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 这次真的来吗?
    定下大方向,接下来的商讨便具备明显的针对性。

    我和胡秘书围在蒋淑山的病床旁,开始深入探讨这件事情逐渐发酵后会出现的种种可能。

    仔细想来,尽管蒋先生提出的方案依旧经不起严格推敲,只要多掌握一些情况,仍然可以说漏洞百出。

    但总归通过连番部署,也算布下疑阵,为我们一方争取到一线机会,同时也赢得一段宝贵的缓冲时间。

    解释到这个份儿上,蒋淑山不再继续纠结这些细节,思索着开始说起他的后续想法。

    “小江,我先说,然后你补充,我们群策群力共渡难关!”

    “好,您请讲。”

    蒋先生让胡秘书在他背后又放上一个靠垫,换了个姿势坐直身体,徐徐开口。

    “第一,你去乾县没问题,但那里既然是六哥和乾通水处理集团的重要据点,我想他们一定眼线众多,任何风吹草动都很难瞒过他们的…所以,去可以,但要讲究方式方法!”

    我嗯了一声,等待对方下文。

    “我的意思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去,吸引对方注意力,而真正查六哥的却是别人…”

    “别人?谁?”问出这句话,我立即后悔。

    如果蒋淑山愿意告诉我,他一定会说将会安排谁谁谁过去,或者说,会帮我们引荐一下,到了乾县彼此有个照应。

    现在这种态度,已经暗示他派过去的人不会和我直接见面,也就是说,他将暗中埋下一个伏兵,所以我的话就显得很多余,也不具备组织纪律的敏感性。

    果然,蒋淑山笑笑,没有回我,只是说,“小江,你最好撇清和我的关系,我判断,王猛已经暴露并且被我方控制的情况,瞒不了多久的,因此你以原来的身份去乾县,其实对你而言魏未尝不是一种保护。”

    我点头,认可蒋淑山的提议,觉得姜还是老的辣,我只想着尽快找到那个什么六哥,尽快破案,并未通盘考虑这些细节。

    接下来,蒋淑山说了几个行动方案,我和胡秘书一起,三人反复论证,最终确定其中一个。

    大意就是,我作为明面人物高调回归,去乾县!

    只是并非寻访那个幕后主使六哥,而是直接找茬乾通水处理集团研发中心,而蒋淑山会安排别人暗中接应我,并且挖出那个藏在幕后指使这一切的六哥以及其背后的势力。

    而蒋先生本人,则坐镇总部,着手调查配合王猛下药的那个内鬼,而我、李侃、田伯光和大胡子张哥、林少校等人之前商量好的行动方案,必须重新作出调整,至于怎么干,等待乾县事了之后再议。

    说完这些,我叹口气,骂道,“草,蒋先生,唉,您说说这都叫什么事!这人生啊,还真是世事无常,您看,前天晚上我们还聚在一起商量行动计划来着,结果睡了一宿,您差点被毒死…这不,又要重新再来一遍,真特么草蛋。”

    蒋淑山却显得很豁达,反过来安慰我说,“小江,干我们这一行的,从入职第一天起就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嘿嘿,谁会不惜命呢?谁都想好好活着的,只是既然做了就得抛开七情六欲,练就一付铁石心肠和钢铁意志…没事儿,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你也别感叹了,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见多了。”

    我苦笑,摇摇头,终究没有再说话。

    后面的事情不需要我操心,自有蒋淑山和胡秘书等人安排,想来就是封锁消息,屏蔽通信信号,并且让王猛重新恢复工作,表现得尽量正常些,同时在这样一派祥和又紧张的气氛里,暗流涌动,深挖内鬼…

    从这个地方出来,我忽然意识到,时间差不多过去二十四小时,也就是说,我在蒋淑山这里呆了一个对时。

    糟了!

    掏出手机,飞快翻看短信,前一天墨芷舞发给我的那些信息。

    好像她说今天还是昨天来着,直飞仙阳机场,说这次是带着任务来专程帮我的,会陪着我面对难关,好好呆一段时间。

    抬起手腕,我将那块破旧的电子表和手机上的时间校对准确,立即给墨芷舞打电话。

    其实对于我和芷舞之间的感情,有时候觉得就像在做一场梦!

    奇幻、惊险、刺激、美好…总之,和平常生活状态不一样的梦。

    和芷舞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不过,正是那段她贴身保护我的日子,我们之间的情感迅速升温,而由于这个时间段我和岚澜正在闹分手,处于感情的空窗期,因此甚至一度将墨芷舞当做替代岚澜的正牌女友,想到和她谈婚论嫁,一起好好过日子。

    也许,墨芷舞是除了岚澜之外,我唯一想过厮守终生的女人。

    那时候我和陈倩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而我也只是将程瑶馨当成妹妹看待。

    至于郝茹,她早就在第一次将自己给我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明确,只会做我江枫背后的女人,不会真正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

    再后来,晨晖、洪蕾、英婕、小娥嫂子,甚至马雨茗、潇潇这些女人,都是我来到西京之后才产生的一段段旖旎情感…

    因此,墨芷舞对我而言有些特殊,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和别的女人不同。

    只不过,再深厚的情感也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袭,而这种长时间不见面甚至几乎没有联系的状态,让我和墨芷舞之间忽然生出一种难以言表的陌生感,以至于我都不清楚再次见到墨芷舞的时候,该以怎样一种态度面对她。

    电话没有通,又和以往很多次一样,处在关机状态。

    要不是手机上清清楚楚留着十几条芷舞发给我的短消息,我真不敢相信,她曾经联系过我,并且说这两天要直飞仙阳,来西京陪我。

    想了想,我给仙阳机场打电话,确认今天从t市飞往仙阳的航班。

    还好,只有一趟在途,如果我现在赶过去,而芷舞正好乘这趟飞机过来,我们说不定能在机场相遇。

    匆匆忙忙给陈倩发了一条短信息,告诉她重回西京女监的时间推后两天,我需要处理一些个人私事。

    打了一辆出租,不断催促司机师傅快快快,心里就像长了草,激动着、疯狂着。

    芷舞,我的女孩,真的要见到你了吗?

    ---

    调整作息,大家稍微养一下书,三月份,每天五更走起,大爆发!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