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最大胆的假设!
    大家的担心我能够想来。

    因为,如果乾通水处理是干别的营生,比如就是做药品或者化学制剂的,他们尽管也有可能借着工作便利搞毒品,但毕竟还不能直接危害到普通老百姓身上。

    诚然,生物医药也是被大众广泛接触的行当,药品不合格甚至有毒素,对人们造成的危害非常大,但在现如今医药监管如此严格的时候,那些小厂以及不合规医药公司生产出来的药品已经越来越无法打开局面,如果不能在市面上流通,危害其实并不大。

    但自来水就不一样了,像乾通水处理这样的厂家,如果一旦通过相关质检部门的授权,他们的净化水是可以直接进入生活用水、医疗用水、工业用水的水库的!

    别的不说,如果对方丧心病狂,将那些制造毒品的污物一点点排放进质量标准不严格的工业用水,或者中水系统,特么谁能检测出来?

    我无法想象,关系到民生民计的用水,如果一旦被人动了手脚,将该是怎样一种可怖的局面。

    老人病情加重,壮年人形同枯槁,婴幼儿发育畸形…这些虚拟的画面在我头脑中不断闪烁,令人不寒而栗。

    蒋淑山、李侃、田伯光这几个来自不同部委,身份神秘的大佬脸色否不好看,显然我的猜测如果一旦属实,对于他们心底的冲击绝壁是大到无法想象。

    而且,这样的后果很可能打乱他们心中已有的部署。

    狠狠抽了两口烟,又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我说,“哥,真不是我江枫危言耸听,其实在调查西京女监那些嫌疑很重的女犯人时,我曾经注意到两个人,一个叫胡敏,一个叫陈涵,她们身上的疑点很大!”

    “你说!”蒋淑山沉声道,“说清楚。”

    “蒋先生,胡敏这个女人我一直捉摸不透,原本我已经放弃怀疑她,觉得她不应该是我要找的人,结果…我他妈的却发现她一直在骗我!这么说吧,十句话中,七八句是真话,但夹杂着两三句假话,我呢,也是大意了,只是关注她说的那些真话,所以一度信任对方…唉,胡敏我还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不过她身上的嫌疑很大。”

    “说重点!”

    李侃有些不耐烦,问我,“搞不清就先不说,捡你清楚的说。”

    “还有陈涵,这个女人原本是一个造纸厂的工人,后来辞职下海经商,据说因为挪用国家财产贪污受贿被捕。”

    “嗯,继续。”

    我沉思着,眼前的香烟慢慢燃烧,将几个人的脸都笼罩在烟雾中,有些看不清楚。

    “不过,我却觉得她很不简单!”

    我看向李侃,问他,“李哥,你觉得,一个捧着国家铁饭碗,在生产线上工作超过十年之久的女工,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说,你脑子里反应出来的第一形象应该怎么样?”

    “这…”李侃思索片刻,“身材高大,孔武有力…造纸厂这种地方我知道,很多工种都非常辛苦,如果没有一把子力气,根本连碾盘这种东西都抱不起来…嘿嘿,当然,现代化造纸厂里也不可能有碾盘的,那都是乡镇企业才有的玩意儿,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

    我点点头,“李哥,我明白你的意思!”

    又笑笑,默然几秒钟,我才道,“所以啊,我也一度认为陈涵应该是这样的女人,可…麻痹的,见了面我才知道自己错了,丫根本不是这样子的。”

    “那是什么?难道娇弱不堪,身高不足一米三吗?”

    我指着大胡子张哥笑骂,“哥,就你这想象力,哎呦,我都不明白怎么还能干刑警,还能破案呢!哈哈…”

    张哥就有些恼,骂我,“玛德,你倒是说啊!”

    “温文尔雅,身上充满知性气质,而且长相姣好,身材也很苗条,和粗狂类型一点都不沾边!”

    “卧槽!”

    张哥叫了一声,“真的吗?你说的那个陈涵,丫真是这样子?”

    “那还有假嘛!”

    我重重点头,“必须是真的!这还不算呢,当时我和她聊天,不管我怎么问,对方回答的都是滴水不漏,甚至比我逻辑性还要强!麻蛋,你们知不知道,我差点都被陈涵绕进去了,以为她真是很可怜,并且洗心革面准备在牢里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出狱!唉,这特么的,要不是我后来总算从她的话里听出一些疑点,我还真能被她给骗了呢!”

    “可是,就算陈涵和胡敏身份可疑,但你不是还没有断定她们谁是贩毒运输网络大毒枭吗?还有,这件事儿怎么就和乾通水处理集团牵扯上了呢?”

    蒋淑山紧紧盯着我,“江枫,你现在详详细细给我们解释清楚,哪怕今晚上别的话咱们都不说,就分析明白这一个疑问就算没白来。”

    其他几个也纷纷附和,认为蒋先生的话很有道理。

    我苦笑,“蒋先生,田哥、李哥,如果我说是直觉,你们信吗?”

    “信个屁!”

    大胡子骂我,“江枫,现在不是说笑话的时候,你别在瞎扯淡了,好好说。”

    我叹口气,“唉,要说一点儿影子也没有吧,也不是,但你们让我拿出更直接的证据还真没有,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的大部分理由都是猜测,是直觉!”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看着我,一脸无语的样子。

    看着他们,我知道必须给几人一个交代,想了想道,“行,既然你们必须相信直觉,那我说一件事,可能你们就会多少相信我的话了。”

    顿了顿,我清清嗓子,“蒋先生和田哥都和我说过,前些日子那次飞机失事有猫腻,你们有没有印象?”

    见两人点头,我又道,“你们不约而同哥都想到一个地方了,那就是:飞机失事其实是人为造成的,幕后黑手正是乾通水处理!他们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要‘制造’一个人已经死于这次空难的假象,而这个人,就是乾通水处理集团负责研发的副总!”

    说到这里,我最后一口气将剩下的烟抽干,摁灭烟头,恨声道,“可是你们调查过没有,这个乾通公司的高官,他姓陈,而他的老婆,姓胡!”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