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8章 互通有无彻底分析
    后面的谈话便显得很顺利,既然大家达成一致,也就没有谁再出幺蛾子,开始仔细讨论案情,并且互通有无,将自己所掌握的消息一点点说出来,以供众人分析。

    我听着,觉得忽然有些好笑,这帮家伙,一个个都是人精,其实既然跑到西京处理这件事,肯定都得到授权的,谁也不可能像自己说的那样,被各种条条框框约束,缚手缚脚干不了事儿。

    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恐怕还是互相观望,并且看看对方的决心,同时也要断一断别家的底线在哪里。

    麻痹的,官场啊,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随便就能混得风生水起的。

    既然是我吆喝大家勠力同心,所以索性我第一个表态,将我怎么怀疑到乾通水处理公司以及和小娥嫂子大闹他们在乾县的研发中心,还有我和英家什么时候结成同盟,我们怀疑西京监狱,尤其西京女监很可能有大毒枭,而这个人说不定和乾通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此种种,全部合盘托出。

    有些情况他们都知道,倒是没有多问我,不过当我和张哥互相补充,将西京女监可能藏着贩毒运输网络大毒枭,并且三甲集那边女犯人转监以及后来被上面叫停这些情况说明白,几位大佬的脸色终于有些异常了。

    蒋淑山第一个开口问我,“小江,为什么你会怀疑贩毒团伙和乾通水处理公司有牵连?你的根据呢?要知道,这可不是小事儿,有些事情可以猜测,但话可不能乱讲!”

    李侃也说,“对啊江枫,摆事实讲道理,这个情况太重要了,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起过?”

    我苦笑,“几位哥,这也是我最近才想明白的,你们问问张哥,看我和他说过没有?”

    大胡子连忙摇头,表示从来没听我这么说过。

    于是,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我身上,想听我到底会怎么解释。

    “我为什么突然回t事?”

    我反问,又自我解嘲,“哥,因为我觉得被人耍了,被他大胡子给玩了啊!”

    “胡扯啥呢!”

    张哥冲我瞪眼,“小枫,这事儿我和你解释过,上面突然叫停,我当时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你让我怎么办?我权力有限,不听话当时就能被一撸到底!”

    我连忙笑,“哎哟我的好张哥,事儿都过去这么久了,我早就消气了,你咋还冲我吹胡子瞪眼呢?我说这个,就是要告诉大家为什么我会产生这种猜疑!”

    “哼!”

    我摊开手,“你们啊,一个个都是急脾气,等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大家就示意我赶紧说,别废话。

    “我去过乾通水处理设在乾县的研发中心,当时我没想明白两件事儿:第一,李哥也没有亮出身份,他们干嘛就忽然怂了,难道真是怕记者曝光吗?事实上,当时占理的并不是我们一方,我带着一群假冒的农民工到人家那里闹事儿讨薪水,只要稍稍调查一番,就能得出还是真相,可他们为什么忽然就软了呢?这是第一个疑点!”

    “嗯!”

    几人纷纷点头。

    我又道,“还有,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乾通集团的状况每况愈下,各大银行已经不再给他们放贷,开始催对方进款还款,至少明面上乾通方面已经山穷水尽,甚至开始靠在民间非法集资诈骗敛财…对了,这些情况一会儿蒋先生会给你们说清楚,那么,按理说,研发中心这种烧钱的地方,是不是第一个该被停业整顿,而不是依然保留那么多保安,却将很多打杂的和普通技术人员遣散…这难道不是一个重大疑点吗?”

    我的话顿时令几人都沉默了,田伯光眯着眼,一点点从嘴里向外吐话,“这么说,是不是…对啊,研发中心就是烧钱的地方,他们干嘛还要戒备森严呢?这个…我想不通了。”

    蒋淑山忽然冷笑,“江枫,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对方之所以会这样做,会像守着聚宝盆一样对乾县的研发中心严防死守,就是因为那里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侃、林少校、张哥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我,显然等我下文。

    我却没有立即说话,因为我需要组织一下语言,明明白白逻辑清楚将自己的猜测说明白了。

    散了一圈烟,几个烟枪将这间包厢熏得乌烟瘴气。

    思忖半晌,我终于道,“蒋先生说的只是一方面,对,他们肯定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藏在那里,但更多的,我却以为,应该是为了以后留一手!”

    “什么?你到底什么意思?”李侃追问我,“小枫,什么叫为了以后留一手,踏马的,他们乾通水处理集团还有个屁以后,这次一定要给丫的办了!”

    我摇头,“李哥,要真那么容易把对方办了,你们为什么早不动手?显然人家不是那么好拿捏的对不对?还有,我觉得他们的胆子真够大的,不但没准备认输,甚至鱼死网破的时候还想着东山再起呢!”

    “你小子,倒是说啊,说明白喽!”

    “好,”我顿了顿,“哥,我仔细调查而且也查过很多资料,我发现,水处理工程的研发过程中,需要做大量化学和生物实验。”

    “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李哥,田哥,你们想,如果这些实验用在正路上,就是为了净化污水资源,重新获取可以饮用或者能用在生活和工业上的中水,那没问题,可要是用歪了呢?比如,借着水处理做实验的由头,提炼、纯化毒品,又该怎么样?”

    “什么?”

    终于,几人变色,再也做不到淡定如刚才。

    甚至嫉恶如仇的林少校腾地一下站起身,一巴掌拍在桌子声,大声怒吼,“草,狗贼,他们真的敢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吗?我他妈的,如果这是真的,老子他妈的一枪崩了那些狗杂碎!”

    连一贯沉稳的蒋淑山也动容,问道,“江枫,你,你不会在胡乱猜疑吧?我知道因为你姐夫的缘故,你对乾通集团恨之入骨,但…说话一定要讲事实,有根据,千万不能乱猜啊!”

    我懂他们的意思!

    因为一个净化水的集团,如果他们和提炼制造毒品挂上钩,那这种对于社会的危害,可以说大到无法想象!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