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毒杀!
    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到蒋淑山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雪白的床单,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被惊呆了,我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

    那个带我进来的中年人见状,低声说,“蒋先生出了些意外,还好,连夜抢救过来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目前的身体情况不太好,很虚弱,不能被轻易打搅。”

    眼里闪过一层薄雾,老半天我才问,“谁,踏马的是谁干的?”

    “这个…”

    对方有些犹豫,停顿足足十几秒钟才回答我,“目前还不能确认那家伙的身份,但我们基本已经猜到是哪一方出的手。”

    “是不是乾通水处理公司?”

    中年人不说话,微微点头,“还没有下定论,正在抓紧审讯!”

    “玛德!”

    我侧过脸,恶狠狠盯着中年人,“蒋先生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特么审,审个鸡毛啊,动手灭了乾通公司,直接铲平丫的!”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位同志,你不要激动!”

    我火了,抹了一把脸,“我特么能不激动吗?蒋淑山对我,对我江枫就像长辈对子侄,我们是好朋友,更是过命的交情!现在你让我冷静,我能冷静得下来吗?”

    “唉…”

    中年人重重叹气,“江枫同志,我现在没办法和你说太多…总之,事情很复杂,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不简单,你就会说一句不简单?”

    我摇着头,“行,你们不管,你们任凭自己同志躺在这里命差点都没了,你们真行,真是革命的友谊,我特么的…”

    “够了!”

    中年人忽然掉下脸,“江枫,你听好,蒋先生是你的朋友,难道就不是我的师长我的战友吗?你当我不难受,跟没事儿人一样干等着看热闹吗?我们这些人,必须讲究组织纪律,必须要听上级的命令,我们不可能像个混混那样拿着刀枪去街头报复、仇杀!”

    我不说了,心知,和他说得再多也没有一点意义,他也是兵,做不了什么主的。

    房间里,蒋淑山好像动了动,一个秘书模样的男子连忙凑上前,将耳朵贴在蒋淑山嘴边,不断点头。

    很快,他走出来问,“江枫吗,你是不是江枫?”

    我连忙点头,“我是江枫。”

    他又看了看带我进来的中年人,问,“王处,你们核实过他的身份没有?没问题吧?”

    “核实过,应该没有问题。”

    “好,”秘书模样的男子冲我点点头,说,“蒋先生点名要见你,我只给你五分钟,他的身体状况太差了,不管你们要说什么重要情况,超过五分钟必须停止。”

    我立即应承下来,随即跟着对方走进病房。

    蒋淑山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至少没有看到那些绷带和纱布,但当我走到近前,却注意到蒋先生的脸色非常不好,蜡黄中透着一丝晦涩的黑气,整个人几乎都没了元气。

    抢前两步,我轻轻握住蒋淑山探在被子外面的手,声音有些哽咽,“蒋先生,您,您这是…”

    “中…中毒了。”

    蒋淑山勉强开口,并且还试图咧嘴冲我笑。

    只是,我觉得他的笑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就如同脸上肌肉在勉强抖动,然后凑出一付微笑的模样。

    “是不是乾通方面干的?”我强行让自己沉住气,问了一句。

    “不好说,应该是吧…”

    蒋淑山的声音很微弱,我只能低下头,像刚才那个秘书一样,几乎将耳朵贴在对方唇边。

    “江枫,你是不是也收到短信了?”

    “对,我收到了…我还奇怪呢,您怎么会发那样的短消息给我…唉,现在我知道了,草他麻痹的,您已经这样了,我们的行动不停也不行了。”

    蒋淑山却撇撇嘴,“小江啊,那个短信不是我发的!事实上,你接到短信的时候我已经昏迷了,在抢救,我怎么可能发短信息给你呢?”

    “啊?不是您?”

    我糊涂了,原本我不相信要求行动暂停的短信是蒋淑山发的,所以忍不住才跑过来一探究竟。

    但当我亲眼看到蒋先生的惨状,却已经相信了,骂了隔壁的,他被人害成这样,还怎么能够主持下一步行动呢?

    可是,我再一次猜错,短信竟然真不是蒋淑山发的!

    那会是谁?

    “不是我…小江,你觉得已经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候,我能那么做吗?”

    蒋淑山大口喘着气,“算了,我的手机被盗打也不是第一次,不过,我没想到换了号码还会这么快被对方侦查到…看来我们内部还真是有内鬼啊!”

    “查出来是谁了吗?”

    “没有,不过我想应该快了吧…他们正在审问,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我冷笑,“恐怕快不了吧,从您出事儿到现在,应该过去好几个小时了,该问的早就问出来,何至于到了现在还没有明确结果?”

    蒋淑山的眼中也闪过一丝迷茫,叹口气,解释道,“我也没想到会在吃饭上出问题!小江,自从前两天你被他们追杀,这边的警备就已经提升到很高等级…千算万算,我只是考虑了他们会对我打冷枪,却没想到会从饭菜上动手脚!唉,这个给我下毒的,是自从我们来到西京后就长期给大家做饭的人,算算也来了几个月,一直没让回家,并且之前经过严格审查,真不知道对手是怎么买通他的!”

    我默然,苦笑中连连摇头。

    通过下毒的方式暗杀敌人,往往需要具备很多苛刻条件,因此,现如今使用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

    比如,如何搞到那些毒药,能够接触到被害人饮水、饮食的便利条件,还有不计后果,被发现后做好自杀准备的决心…

    同时具备这些条件,远比在外边盯梢,然后抽空子打冷枪来的更艰难。

    那么,对方为什么会选择下毒的方式来暗杀蒋淑山呢?难道不知道一旦被抓住,就会从此牵扯出一连串线索吗?

    渐渐地,我似乎想明白其中的关窍所在---对手等不及了,已经按捺不住狗急跳墙,明的不行来暗的,只要能够干掉我们最核心的几个人,不计代价无所不用其极!

    伸出手,我将一丝内息缓缓送入蒋淑山体内,忽然说了一句,“蒋先生,如果您信得过我,让我去问问那个下毒的,行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