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 真相浮现(祝大家新年快乐)
    刷!

    清晰可见!

    王猛的脸色一下变了,惨白,转而又青一阵紫一阵,就像忽然成为变色.龙那样。

    他戴着手铐,双手无法从容活动,却拼命将纸杯向外推,好像那混合了海马补肾丸和橘红痰咳颗粒的纸杯,就是丫王猛的催命符,是毒药!

    “怎么,不想喝?”

    我冷笑,低下头,嘴贴近王猛的耳根,“王猛,你觉得有问题吗?你看,这两味药都是从你房间里找出来的,多好啊,啧啧,海马补肾丸、橘红痰咳颗粒,很常见啊,而且还都打开了…告诉我,这说明什么?”

    “同、同志,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

    我一把将王猛的头发揪起,“哥们,你不明白没关系啊,我告诉你好了!”

    转过来,我冲已经被我拉得头向上扬起,脖子梗梗着的王猛道,“药是从你房间发现的,说明它们就是你的!而且,两种药都已经打开,我看看…嗯,一个用掉半包,另一种也没了三分之二…也就是说,这些天你一直在服用!”

    王猛口中嗷嗷地叫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眼神却出卖了他心底的惊慌,显然吓坏了。

    两个老预审站起身,想要说什么,胡秘书却一伸手,拦住对方,示意一切由我江枫处理,他们先不要动,稍安勿躁。

    “你的药,你一直在吃…”

    我笑笑,人畜无害,“兄弟,我很奇怪,老子帮你用药而已,你至于这样怂吗?不就是两种药混到一起吃嘛,还省事儿了,对不?来,别怕,张嘴…你踏马的给我张嘴!”

    说着,我直接将一杯热水泼在王猛脸上,伸手卡住对方下巴,一托一挺,已经将王猛的嘴顶开。

    “喝!”

    一包橘红痰咳颗粒全都倒进王猛口中,没等他向下咽,海马补肾丸已经举到王猛的嘴边,同时我手一抖,一袋提前预备好,打开口的清肺消炎丸已经倒了进去。

    啪!

    手猛然向上抬,捏住对方鼻子,顺着喉咙往下猛然一捋…

    咕咚。

    王猛无法呼吸喘不上气,不由自主张开嘴.吸了一大口气,而橘红痰咳颗粒和清肺消炎丸已经顺着他的喉咙吞咽下去大半!

    “啊~~~”

    这货狂吼,被锁住的双脚和身体剧烈颤.动,力气大得吓人,连带着铁质座椅都跟着滑开半米多的距离!

    “啊~~~你,你给我吃的什么?啊~~~我,我要死了,死了啊!”

    王猛喊着,戴着手铐的双手拼命向嘴里抠,低下头,发出阵阵干呕。

    我闪开,冷然看着对方,双手抱在胸前,不置一词。

    两个预审员以及那个书记员慌了,推开椅子向我冲过来,一把推开我,大叫,“你干什么?卧槽,麻痹的你要弄死他吗?”

    我笑笑,心知他们几个其实并不清楚我到底干了什么,只是看到王猛痛不欲生的样子,以为我向对方做了什么恶劣举动呢。

    胡秘书也跑了过来,拉着我问,“江枫,你丫的,你小子真给他喝了啊?天,这特么可要出人命啊!”

    这句话出口,王猛忽然不挣扎了,嘴里吐出白沫,身体瘫软在椅子上,浑身抽搐,裆.下滴滴答答一片潮湿,竟然吓得昏过去,并且大小便失禁。

    我大喊,“别特么乱来,你们别动!”

    几人有些发蒙,我拨拉开他们,一个箭步来到王猛面前,回头低声说了一句,“没事,丫死不了的,我没给他吃那个!”

    说着,我将手里清肺消炎丸的空袋子亮了一下,叫道,“胡哥,你们几个后退,麻痹的后退听到没有,别坏事!”

    几人不动了,除了胡秘书大口喘着粗气,好像放下心之外,另外两个老预审和那个书记员,则一脸懵逼看着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

    “几位大哥,我没对他怎么样,你们放心好了!”

    宽慰一句,我伸出手,抡圆胳膊,啪地一巴掌,狠狠搧在王猛脸上。

    骂道,“草,现在知道害怕了?吓晕了?骂了隔壁的,你也有今天是不是?”

    哎呦叫着,王猛长长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瞬间涕泪横流,嘴里不停地嗷嗷乱叫。

    我蹲下,盯着对方的眼睛。

    “王猛,猛哥!”伸手轻轻拍着丫的脸,“你想不想活?”

    “想…啊~~~想啊~~~”

    “别叫!”

    我冷笑,“你也知道海马补肾丸和橘红痰咳颗粒不能混用?你也知道同时服用的结果会死人?草,麻痹的,当时你给蒋先生做饭下药的时候,怎么不想着自己也会有今天?说吧,谁让你干的?谁告诉你这两种药不能混用的?是什么时候?你们怎么联系的?”

    抬起手,我看着那块永恒挂在手腕上的旧电子表,“药物在胃液中消化需要时间,我知道的是,大概五分钟就能分解掉!王猛,你还有五分钟时间,要是你交代了,我们立即安排人为你洗.胃…放心吧,只要好好配合,你特么死不了!”

    这货看着我,呜呜地哭,特么就像个可怜的孩子一样,眼泪混着鼻涕流进嘴里,比死了亲爹还要难受的样子。

    “谁指使你干的?”

    “六,六哥!”

    “六哥是谁?长什么样?住哪里?”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就是在我们家乡那片很有名,据说黑白两道通吃,手下好多小弟,特有范儿。”

    “你老家哪里?六哥怎么告诉你的?你肯定知道这样干会死人,你为什么会答应他?”

    这次,王猛回答的比我问得还要快,“我老家在乾县红铜乡,六哥的生意很大,据说手里有人命,还贩毒…”

    “贩毒?”我瞳孔收缩,咬着牙,“继续说!还有四分钟!”

    “上次给我前妻打电话,她说孩子要去外地念高中,成绩不好家里又没钱,只能选择上民办校…您也知道,现在民办校一年学费好几万,再加上杂费生活费,三年高中没有十几万块钱下不来,我,我哪儿弄这么多钱啊!”

    王猛呜呜地哭,嘴却不敢停,“当时我傻眼了,结果,电话却被一个人抢过去,他开口了我才知道,是六哥…”

    ---

    前些天身体不太好,过年事情又多,唉,不说了,祝愿书友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