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勠力同心!
    讲真,这一刻我的心情很差。

    曾以为最主要的助力,能够让我江枫咸鱼翻身的三位贵人,却在合作即将促成的最后时刻,变得自私自利起来。

    为了各自集团的利益,他们开始互相猜忌,并且都借口需要向身后的大佬请示才能拿主意,相互推诿。

    这样的态度令我心寒,更心塞。

    所以,当大胡子张哥和林少校向我表态后,我已经决定不继续和蒋淑山等人墨迹了,骂了隔壁的,浪费鸡毛时间啊!

    我有气,有怒火,我江枫特么有本事自己搞啊,干嘛非要求着他们?

    虽然我很清楚,以我江潮一人之力,就算再加上晨叔、张哥、林少校和梁局长这些人,也根本不是乾通水处理集团身后庞然大物的对手,甚至和人家比起来,我江枫就是螳螂,对手是轰然驶过的列车,我只是再次上演一幕螳臂当车的悲剧罢了!

    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事已至此,我没了半点可以退让的余地,那我还等着干嘛?等死吗?等那些杀手一次次暗害我,最后连家人也跟着受到牵连?

    老子不忍了,我江枫豁出去了!

    我冷着脸,“几位哥,这个饭局是我江枫搓的,我是这里的主人!现在,我请你们都出去,你们不受欢迎!”

    蒋淑山看着我,目光复杂。

    李侃盯着我,眼神游移。

    而田伯光,甚至都不敢和我对视,脸上布满乌云。

    “怎么,几位哥,难道还要让我请你们几次吗?真特么不要逼脸,滚,都给老子滚!”

    这时候,大胡子张哥拦住我的话,说,“江枫,算了,大家既然尿不到一个壶里,索性好合好散就是,用不着这样的…”

    我甩开大胡子的手,“张哥,这事儿你别管,我不想和他们凑合了,今天就索性把话挑明吧,再不行,大家一拍两散!”

    终于,沉吟良久,蒋淑山点点头,第一个站起身,对我说,“江枫,我和你因为洪蕾相识,以前还是不太熟悉,不过今天,你让我看到在你身上流淌的血液里那种华夏男儿的勇猛直前,那种不畏权势的胆识!行,别人我不管,我蒋淑山愿意和你一起共同面对困境!现在我当着大家面说,只要建立联盟,行动开始前,我所知道的一切,都会和联盟的战友们说明白,若违此言,让我牢底坐穿!”

    这话说的极重,我明白,官场上,牢底坐穿这种誓言远比不得好死什么的更严厉,算是毒誓了!

    总算心里舒服点,我冲蒋淑山伸出手,“蒋先生,谢谢你…唉,刚才我太激动了,我不该那样不分好歹的…”

    蒋淑山苦笑,却又说,“小江啊,也许我们真的老了,有时候很难拿出你们年轻人身上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狠劲和魄力!得,我蒋淑山就算收山前做一件自己想要做的事儿,没得说,我会全力配合你的,绝不藏私!”

    李侃拿起半瓶剑南春,又抓过两个三两口杯,分别倒满,自己端起一杯一饮而尽。

    将杯子底向我亮了亮,“小江,还记得咱俩见面的那一幕吗?我装成记者,亲眼看你怎么吓唬乾通水处理集团研发中心那些保安的…唉,也算不打不相识了!而且后来咱们在老虎的酒吧喝过几次酒,算是交心的朋友了…算了,说这些没有用,这杯酒我已经喝了,你呢,看着办,随意吧!”

    我说,“李哥,谢谢你还记得咱们怎么认识,也谢谢你今天这杯酒…不过,还是那句话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我和你不能结成同盟,还得互相防着…李哥,咱俩能不相互拆台我江枫就烧高香了,这杯酒就算了,我可不想喝一杯绝交酒!”

    李侃苦笑,“你啊…江枫,说你嫩呢…好了,直说吧,酒是去愁良药,烟是刮骨钢刀,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喝了这杯酒,我李侃和你江枫还是好兄弟,我愿意和蒋先生一起联手破了这个局…上面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己想办法交代…蒋兄,君子坦荡荡,我会对你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我大喜,终于有些感动,接过李侃手里的酒杯,三两白酒一扬脖灌了下去,辣着嗓子,湿了眼角。

    最后,众人的目光集中在田伯光身上,这家伙叹口气,狠狠摇晃着脑袋,好像有多么蛋疼似的。

    伸手指着我,田伯光笑得异常苦涩,“你啊…江枫,你小子,让我怎么说你呢?我和蒋先生还有李兄不一样,我没有那么硬的后台,上面给我的权限也要小得多…”

    我立即接口,“哥,刚才是我江枫不懂事,不会说话,来,还有一点儿酒,我喝了,您就当我啥也没说,刚才那些都是屁话!田哥,让您闹心了,我对不住了!”

    说完,我将剩下的差不多二两酒一股脑倒进酒杯,深吸一口气,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田哥,兄弟给您请罪了,没事儿的,就算您有顾虑不能帮我,但我们曾经的恩情还在,天荒地老,只要我江枫还活着,只要您田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一句话,火里水里,我若是皱一下眉头,都不是西北汉子!”

    田伯光被我气笑了,顿了顿脚,“好小子,哥都叫了,酒也喝了,我还能继续装傻那么不开眼吗?算了,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就索性做一次主,任性一把,为了小江也为了铲除这颗大毒瘤…麻痹的,豁出去了!”

    我笑了,笑中含泪。

    伸出手,对田伯光说,“田哥,来,把手放我手背上!”

    田伯光一愣,立即明白我的意思,伸出胳膊将他那略显冰冷的手掌覆了上来。

    然后是李侃的手,蒋淑山的手。

    我见大胡子张哥和林少校有些懵,催促道,“张哥、林哥,你俩还愣着干嘛,来啊!”

    六个人,六只大手一层层如同叠罗汉般垒在一起,我向上抬起,最上面的林哥向下压,于是,六只手掌严丝合缝紧紧相连。

    我开口,“同心!”

    田伯光接话,“同力!”

    “同愿!”

    “同德!”

    “同生!”

    “同死!”

    声音回荡在包厢里,久久没有散去…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