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斗智斗勇
    两名预审互相看看,和胡秘书还有书记员交头接耳说了几句,面色凝重对我说,“小江,事急从权,这事儿你别管了,我们不会记录在案,相关录像资料也会处理掉,放心,真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几个一起担着,不会让你一个人单独抗的!”

    点点头,我推门向外走,嘴里说着,“谢谢几位,这边就交给你们了。”

    胡秘书追上来,问我,“小江,你这是要干嘛去?下一步准备怎么干?”

    我加快脚步,迅速回答对方,“胡哥,我去见一下蒋先生,这件事得给他汇报…还有,我希望调整下一步行动计划!”

    站住脚,我黑着脸,目光中透着一股杀意。

    “胡哥,我想马上去一趟乾县,那个六哥,我得会会丫的!”

    “你,你是说…”胡秘书明白我的意思,但还是问我,“你想救王猛的老婆孩子?自己去吗?”

    “对!”

    双手紧紧攥拳,我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胡哥,我江枫的脾气您恐怕还不清楚,这事儿没听说就算了,一旦知道,而且还生出准备伸手管一管的念头,就特么必须去做!谁拦我也没戏,不行的,老子就得立马去!”

    “那…”胡秘书看着我,目光复杂,半晌才道,“行吧,先去见见蒋先生,听听他怎么说!”

    心情沉重,我和胡秘书回到蒋淑山的病房。

    此刻,蒋先生的精神已经明显好转,甚至正半靠在床头看当天的西京晨报。

    见我们进来,蒋淑山抬起头,直截了当问,“小江,问出结果了吗?”

    “有了!”

    我一脑门黑线,瓮声瓮气道,“蒋先生,我们已经查明,是乾县那边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指使王猛下的药,领头的叫什么六哥,据说在当地挺有势力…”

    迅速将从王猛口中得到的供词和蒋淑山说了一遍,最后我道,“蒋叔,我想立即去一趟乾县,目前看来,王猛的前妻和儿子,很可能存在生命危险,唉,都不知道现在过去还来不来得及!”

    蒋淑山仔细听着,双手扶着额头,沉吟半晌说,“小江,你先不要冲动,让我想想…”

    “还想什么?”

    我有些着急,大声道,“蒋先生,事情都明摆着,现在两个无辜老百姓存在生命危险,我们还有时间犹豫吗?越耽误越坏事,他麻痹的,我从西京赶到乾县,最快也要两个小时,等我再找到六哥,特么黄花菜都凉了啊!”

    “你也知道来不及!”

    蒋淑山瞪我,“江枫,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就是一付臭脾气、急性子!盲目行动,打草惊蛇,你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你就没想过,一旦被六哥的人发现事情暴露,他们会怎么做?是不是即便还没对娘俩下手,即便还有别的打算,也不得不立即动手杀人,斩草除根?”

    “可…”

    我苦着脸,“可难道就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看着王猛老婆孩子被他们控制,最后弄死?”

    心中恨极,怒不可遏,我抬腿一脚踢在墙上,踹下大片墙皮。

    蒋淑山叹口气,苦笑着点点我,“你啊…行了,我同意你去乾县,不过,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当什么孤胆英雄!江枫,你听好了,我送你四个字,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多想想这四个字,然后再做决定!”

    “哪四个字?”

    蒋淑山面色严峻起来,声音也变得异常严肃,一字一顿,“谋定后动!”

    我的身体僵住,从心底向外打了个激灵,终于道,“谋定…后动,好一个谋定后动!”

    慢慢坐下,我问,“蒋先生,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见我总算稍稍平静,蒋淑山笑笑,“小江,我先提提看法,如果觉得不完善,你可以补充…”

    说到这里,蒋先生想了想,让胡秘书立即和预审员联系,确认王猛是不是已经将下毒成功的消息传回乾县。

    我冷着脸,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老天保佑,最好别传回相关信息啊…

    几分钟后,胡秘书举着手机听预审员的回话,连连点头。

    “蒋厅…先生,据王猛交代,他下毒之后没有机会及时打电话,只是在昨晚我们抓他前,曾经给他前妻手机上发了一条消息。因为担心电信那边会留下记录,因此用的是双方提前约定好的隐语,我们已经查看了手机,这条消息是,老婆,我今天煮了粥喝,身体舒服多了,勿念。”

    我立即问,“胡哥,王猛说没说这暗语什么意思?”

    “说了,就是通知六哥,说已经将十八反的两味药下到稀饭里,行动顺利执行!”

    “草!沃日…”

    刹那之间,我心如死灰,觉得真特么草蛋,忙活一溜够,临了临了,还是没能挽救两个可怜人的命运。

    蒋淑山却似乎没有那么沮丧,沉住气问,“小胡,对方回信息没有?什么时候回的?”

    “回了,很简单,就是几个字:好的,保重身体。”

    支着下巴,蒋淑山沉吟着,良久又道,“这样,你们安排王猛立即给家里打电话,让他前妻和儿子分别和他说话…内容嘛,就说今天上午才知道,出了点意外…说我蒋淑山昨晚临时有事出去,稀饭没有来得及吃,现在已经送回厨房,问对方该怎么办?”

    我插了一句,“蒋先生,这能行吗?差不多过去十几个小时了,突然打电话,难道六哥他们就不会怀疑?要是我,我就会想是不是警方做套在诈我呢!”

    蒋淑山叹口气,反问我,“小江,那你说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对方就算有疑心,也比他们下决心杀人更好吧?换位思考本身就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你不是六哥,你的想法只是一种可能!”

    倏然间,蒋淑山那一惯云淡风轻,沉稳异常的面色,显出一股肃杀的决绝来,“听着,我们宁可引起对方怀疑,让他们猜不透王猛是否暴露,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也绝不能让丫的动了杀机,从而不顾一切痛下杀手!”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