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发现端倪!
    思忖片刻,我说,“蒋先生,胡秘书,我的确想到了一些情况,这么说吧,对手向蒋先生下的毒药,应该不是通过西医手段,或者化学手法研制出来的毒药,因为我没有从蒋先生血脉的杂质里提取到任何一点无机物成分。”

    蒋淑山和胡秘书都有点听呆了,老半天才胡秘书问我,“小江,你…难道,难道你连这个也能分辨出来吗?就凭把脉?有机物、无机物?天,说的太神奇了吧!”

    我笑笑,“中医理论本来就是玄之又玄的东西,其实我的水平也就是门外汉,最多只能算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根本算不上登堂入室!”

    胡秘书却不信我的话,说,“江枫同志,我不信,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大师呢?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感觉你就是医道圣手,隐藏在滚滚红尘中的医道名家!”

    我笑了,果然是靠笔杆子吃饭的主儿,这话说的,弄得我竟然有些老脸微红,都不太好意接对方的话。

    “我真没那么大本事!”

    最终,我知道不能再被对方无限制夸下去,只好道,“蒋先生,胡秘书,这么说吧,有机物孕育了生命,无机物则是死物,在中医上讲,属于没有灵气的东西!我之所以判断蒋先生中的毒是从某些动物、植物身上提炼出来,而非西医合成的毒药,完全基于我从那些血液中沉淀的杂质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灵气…哎呀,和你们说可能你们也不懂,举个例子吧,比如枯死的树木,你如果不走近看,只是远观的话,是不是有时候会产生一种感觉,就是这棵树还活着?而你看那些大石头,就算离得再远,哪怕模模糊糊呢,是不是只要知道它是块石头,就不会认为其有生命迹象?”

    见二人似懂非懂却频频点头,我只好苦笑,又道,“不去琢磨这些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你们只要知道蒋先生中的毒并非特别研制的毒药,而是某些看似无毒无害的药物,通过一定比例配比后产生很大毒性,从而伤及蒋先生身体健康,甚至危及他的生命就可以了!”

    “那,小江,你分析出这个又能说明什么呢?”

    “说明什么?”

    我冷笑,“我们只要判断出到底是哪些药物配比产后生毒素,是不是就有线索了?”

    见两人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便进一步解释道,“这么说吧,比如,我分析出这些毒素里包含半夏和乌头的成分,是不是就知道它们犯的是十八反里面的哪两个‘冲’?于是,咱们可以顺藤摸瓜,根据这条线索仔细查查哪些药物中包含半夏和乌头,然后从那个家伙购买的药品上查,看看他是从什么地方买来的,或者,如果能从他的住所发现那些普通的药物,是不是可以直击其软肋,揪住这一点不放,问他谁给他的药?”

    “药?你是说,普通的药材吗?”

    “对,比如,半夏主要用在化痰、燥湿健脾、降逆止呕作用的中成药中,比如很常见的百咳静糖浆、橘红痰咳颗粒等治疗咳凑的药物中都含有半夏的成分,而乌头类药物均含乌头类生物碱,对心脏毒性极大!其中以雪上一枝蒿毒性最剧烈,一个成年人,如果口服150ml即可中毒,是川乌、草乌毒性的几十倍!而海马补肾丸、大活络丹、健步壮骨丸、强力天麻丸等中成药中含有乌头,但这些药又不是毒药,看起来就是普通的中药而已,可如果把它们混在一起呢?您想一下,一个做饭的,具有高温加热药物的便利,是不是很可能造成十八反?”

    “啊!”

    胡秘书的脸色忽然变了,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我笑笑,问他,“为什么你们明明知道那个做饭的疑点很大,却耗掉好几个小时审不出来谁在背后指使他,胡秘书,您想过没有,人家背后有高人指点啊,换成你是他,如果有人提前指点你,而且那些审问你的人又抓不住要害,问来问去问不到点子上,那好,你是不是反而越来越心安?因为找不到证据,发现不了那些所谓的‘毒药’,你心里很有把握,甚至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审问你的家伙只是在装腔作势罢了…对不对?咱们审案子,认证、物证、口供,三要素只要有一条就可以定罪,但现在认证肯定没有,口供人家也咬得很死,得不到,而如果找不出物证来,凭什么让那家伙认罪伏法?凭啥?”

    胡秘书眼睛亮起来,看了看躺在病床上面带微笑的蒋淑山,伸出手,和我两手紧紧相握,“好家伙,真有你的!我们找遍那小子的房间,根本找不到一丝毒药的蛛丝马迹!原来这里面还有着说道呢!太好了,小江同志,你来的太好了,这下我看那家伙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站起身,对蒋淑山道,“蒋先生,这些都是我的判断而已,现在还不能确定为最终结论!唉,中医药理论太博大精深了,甚至有些十八反十九畏也被证明为其实并没有那么大危害!而且,数万种药物之间都可能进行配比,我肯定有很多不知道对冲、对犯的配方,所以还不能太乐观了。”

    胡秘书却说,“小江同志,我们索性一起去查一下那家伙的房间,至少看看他有没有购买这些中药啥的啊,如果房间里有某些药物,说不定你就能看出猫腻来呢!嘿嘿,我说呢,咱们完全不懂,专家也是西医,就算找遍他的房间,要么注意不到那些常用药,要么即使注意了,但将那些中成药拿去化验,也肯定发现不了问题,因为人家肯定就是从药店正常买来的,检查也没有球用!”

    我听斯斯文文的胡秘书竟然爆了粗口,也觉得有些好笑。

    蒋淑山点点头,对我说,“好,我同意小胡的意思,小江啊,你就辛苦跑一趟吧,去看看那家伙到底有没有买什么互相犯冲的药!”

    ---

    最近太忙了,年底快到了,忙成狗了...我的错!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