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形势急迫!
    这个女人在当地很活跃,而其之所以活跃,正是因为她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巫婆,也就是跳大绳的!

    这种身份在当时属于被改造被镇压的对象,宣扬封建迷信不可取,一切都要讲究实事求是,相信科学,要成为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

    所以她解放后便转入地下,行踪飘忽且神秘,又因为该地区少数民族杂居,据任逍遥老爷子讲,光是他知道的就有二十几个民族,居民成分非常复杂。

    考虑到影响不好,当时,政府也没有采取大动作抓捕这些宣扬封建迷信的人,因此在民间便存在一些这样的漏网之鱼。

    调查一番后,一切的线索便集中在这个巫婆身上。

    作为书记员,任逍遥参加了对那个巫婆抓捕后的几次审讯。

    当时的公安大都是从部队上退伍下来的战士,年龄大了转业到地方,仍然保持着军队里的作风,严格遵照上级的命令行事,做事直来直去,这样当然问不住那个女人。

    据任逍遥描述,他参加的几次预审,公安干警直接问对方为什么要做这种反社会的行为,煽动老百姓破坏基础设施,损害公共财产,那巫婆反倒很委屈的样子,说什么她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政府不能冤枉好人。

    如果非要说她反社会,那好,拿出证据来。

    如此,审讯员麻爪了,哪儿有证据啊!

    一来人家没有亲自动手,二来,从那些被抓住的老百姓嘴里,能问出的也是承认坏事都是自己干的,别的一概不说。

    问的急了,就说政府惩罚我吧,关起来或者枪毙我认了,但我真心没有想着那样做会影响安定团结啊!

    事后分析,老百姓也没有故意骗人,他们只是分不清好坏,或者说,因为知识层次太低,愚昧无知,被巫婆这女人利用了。

    当时听老爷子讲到这里,我就很奇怪,直接提出疑问,为什么多起案子发生,而且作案人员还是没有经过‘反审讯’训练的老百姓,可公安愣是没有很快得出是谁在幕后主使的!

    这一点太令人生疑啊!

    老爷子解释,因为对方巧妙利用了人性心理!

    那个巫婆后来被证实是宝岛那边留下的潜伏人员,就是特务,但她很深入研究过人性心理学,通过一个很简单的方式,就能让这些老百姓不但为她做事,而且还维护其安全,甚至直接将一个脾气火爆的转业军人气的神经不正常!

    方法就是,歪曲风水的说法,利用人们迫切希望祛病除灾的心理,搞事儿!

    风水一说,我是有些相信的,毕竟几千年传下来的周易理论,一定有其特别之处。

    而且我多年研习中医,心里明白,这其中有些地方其实存在相同之处。

    但那个巫婆根本不懂得什么寻龙点穴、罗盘定位的门道,全凭一张翻花嘴,以及以前特训时候学到的瞒天过海手段,让那些找她看风水,跳大绳治病祛灾的老百姓深信不疑,后来又一传十十传百,被更多的人视为神明。

    等到积攒下很高威望,这家伙就开始说了,某某某,你家孩子为什么得病?因为你家祖上没有积阴德啊!

    老百姓当然要求教对方,问什么办法才能治好孩子的病?

    她就说,要去什么东南方向,在一棵老槐树下挖沟,不管挖到什么一概切断,这样才能斩断孽缘,消除鬼魂干扰,让孩子身体好起来。

    有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做,结果,挖下去才发现地底下埋着电缆,可咋办呢,神婆说了,不管遇到什么全都砍断,只能干了再说。

    然后很奇怪,孩子的身体竟然真的一天天好起来,于是,一桩案例被神话,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相信,甚至顶礼膜拜!

    听老爷子讲的时候,就有同学问,这怎么可能呢?难道就这么搞一搞,人家老百姓家的孩子病就治好了?

    任逍遥老爷子摇头,怎么可能呢,只是那女人暗中积攒了当时他们大撤退时留下的一些西药,比如建国初期短缺的盘尼西林,偷着用在孩子身上,病倒是治好了,可和挖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但病人家属不知道啊,以为她就是神明转世,托身在巫婆身上了,于是便什么也不在乎,不管不顾去做那些无意中破坏公共设施的行为。

    而由于最开始审那巫婆的时候,预审员没有经验,被她各种讽刺而且口口声声说污蔑她的清白,甚至后来还有不少村民自发跑来求情情愿,影响很不好,导致一名预审员压力太大精神失常…

    直到后来从省城派来一名老资格干过多年地下工作的老公安,也是费了些功夫才击溃巫婆的心理防线,从而让案情昭雪天下。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任逍遥老爷子对人性心理学产生了浓厚兴趣,这才在经过几十年艰苦努力的情况下,努力学成神州心理学领域的泰山北斗式人物…

    我将这个故事简明扼要说给胡秘书听,他这才恍然大悟,连声说着惭愧。

    我笑道,“胡哥,其实我能看出来,这个王猛并没有接受任何专业的反审讯训练,只要时间充分,那几名预审专家肯定能找到突破口,一举攻克其心理防线的!”

    胡秘书苦笑,“小江啊,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事实上,从抢救蒋厅…蒋先生,到锁定目标,再到开始提审,最后耗到现在,过去快十个小时了,审讯王猛这家伙也有六七个小时,但一点进展也没有…唉,时间不等人,我们耗不起,心里着急啊!”

    我点点头,明白胡秘书的苦衷。

    的确,现在对敌我双方而言,时间是最重要的,也许延迟战机,就会决定这次全面开战的胜负,甚至左右其后一系列行动的走向,谁先突破,抢得先机,谁就有可能是最后那个胜利一方!

    对我们而言,好消息是蒋先生这个最关键的中枢人物生命无忧,不好的是,却不能从王猛这里取得突破口,从而也许能让对方抢在我们查出端倪之前,消除一切对其不利的证据,从而躲过这次灭顶之灾!

    骂了隔壁的,这可是直接对身份神秘的特殊部门干部下手,要人家蒋淑山死!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