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9章 你可以喝了
    最近太忙了,身体又得病,因此更新不稳定,抱歉,给大大们跪了。

    ---

    尽管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蒋淑山下手,但仅仅这一条,就足以让乾通水处理公司整个被干趴下,吃不了兜着走!

    我点点头,伸手拍了拍胡秘书的肩膀,冷笑道,“胡哥你放心,我既然猜到他们通过什么办法搞事,就有信心短时间内搞定对方,一举取得突破!”

    不再继续盯着审讯王猛,我和胡秘书来到这个厨子的住处。

    根本没费吹灰之力,我们很容易发现王猛的房间里果然有一些中成药。

    看来这家伙有恃无恐,觉得我们没有人懂得这些高深奥妙的医术,所以索性连藏都不带藏的,就放在最明显的地方。

    而且王猛的招数显然奏效了,这不,包括胡秘书在内,安保人员恐怕将厨子的房间搜了不下十次,愣是对这些常用的,贴着国药准字的中成药没有起疑惑。

    当然或许也拿去做了化验,但只要想不到那些十八反十九畏的药物组合,肯定发现不了任何端倪的…

    我仔细看着那些药盒子,并且随手翻动,果然看出门道了。

    “胡哥,你看这个。”

    我指着一盒打开的橘红痰咳颗粒和海马补肾丸,冷笑道,“胡哥,其他那些药都是幌子!问题就出在这两盒药上!”

    胡秘书点点头,面色也有些凝重。

    “胡哥,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之前的解释?橘红痰咳颗粒里含有半夏,而海马补肾丸中则有乌头碱,经典的十八反,绝对不混在一起服用的!麻痹的,他王猛以为咱们没人知道这里面的门道,所以根本不在乎…”

    “是啊!”

    胡秘书不断叹息,“小江,今天要不是你,我们不定还要被这小子瞒多久呢…”

    我笑笑,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不行了狗屎运,碰巧了嘛!而且主要是时间太紧张,不然,以预审专家的能力,绝壁能够审出实情的。”

    胡秘书也笑了,递了根烟给我,问,“小江,下一步该怎么办?”

    “带上药,咱找丫去!”我嘿嘿笑着,“直接甩丫王猛脸上,我看他还有什么好说!”

    重新回到审讯室,胡秘书进去,低头和三名预审员记录员说了几句,冲着单向玻璃招手。

    我绕过去,推门而入。

    审讯的主位已经留了出来,胡秘书示意我坐下。

    王猛的面色有些迟疑,似乎不明白我是谁,看着很年轻的样子,怎么就成为主审了。

    “你叫王猛,是这里的厨师?”

    “是的。”

    “年龄三十八岁,有超过十五年的厨师从业经历?”

    “对的,长官,这些情况不需要问了吧?我都说过很多次了啊!”

    我啪地一下合上卷宗,“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多余的话不要讲!”

    又冷冷盯着对方,“王猛,不要叫什么长官,现在是新社会,不许乱称呼。”

    “好,好的。”

    王猛看着我,眼中闪烁着一丝很复杂的韵味。

    也许有怀疑,有惊恐,但更多的还是不屑吧。

    我心道,你小子不要狗眼看人低,觉得我年轻好糊弄!

    尽管没有对进行过审讯方面的专业训练,但我对人性心理,尤其犯罪心理方面的把控,却不输于任何一个老资格的预审员。

    “性别?”

    “男。”

    “籍贯?”

    “浙江嘉兴。”

    “家里有几个人?”

    “父母都还健在,我已经离婚多年,和前妻有个女儿,跟着她妈妈过。”

    “主要社会关系有哪些?”

    “哎呀,这可就多了,”王猛有些迟疑,“七大姑八大姨的,老多了,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过来啊。”

    “说不过来就慢慢说,我们没关系,有的是时间听。”

    “那…好吧,唉!”

    王猛叹口气,故意苦着脸说,“我大舅是农民,在乡下种地,二舅是小商贩,在县城开了一间杂货铺,日常销售五金土产…”

    我听着,一言不发,静静等候王猛喋喋不休说个不停。

    旁边的两个老预审和书记员都没说话,脸很平,表情严肃。

    我不知道他们对我的方式是不是认可,但也没多想,反正我也没有经过正规训练,就是野路子一个,爱咋想咋想吧。

    我不吱声,王猛只好一个个不断说着,说几句抬头看我一眼,然后继续苦思冥想,将那些谁家丢了一头猪,谁和谁搞过破鞋,诸如此类有的没的,全都往外交代。

    我冷笑,扯吧,尽情扯吧,一会儿老子倒要看你丫还怎么扯下去!

    大概过去十分钟左右,王猛说的口干舌燥,终于忍不住停下来,问我,“同志,能不能让我喝口水啊,嗓子冒烟了啊!”

    “行!”

    我站起身,终于等到机会了。

    拿着一次性纸杯接了一杯水,转身的功夫,我已经将那两盒药抓在手里。

    “喝吧,喝完好好说!”

    王猛连连点头,装作很感激的样子,从我手中接过水,由于双手铐在一起,只能捧着,这就要往嘴里送。

    我却突然按住,“很渴是吧?想喝水吗?”

    “啊?对,对的,想喝水。”

    “王猛啊,我怎么觉得白开水没滋没味的,喝着不爽呢?”

    “什么?这位小同志,您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小同志?小,小你个鬼!”

    我冷笑,一手按住对方的手,一手将橘红痰咳颗粒和海马补肾丸逃了出来。

    “王猛,你说我要是给你的水里加点料怎么样?是不是会更好喝?”

    我笑着,一付人畜无害的样子,“这两盒药都是从你房间找到的,而且已经开过封,看来你应该经常服用吧?那正好,吃药要具备连贯性,我可不希望你断了药,对身体的治疗效果降低了,那就不好玩了!”

    说着,我动作清晰、缓慢,却十分从容地将两种药混在一起,当着王猛的面,一点点倒进纸杯里。

    瞬间,王猛脸色大变,看着我,嘴唇都有些哆嗦了。

    松开手,我语调很轻松,“王猛,喝啊,你丫不是口渴了吗?现在水和药都放在你嘴边,你麻痹的,怎么不喝了?喝,现在就给老子喝!”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