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2章 人家都急死了!
    我说完,目光炯炯看着他们几个。

    蒋淑山沉吟,“我看可以。”

    李侃也附和道,“行,现在,除了贪腐就是毒品,谁也不敢碰!我觉得小江的建议可以考虑,我们从毒品下手,直指乾通水处理的死穴。”

    田伯光却说了一句,“几位,按说江枫的意见没问题,可毒品这块我们几个都没有关注过,关键是,谁也没想到乾通会和贩毒制度产生联系,这事儿有点难。”

    我明白田哥的意思,他是觉得无从下手。

    而且,刚才蒋淑山、李侃和田伯光都说了,他们在西京女监以及山溪省监管局都没有过硬的关系,如果我推测无误,那个关键人物,贩毒运输网络的大头目就藏在西京女监,那这事儿说到底还是要着落在我江枫的头上。

    几个人于是开始看我,谁也不说话,等我表态。

    苦笑,我说,“田哥,你也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顿了顿,我找着缝隙,将烟头插进已经塞满的烟灰缸里,说,“几位爷,啥也不说了,本来这就是我江枫的事儿,说不得,查毒品这一块我挑头,交给我好了!”

    李侃狠狠拍了我的肩头一下,将最后半瓶酒倒了,每人分了一个杯底儿,说,“干了,咱们从此同进同退!”

    …

    后面的分工便很清晰,蒋淑山是从纪委出来的干部,又和国安那边关系极深,顺理成章主要负责对付几个乾通方面最大的保护伞。他的身份高,靠山硬,所以这部分压力最大的任务就交给蒋先生办,我们商量了一个期限,一个月,只要他能顶住一个月,我们这边必须取得突破性进展,否则就要改变策略。

    李侃和宣传口有关系,他的身份同样也很复杂,因此,大家的意思是让李侃浮出水面,将他推到明面上,制造事端,通过舆论导向吸引乾通方面的注意力,从而让其他人的工作好干一些。

    我笑着搂住李侃,“李哥,这下你可出名了,嗯,这事儿完了,以后什么打假斗士,反贪英雄,嘿嘿,这些称号都会落到你李哥的头上,咱们呐,就等着给你庆功呢!”

    李侃没好气地甩开我的胳膊,苦着脸道,“你说的轻松,要不你来?麻痹的,这可倒好,你们一个个都闷声发大财,却把我推到前台…你当这事儿好干啊,死对头会认为一切都是我李侃在幕后的策划,我特么必将成为众矢之的,这条老命保得住保不住还两说呢!”

    蒋淑山点点头,“李侃说的对,他的压力一点也不比我小啊…辛苦李兄了!”

    李侃连忙讪笑,“蒋先生这话就见外了,现在咱们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蹦不了你也跑不了我,该死球朝上,不干也得干了!”

    田伯光的工作最多最杂,因为他来西京的时间最长,而且背靠公安口,能够动用的力量也最大,所以彻查并且搜集乾通水处理集团窝案的各类犯罪事实,并且尽快落实的任务,就交给田哥。

    这次田伯光倒是没有耍滑头,面色凝重地说了一句,“成,没得说,只要老子还有一条命在,就特么和他乾通方面死磕到底!”

    大胡子张哥属于西京本地干部,因此不好明着出面,但他和田伯光同属公安口,因此主要任务就是配合田哥,将某些老田没法落实的情况尽量搞清楚,务求坐实。

    林少校身份特殊,武警虽然强悍,但军队和地方责权分明,真心不能轻易插手某些具体工作,不过这股力量也不是没用,按照蒋淑山的说法,关键时刻,没办法动用西京甚至山溪省关系错综复杂的公安力量,因此,武警出面一举擒敌制胜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林哥这里属于暗中的机动部队,随时待命。

    而我,除了尽快重新进入西京女监,揪出那个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这个任务外,还有一个就是成为几人互相联络的枢纽,按照李侃的话说,就是大帅手下的中军官,居中策应!

    这担子可不轻,我明白,其实尽管大家已经结成生死同盟,但可能某些时候,互相之间还是有些话不能直说,所以需要我这样一个和方方面面关系都不错,却又不属于某方势力的人在中间协调。

    何况,山溪省委、西京市政府、西京检察院以及山溪省监狱管理局,这几个非常重要的关系,也都需要我来出面联络维护。

    最后,蒋淑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差不多就这样吧,小江,别的我也不说什么,既然洪蕾将你托付给我,我就一句话:千万保重自己,别特么闹个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我就笑,“蒋先生,原来您也会爆粗口啊…放心,我江枫命硬,不会轻易出问题的!”

    “不是轻易出问题!”

    蒋淑山面色严峻地纠正我,“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出问题,切记,保住生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任何不利局面下东山再起!”

    我点点头,忽然觉得其实自己这条命并不低贱,至少,在搬倒乾通水处理集团这个足以震惊全国的窝案时,我的地位举足轻重,一点也不比其他几人差!

    我笑笑,“蒋先生,您放心好了,我就记住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放心,想对我江枫下手,没那么容易!”

    众人散去的时候,已经来到午夜两点钟。

    我谢绝大胡子张哥让我去他那里对付一晚的邀请,独自走在西京深秋的街道上。

    夜风易冷,眼看着就要十二月了,夜半的寒凉让我这个身具一身武艺的人也有些受不住,连连起着鸡皮疙瘩。

    掏出电话,我看着排得密密麻麻,几乎快要将手机打没电的几十个未接来电,笑了,心中涌上一股温情。

    也不管时间已经很晚,我立即驳回去,电话很快接通,就像给对方一直抱着手机在等我。

    我说,“倩姐,你还没睡啊?”

    “小枫…你,你个坏家伙!”陈倩的声音有些哽咽,“你说晚上来找我的,怎么电话不接也不给我发条短信?哼,人家,人家都急死了…”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