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0章 资源整合
    终于,这句话令蒋淑山等人彻底沉默。

    乾通公司的高管,和陈涵有着一样的姓氏,而他的老婆,又姓胡!

    陈涵、胡敏,胡敏、陈涵!

    难道说,她们和乾通水处理集团真的有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吗?

    足足沉默五六分钟,谁也不说话,直到李侃扔给我一直中华烟,这种死寂才被打破。

    李侃问我,“小江,你怎么对那家伙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你通过什么方式调查他的?”

    我反问,“李哥,别说你没有调查过吧?只是你不知道还有胡敏和陈涵这两号人存在!”

    “少废话,问你呢,你怎么知道的?”

    李侃将目光又转向大胡子,问,“老张,是不是这小子找你了?”

    张哥摇头,“我根本不知道这事儿。”

    我笑了,“李哥,看把你着急的…噢,就不许我江枫有些路子吗?这么说吧,我检察院有人,西京检察院!”

    蒋淑山忽然插话,“小江,是不是上午的时候拒绝和我们一起见面的那位?”

    “对的,就是他。”

    “难怪呢!”

    蒋先生点点头,“嗯,你这个情况很重要!”

    顿了顿,他又说,“只是西京监管局还有山溪省监狱管理局我们都没有什么关系…小江,要不,落实这件事还由你来出面?”

    我当即应允,责无旁贷。

    “好,我倒要看看,乾通水处理集团还有多少猫腻!”

    蒋淑山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如果他们真的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说不得,老子非得给这些人渣来个一窝端,全部送到大牢里去!”

    这个话题便有些沉重起来,因为,如果乾通方面犯的只是经济案、诈骗案,或者还有故意伤人、买凶杀人…的确,这里面可能牵扯到很多重罪,但总归没有丧心病狂到对整个社会和老百姓下手。

    而若是真的通过研发中心制毒炼毒,甚至将某些危害极大的有毒物质借助自己处理水资源的便利,排放到废水回收系统中,那…这种危害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接下来我又将自己被在西京被人两次暗杀,并且把对韩阳家族的怀疑,他那个孪生兄弟会不会和乾通公司有牵连,等等所能了解到的一切信息毫无保留全部对在座几人说出。

    蒋淑山、李侃以及田伯光,始终面色凝重听着我的话,并且不断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

    我说完,蒋淑山、李侃、田伯光又分别将各自掌握到的情况拿到台面上让大家分析,我则负责做记录,进行条理化总结。

    毕竟方方面面的资源得之不易,而我最年轻,脑子快,因此这项工作便交给我来负责。

    最后,直到夜半更深,所有的客人都离去,也不知道老张和店老板说了些什么,他们留下一个服务员看店,将这个僻静的包间留给我们继续商量大事。

    我没想到,足以左右西京甚至山溪官场、商场发生大动荡的一桩重要举动,便在这样一个夜晚,这间斗室,一点一点有了最后的行动方案。

    总结起来包括如下几个要点。

    其一,乾通水处理集团涉及到的情况非常复杂,据蒋淑山和李侃的消息,其中至少牵扯到省部级干部五名,原先蒋淑山那里的消息是三名,经过李侃补充将另外两人列入重点怀疑对象。

    其二,涉案金额巨大,初步估计在五十亿到一百亿之间,可以称得上少见的影响巨大的恶性经济案件。

    其三,田伯光调查,除了几名省部级高官之外,这里面还牵扯到的厅局级、县处级领导干部多达百人,遍布十几个省市!这个数字同样让我不寒而栗,想到自己曾经还不知天高地厚想过以一己之力和乾通水处理集团对撼,不由感叹,特么的,蜉蝣撼树莫过于此吧,我江枫特么还真敢想啊!

    其四,涉案类型呈现出多样化的表象,涉及到贩毒制毒、贪.腐、滥用职权、买官卖官、雇凶杀人、非法集资、诈骗、地产反复质押…总之,罗列在纸上,被大家补充出来的罪名,布下四五十项!

    直到我将这些全部在纸上写出来,蒋淑山等人看了,这些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条都看傻了眼,一个个面面相觑。

    林少校一巴掌拍在桌上,骂道,“草,只要这里面有三分之一的罪行落实,特么还不得有几十口子被敲头啊!”

    在西京,被敲头的意思就是枪毙,看来林哥这个一贯严肃,嫉恶如仇的西北汉子已经气坏了,恨不能一时三刻就将乾通水处理集团的这些家伙就地正法!

    我继续总结。

    其五,这个案子牵扯到的人员总数,据几方面估计,互相补充的结果大约在三百人到五百人之间,其中外围人员占了大多数,比如属于研发中心的那些助纣为虐,却不知道核心情况的保安,还有帮助对方走账目,从而将我姐夫牵连进去的第三方会计公司等等。

    比较核心的成员人数,应该在三十到五十名之间,这其中,正正居于权力顶端,能够掌控全局的,我们几个人的观点却出现了偏差。

    按照蒋淑山的说法,他认为包括几名省部级高官在内的很多厅局级领导干部,应该没有直接参与到这些事中间,起码我们几方手里掌握的证据不能证明他们具体参与乾通集团的作恶,这些人应该是被金钱和美色等原因绑架,心甘情愿或者不得不充当对方的保护伞。

    因此,蒋先生认为,乾通案的核心成员人数应该不超过十个,甚至只有四五个,因为如果案发足以引起官场地震,对方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必定遵循少知原则。

    李侃确认为,由于某些高官以及乾通公司高管就算包庇对方,也得了解怎么才能为他们擦屁股抹掉那些污点,因此,很可能属于知道全部或者部分机密,属于直接涉案者,人数至少在二十名左右。

    田伯光则说,他被授权的关注点不在这个地方,而是要配合调查在公安部挂号的几个a级,特a级刑事案件,因此对这个数字没有概念。

    而我们都知道,田伯光说的这几个大案要案,都和乾通公司有着千丝万缕联系…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