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突破口
    在这一点上的争论没有得出结果,事实上,对于犯罪团伙核心成员的认定,往往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见的那么界限鲜明的…

    我不由叹息,那些犯罪分子,你们丫的自求多福吧,最好不要被划分进核心成员这个范畴里,不然,死都没地儿死去!

    渐渐地,我听出,田伯光应该来自公安口,李侃的靠山是最高检以及反贪局,而身份最神秘也最高的蒋淑山,很可能背靠中.纪.委以及国安…

    心中的猜测终于在这一刻逐渐明晰,我却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

    天,和我打交道的这些家伙果然一个个来历不凡,也不知道自己那些劣迹对方知道不知道?

    想来应该是知道的,不把我江枫调查个底儿掉,他们怎么可能和我合作呢?

    于是,看向这几个家伙的眼神也不一样了,我有些惴惴不安,玛德,其实早就该想到蒋淑山李侃等人没有一个好相与的,和他们交往的时候,我其实应该收敛点。

    有了这种心思,他们几个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便愈发高大起来,我看着对方,似乎也更加神秘了。

    又总结了几条要点,最后,几人进入最后的商讨,那便是,选择突破口!

    乾通水处理集团其实早已是一条浑身是洞的破船,但即便是破船,即便都是窟窿,我们也需要找出那个只要全力一击就能让它彻底沉没的要害所在。

    打蛇打七寸,现在,是时候翻出乾通集团七寸了!

    这次,蒋淑山没有让我先发言,而是直接表态,“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诸位,对我们来说,要打掉乾通集团,首先要做的就是铲除他们的保护伞!不过说易行难,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直接动那些高官的,这些人谁在上面没有后台啊,牵一发而动全身,且不说搞不好会迎接来自更高层的怒火,就是这些家伙自身,其势力根深蒂固,枝蔓庞大,就是不是好对付的!”

    张哥点头,“蒋先生说的是,就像上次,我和小江那里已经取得明显突破,我敢说只要在给我们一段时间,哪怕是几个小时呢,潜藏在西京女监的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也会无所遁形,可…真他妈不够揍的,上面一声令下,说叫停就叫停,我们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啊!唉,要是不打掉乾通方面的保护伞,想要彻查这件案子,我敢说,举步维艰啊!”

    众人纷纷点头,想来在各自调查取证,暗中搜罗乾通方面犯罪事实的过程中,没有少碰钉子,甚至很可能就像蒋淑山说的,他的老领导那边压力很大,好几次都落不下面子…

    这些话我完全插不上嘴,除了做记录之外,就是抽烟或者思考。

    因为层次不够,他们说的有些话我也听不太明白,只是知道虽然打掉保护伞是重中之重的一步,但却不可能是第一步!

    毕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官场上是要讲规矩的,不可能在没有拿出明确证据,并且还是那种非常严重,不可辩驳的证据情况下,轻易对一名国家干部下手!

    别说省部级了,就算厅局级,也不行!

    说着说着,几人的面色便有严峻起来,连一向很少抽烟,甚至已经戒掉相当一段时间的蒋淑山也一根接一根,重新恢复老烟枪本色。

    最后,李侃说了一句,“蒋先生的意见我完全赞同,不过,在铲除保护伞之前,我们还是要在取证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虽然现在大家手里的确已经掌握了不少证据,也能就此拿下不少于二三十名市管干部,但如果不能撼动对方根基,我想这案子还是我们失败了…”

    我明白李侃的意思,斩草不除根,祸害遗千年。

    犯罪团伙惯常用到的伎俩之一,便是保大舍小,舍车保帅。

    实在不行,大不了推出一些替罪羊,让蒋淑山他们有所交代,最后不了了之。

    只要不伤筋动骨,等这股风头过去了,他们便又能找机会东山再起,最后兴风作浪!

    对于这一点,我是最为担心的,蒋淑山李侃田伯光几个,他们办完案子,拍拍屁股走人,乾通就算想要报复,恐怕也没胆子追杀到京城里对他们下手。

    而我不一样,我江枫看着像是一个关键人物,但我身份低微,就一草头小百姓而已,我家老爹老娘还有姐姐姐夫小外甥,这些情人还得在西京,在山溪省这个地方生活下去!

    好,就算故土能离,他们全部跟我去了t市,但乾通方面的余孽想要办我江枫,显然比报复蒋淑山他们容易的多,我防都放不过来…

    想到这里我就一身冷汗,对我而言,最直接也是最有效,并且是唯一的选择,就是务必将乾通方面的主要涉案人员一网打尽,一个不留全都法办了!

    汗水涔涔而下,在他们不断交流或者辩论中,我忽然插了一句话,“几位大哥,我说一句好不好?”

    “小江,你说,畅所欲言,谁不让你说了?”

    “蒋先生,田哥、李哥,我听出刚才你们意见同意的地方应该是必须铲除保护伞,这样才能将查案工作推行下去,对吧?”

    “没错!”

    “而你们发生争议,或者说意见有分歧的地方,应该是那个突破口、着手点选在哪里最合适,是不是这样?”

    “对,小江,怎么,你有想法吗?”田伯光问了一句,抽了口烟笑道,“还真是,我倒是忘了小江点子多,遇事不慌乱,是个将才,那你说,我们从哪来着手突破最好?”

    我伸手从田伯光烟盒了抽出一根印象云南,毫不客气自己点上,抽了两口,说,“田哥,如果让我说,那我就说说我收拾那些女犯人的切身经历吧!”

    “哦?”几人都有些意外,不知道我干嘛要拿自己在监狱里的工作打比方。

    “几位哥,我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工作就是在女监,监狱是什么地方?那是关押罪犯人渣的地方!所以,我每天都要面临挑战,需要武力征服或者采取勾心斗角的方式搞定那些女犯人,讲件事儿吧…”

    我快速将平息沙山女监那次几乎引起**的私下虐囚案讲了一遍,最后说,“我的做法就是,不出手则已,动了,就往死里打,最好能将敌人一击毙命!”

    “小江,你的意思是?”

    “用足以完全搞垮乾通,谁也护不了他们的罪行作为突破,查毒品!”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