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一起睡觉正常吗?
    我皱着眉头,觉得马雨茗的态度很奇怪!

    和她单独相处并不是第一次,甚至,上次我都看遍了她的身体,亲也亲了摸也摸了,就差最后进去了,若不是因为那时候马雨茗还没有离婚,我不愿意背负一个勾引有夫之妇的坏名声,说不定上次给她做检查的时候就已经洞房花烛了。

    我沉住气,问她,“马监,你想和我说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叫我雨茗!”

    “...雨茗,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江枫…是这样的,最近西京女监发生了一些事,大家人心惶惶的,我的心里特没谱,不知道会怎么样。”

    “嗯?”

    敏锐地意识到马雨茗口中的事情恐怕不简单,我的眉头蹙得更紧,催促道,“你说啊,倒是快点说啊!”

    不过我心里同时也在念叨,怎么总觉得这其中有古怪呢?

    如果真的有蹊跷,为什么之前和陈倩打了十多分钟电话,她却一个字也没有向我提起?难道陈倩不信任我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正琢磨,就听马雨茗道,“江枫,你离开的这些天,我们西京女监表面上很平静,大家恪守己任,犯人们一个个也很老实,甚至监狱里的气氛都有些死水微澜的样子了…”

    “嗯,你接着说。”

    “但所有的安静祥和都是表面上的,暗地里早就波涛汹涌,也出现了一些不太好的苗头…”

    我就问,“雨茗,那你告诉我,有什么不太好的苗头。”

    “比如,我听甲字监区和我熟悉的一名管教队长说,有那么几个刺头监室的女犯人之间,好像再也不斗嘴了。”

    “嗯?”

    听着像是好现象,不斗嘴就没有争吵,似乎犯人们都很老实。

    但在监狱里呆了有段时间后,我却很清楚,表面上,当管教队长在场的时候,女犯人之间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互相辱骂、斗殴或者讥讽诬陷,但实际上呢,私底下这些小动作根本少不了,更无法杜绝。

    想想也容易理解,你让这些女囚们干嘛去?见天蹲在巴掌大小的空间里,抬头就能把自己几年十几年的岁月看穿了,能不心理崩溃就算好的,互相骂几句,发发牢骚其实很正常,我们狱方得让她们发泄出来啊,否则肯定会出事儿。

    而且,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太过分,管教们往往睁只眼闭只眼,不会太较真,我们并不希望监狱里的女犯人拧成一股绳,形成铁板一块,不听狱警只听大姐头的,那样对我们的工作开展并不利。

    因此,有时候管教甚至故意会挑唆犯人之间小小不然的矛盾,然后看着她们窝里斗,互相猜忌。这样一来,双方犯人就都会希望借助管教的势力来收拾对方,起码也不能让管教给对手撑腰啊,因此只要事儿不闹大,反倒两方面都好管理了。

    现在,听马雨茗说什么犯人之间忽然争吵少了,甚至没了,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

    要么,有监狱的大姐头出面说和,把几个监室之间的敌对情绪暂时压住了,要么,就是双方已经开始酝酿群殴这类**,属于大战前的平静。

    我就问,“雨茗,恐怕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吧?你们查了没,查出原因了吗?”

    “对!”

    马雨茗点头,“江枫,我也觉得不是什么好现象,因此得知情况的第一时间就让管教暗中摸查情况…但现在得到的消息…怎么说呢,江枫,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到原因了。”

    这个回答令我很无语,点上一根香烟,我示意马雨茗过来,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只手把玩着她的丰满,问,“你这是回答吗?什么叫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找到原因了。”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马雨茗的时候我总是特别不想控制自己,而且,也不像对洪蕾、晨晖和英婕那样瞻前顾后,畏手畏脚。

    是啊,不然上次我干嘛只是因为她没离婚这个原因才没收了她呢?

    按理说,以我的性格,似乎不会太在乎这一点的,我更在乎是不是需要对这个女人负责,能不能保证和她厮守终生。

    但,对上马雨茗,我却没有那么多情感上的顾忌,最多只是来自道义上的背负而已。

    就像现在,我抚弄她这种亲昵的动作,甚至这种心思,绝对不会在面对洪蕾、晨晖的时候出现,甚至这次在和英婕真正完成欢好之前,也不会这样对她。

    但我现在却直接做了,而且很自然…

    所以,人与人之前的感情还真是那么让自己也让对方说不清楚。

    也许我是因为和马雨茗都很明白彼此只是玩玩罢了,或者,我因为她开始就对我有隐瞒而心中多少有些芥蒂。比如,她明明和大胡子张哥认识,甚至还有亲戚关系,却在老张去西京女监的时候,装作互不相识!

    尽管老张后来对我解释过,但我对马雨茗却已经在情感上减弱了很多,存留的,更多是**上的想法了…

    她娇喘,扭动着身子说,“江枫,我们先说正事,说正事好吗?”

    狠狠捏了几下,我才停住手,叼着烟卷问,“雨茗,为什么我和陈科打电话的时候,她没有告诉我这件事呢?没说西京女监有异状啊!”

    “江枫,你糊涂啦,这种事儿怎么可能让外来人知道呢?就算陈科有丰富的在监狱工作的经验,但她毕竟不会经常去西京女监的一线,所以不了解很正常啊。”

    我想想,觉得马雨茗说的有道理,就问,“就这些吗?仅仅凭借这一点,好像不足以让你们西京女监方面太紧张吧?”

    “嗯,当然不仅仅这么点情况!”

    马雨茗点点头,“江枫,还有呢,我发现,监区了,尤其是甲字监区里,有些管教最近行踪不太正常,好像和犯人走的很近。”

    我没多想,问,“管教要和犯人多沟通,打成一片,这是政策允许甚至要求的,雨茗,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江枫,唉,怎么说呢,多接触多做思想工作当然没问题,可是…要是和女犯人一起睡觉,你觉得正常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