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她来了!
    我听着,那些滴滴的短信声不断传来,开始很密集,两三分钟后,变得断断续续,直到持续了差不多十分钟,才完全停止下来。

    本想赖在床上不去管,只是在睡意全无的状态下,我终归还是没能忍住,轻手轻脚从陈倩身边爬起身,来到客厅,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条条翻阅。

    然而,随着每一条短信被打开,看着看着,我却茫然了!

    原因很简单,我没想到,这些短信息竟然不是来自同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两个至少我认为根本不可能产生交集的人!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风马牛不相及里的两个人都给我发短信息,并且一发好几条?

    我仔细品味着,发现,双方短信的内容有很多互相矛盾的地方,而且,更令我想不明白的是,干嘛要选择这么古怪的时间给我发信息呢?眼看着还有一个多小时就会天亮,为何不能等到白天的时候跟我直接通电话,却非要选择在夜静更深时发信息给我?

    太意外了,准确说,令人相当难以思议!

    一部分短信是来自蒋淑山的,大意是告诉我,他回去后仔细想了想,又联系到之前某些非常奇怪的迹象,开始怀疑身边的人里面很可能已经被乾通方面安插上了内奸!

    因此,在对方埋伏的眼线没有查出来之前,让我这边暂时停止一切行动,否则,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落入乾通公司的视线里,跟本发动不了任何有效的攻势,更别说一举拿下对手了!

    而且蒋淑山经过重新考虑,认为现在并不是直接和乾通水处理公司正面对冲的最佳时机,因此,这段时间里我们一方应该偃旗息鼓,并且由我江枫负责说服和联系其他人,让大家全都暂时停止行动,直到蒋淑山肃清内奸,接到他的通知后再重新商议新的行动计划…

    蒋淑山的短信已经让我非常吃惊,可更吃惊的却是另一个人发的那些消息!

    先惊讶发短信的人,再惊讶所发短信的内容。

    这第二个人,竟然是墨芷舞!

    我没想到,我和芷舞会在分别了两三个月,在基本上渺无对方音讯很久之后,却于这样的夜晚或者说凌晨,忽然接到来自她的一大堆足以令我震惊的短消息。

    “枫啊,你想我没有?这么久没联系,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长什么样子了?”

    “江枫,你个大坏蛋,我猜你现在已经睡着了吧,哼,身边是不是还躺着一个漂亮女人?”

    “嘻嘻,我猜对了对不?哼…我可告诉你啊,老实点,不许背着我和别的女人亲热,否则我给你咔嚓了!”

    “枫,我已经执行完上次的秘密任务,现在正在上飞机,唔,你一定想不到,就是飞往你们山溪仙阳机场的飞机!嘻嘻,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会见面了…告诉我,这个消息会不会让你很开心?”

    “枫…我很想你,所以这次我争取到来西京执行任务,嗯,你可看清楚了啊,我说我是带着任务来的,而且,这个任务你肯定想不到,和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对付乾通水处理集团!”

    “唉…枫,是我不好,我没想到这几个月你竟然要独自面对那么大的困难,甚至深入险境被坏人暗算…不过,这一切从今天起就不会再发生了,我会时时刻刻陪着你,和你在一起,我怎么能容忍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被坏蛋欺负呢?”

    “枫,你的情况我在执行完前一个任务之后,已经全部了解了,昨晚,我花了大半夜的时间仔细比较、分析、琢磨…我和我的战友们都认为,现在已经到了对乾通公司下手收网的绝佳时机,只要安排妥当,准备充分,雷霆一击之下将乾通方面一网打尽其实是有很大机会的…枫,我期盼着能和你一起面对挑战,将所有作恶造孽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枫,飞机马上就要起飞,我想你,亲亲你,等我到仙阳后联系你…”

    我看傻眼了,那个英姿飒爽,集妩媚和英武于一身,曾让我以为能够完全替代岚澜的高挑漂亮女人芷舞,她怎么忽然出现了?

    再没有半分犹豫,我立即给芷舞拨电话,想着亲耳听到她的解释。

    可是,我失望了,手机上的提示音一遍遍响着: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颓然坐在沙发上,我默默抽着烟,心想,好吧,既然我必须在将近两个小时后才能重新听到墨芷舞的声音,那我索性自己先思索一下,她的短消息是怎么回事,而蒋淑山的呢,又是什么意思?

    反复看着,我努力理着头绪:应该是,墨芷舞之前的任务刚刚执行完,不知道她自己主动打听还是通过某些途径,她已经了解到我当前的现状,于是主动要求参与其所在部门的新任务---来西京对付乾通水处理公司!

    其实芷舞能够这么做,或者她身后的组织可以提供给她这些机密消息,我一点也不意外。

    毕竟,之前墨芷舞已经给过我太多太多的惊艳时刻,我也一次又一次见证了她身后的组织是多么强大,因此,现在多这一次也没啥了不起的!

    因此,芷舞说她能够了解到西京这个案子的现状,我就相信她说的话,完完全全持信任太多!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墨芷舞的短信和蒋淑山发过来的有些矛盾?

    按照蒋淑山说,他经过仔细思考,认为现在和乾通方面正面对冲时机并不成熟,我们不应该这样操之过急,而是等他彻底肃清内奸之后,再重新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我很奇怪,想不通为什么蒋淑山的态度会和几个小时之前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而墨芷舞的短信,却说时机正好,是出手对付乾通公司的时候了!

    他们两人的意见,显然很矛盾。

    我有些烦躁,抽了几口烟,决定不去管现在正是凌晨四点多,索性直接给蒋淑山打电话问个明白。

    反正他刚刚给我发了短信息,那么他很可能就没有睡。

    大事当前,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我必须要亲耳听到蒋淑山的解释!

    只是,号码拨过去,蒋淑山却迟迟没有接听我的电话,甚至,任凭我一遍又一遍拨打了很多次,他那头就是不接电话,仿佛忽然就那么消失了一般…

    ---

    最近太忙了,周末都不休息,去现场了,甚至码字也只能通过手机…抱歉,等过了这两天就能恢复每天至少两更,不定期爆更的状态!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