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 十八反十九畏!
    “药物组合?这话怎么说?”

    蒋淑山尽管身体很虚弱,但还是催着我问,“小江,你这话什么意思?”

    “蒋先生,这么说吧…”

    我斟酌着,想着通过什么方式才能将我想要表达的话说准确。

    “中医理论您有没有做过一些研究?”

    “多少知道点吧,我喜欢周易,中医的很多说法不是和周易一脉相承吗?”

    “对!”

    我点头,“蒋先生,所谓‘十八反十九畏’的说法您听过没有?”

    “十八反十九畏?这是什么?”

    “这么说吧,中医理论上,所有的药物其实都是带有一定毒性的,只不过大都可以通过人挺新陈代谢,从血液循环、汗液循环、呼吸、消化等等方式正常分解、排泄出去…当然不单单中医是这样,西医上的化学合成药物,毒性其实更大,只是治病效果远远大于药物本身带来的副作用,因此才不被人们重视。”

    “嗯,你接着说。”蒋淑山若有所思。

    “中医上的‘十八反十九畏’,是指医生开处方的时候,不能让有些药物合用!因为一旦合用,其后果会产生各种难以控制甚至危害性命的副作用。在古代,十八反十九畏泛指那些可以产生相互作用的药名,并在金元时期概括编成了口诀。”

    我解释着,随口说了两句,“比如,十八反口诀:本草明言十八反,半蒌贝蔹芨攻乌。藻戟遂芫具战草,诸参辛芍叛藜芦!解释一下,第一句:本草说的是《神农本草经》,里面明确指出了十八种药物的配伍禁忌。第二句:半(半夏)蒌(瓜蒌)贝(贝母)蔹(白蔹) 及(白芨)攻击或与乌(乌头)相对,对冲,绝对不能用在一个药方里,而第三句说明藻(海藻)戟(大戟 )遂(甘遂)芫(芫花)都与草(甘草)不和,到了第四句:诸参(人参、丹参、沙参、玄参等所有的参)辛(细辛)芍(赤芍 白芍)与藜芦相背叛…所以,十八反通俗解释了这些药物之间的关系,禁忌使用和带来的后果!”

    蒋淑山尽管身体很虚弱,但听了我的解释,还是不断点头,甚至开口说,“小江不错,你竟然懂得这么多,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我不好意思笑笑,说,“蒋先生,我外祖父家里世代行医,到了他这一代,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老中医,我这点道行,都是传自老爷子的!”

    “难怪,怪不得呢!”蒋淑山微微点头。

    我又道,“还有十九畏,比如这样两句:丁香莫与郁金见,牙硝难合京三棱。川乌草乌不顺犀,人参最怕五灵脂。都是药物之间相克相生的关系,说的通俗易懂!”

    蒋淑山听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虽然没有再说话,表情却很明显鼓励我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胡秘书拿着那些化验单据回来,递给我说,“小江同志,你先看看,找找里面是不是有些什么门道!”

    随手接过,我一边翻看之前抢救蒋淑山的专家给出的鉴定报告,同时顺口继续道,“中医药物配伍分为:相须、相使、相畏、相恶、相杀、相反这几种,我们常说的十八反,是指两种药物相反,不能混用。再比如,《神农本草经?序例》指出‘勿用相恶、相反者’,‘若有毒宜制,可用相畏、相杀者尔,勿合用也’。而且自宋代以后,将‘相畏’关系也列为配伍禁忌,与‘相恶’混淆不清。因此,‘十九畏’的概念,与‘配伍’一节中所谈的‘七情’之一的‘相畏’,涵义并不相同。”

    我说着,蒋淑山和胡秘书听得云山雾罩,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很兴奋,看向我的目光也变得带出一些好奇和尊敬来,似乎没想到我江枫竟然也是医道高手。

    仔细将那些通过现代西医手段做出的检查报告浏览,我微微闭上双眼,开始进入古井无波的冥思苦想。

    从西医检查结果上反应,蒋淑山无疑属于中毒,并且所中的毒药还挺厉害,甚至即便病情控制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他体内多项重要指标仍然不正常,属于随时可能病情突然恶化,危及生命的情况。

    只不过,西医的检查结果并不能传递出更多信息,因为如果直接能诊断出最根本的病因,那还需要担心个毛线啊!

    不管能不能有效治疗,知道根本病原,总归比这样吊着悬着强。

    然而,西医专家得不出明确结论,不代表我江枫也不行。

    仔细看着,我将曾经学到的那些中医理论和中药药理想了个遍,终于发现了某些端倪。

    收回手,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问,“蒋先生,您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比起刚才见到我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变化?”

    听我问他,蒋淑山闭上眼睛感受一番,道,“哎,还别说,好像身上有劲儿了!你们看!”

    他试着抬了抬腿,原本虚弱到挪动一下腿部都很困难的情况,忽然就出现转变。

    随着蒋淑山用劲儿,他的膝盖竟敢慢慢弯曲,小腿竖起来,并且还能抬起腿,向半空中伸了一下。

    只不过,蒋淑山的身体还是太虚弱,因此根本在空中停不住,刚刚抬起二三十公分,便砰地一下重新落到病床上。

    胡秘书大惊,连忙上前,问蒋淑山,“蒋厅…蒋先生,您,您感觉怎么样?怎么腿突然就能动了呢?”

    蒋淑山冲我微笑,“小江,真是了不起啊!还别说,你刚才给我输送了一些气息进来,现在我怎么感觉身上有劲儿了?而且精神头也好很多呢?”

    我忙说这不算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想了想突然又说了一句,“蒋先生,能不能让胡秘书把您的病号服掀起来,我想看看…”

    “什么?”

    胡秘书尽管脸上仍然带着对我的感激之情,但却在惊愕中立即拒绝我的要求,“江枫同志,这个真不行!蒋先生目前情况很不好,身体虚弱,之前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说千万不能着凉感冒,尤其一旦发烧,很可能引起病毒感染,那样一来对治病康复非常不利!”

    我皱着眉,没有搭理胡秘书,蒋淑山却说,“小胡,听江枫的,我对他有信心!”

    他的目光多少恢复了一些神采,看着我像是在询问,怎么,你能从我蒋淑山的身体上看出什么门道来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