别通行证的,人家走的贵宾通道好不好?”

    “你…行了,别额啊额的,你这一口夹生西京话,听得我都尴尬了。”

    “嘻嘻,就,就要额,额额额额额!”

    我也笑了,真拿她没办法。

    想到这个额,还是当时墨芷舞冒充从我老家去t市寻亲,和我指腹为婚的娃娃亲,我不禁捧腹大笑,指着她,前仰后合,“芷舞,芷,哈哈,好,我江枫的小媳妇当然必须说额了,以后都不许变!”

    墨芷舞也笑,显然想起那段和我朝夕相处,甚至一起泡在洗澡盆的岁月,不禁羞红了脸。

    “坏蛋!大坏蛋!不说了,人家才不说额呢,多难听,又拗口。”

    “真不说了?”

    “额就是不说,啊~~~”

    墨芷舞惊叫,发现自己竟然又说漏嘴了。

    …

    于是,在这样一种轻松且亲昵的相遇氛围里,我搂着墨芷舞的肩头,惬意又舒心地向咸阳机场外走去。

    阳光下,天是那样湛蓝,偶尔飘过一朵白云,在微风吹拂下,变换出各种形状,如同白云苍狗谣。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