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9章 听完你还想,我同意
    “啊?”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立即问,“去钟楼饭店干嘛?我可和你说,打电话那会儿我刚吃完饭,热气腾腾的油泼扯面…啊~~~你闻闻,是不是还有油泼辣子的香味呢?哈哈,雨茗,你现在请客可没意思了,我都吃得饱饱的,你请我吃饭,真是不够心诚的!”

    “那就不吃饭!”她说,低着头不敢看我。

    “不吃饭去钟楼饭店干嘛?”

    “钟楼饭店…除了餐饮部,还有别的地方的!”

    我明白了,她是说钟楼饭店其实还提供住宿。

    我有些意外,想不明白干嘛马雨茗这么猴急。

    难道她急赤白脸想要立即见我,就是为了和我江枫上床吗?

    真心不至于吧?

    于是我问,“雨茗,你把话说清楚了,咱们去钟楼饭店干嘛?”

    “反正不是吃饭!”

    “还是的,不吃饭去钟楼饭店…雨茗,你是不是想了?”

    “什么?想什么了?”

    “想要我了?也就是说…”我露出一脸坏笑,故意上下打量今天穿得如花似玉的马雨茗,道,“想要跟哥爱爱了?”

    “你!!!”

    雨茗的脸上闪过一抹绯红,气得俏脸通红,跺着脚冲我嚷,“江枫,你个打色狼,你坏死了你,你咋啥话都敢说呢?”

    “我说啥了?”我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

    “你说,你说人家要跟你那个…”

    “哪个?”

    “就是那个…”见我还装作一脸懵逼的样子,马雨茗羞坏了,狠狠拧我,“江枫你,你说人家想要和你爱爱!”

    “哈哈,哈哈哈哈~~~~”

    我放声大笑。

    忽然觉得,紧张之余,逗一逗像马雨茗这样娇艳成熟的少妇,其实也是一件蛮好蛮美妙的事情嘛!

    伸出手,我示意对方挎着我,说,“走,雨茗,哥带你宾馆开房去!”

    原本只是逗弄两句算了,没想到马雨茗一改刚才娇羞不已的样子,大大方方托起我的胳膊,说,“行,开房就开房!不过江枫,房费不用你掏!”

    “那哪儿成呢?”

    我坏笑,以为马雨茗只是在顺着我说玩笑话,她这么可能和我去开房呢?

    如果真的饥渴,完全可以去她家吗,或者找个更充裕的时间和我来一场盘肠大战,何至于非要抢这两个多小时时间?

    “真的不用!”

    见我一脸吊儿郎当的流氓相,马雨茗烦了,说,“刚才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钟楼饭店开好房间了,所以,你想掏钱都掏不了的!”

    “啊?什么?”

    我蒙了,这才意识到,马雨茗并不是说着玩,而是真的想要和我一起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私密空间,来一场见不得人的会面或者碰撞。

    “雨茗,马监?不至于吧?我就那么一说,咱们完全可以找一个安静隐秘点的公共场所嘛,比如咖啡厅之类,干嘛要花这么多冤枉钱?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会我就得走,待不了多久的…”

    “嗯,我知道,但我必须找这样一个地方!”

    我糊涂了,心想,找个咖啡厅和找个宾馆,如果两人不上床的话,区别到底在哪里呢?

    很快,当我们办好入住手续,换了门卡,我在前台服务员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一脸愤然外带羞臊,和马雨茗相跟着坐电梯上了八楼。

    一进门,我就吊着脸问马雨茗,“雨茗,你到底几个意思啊?没看刚才那个前台小姐吗?人把我看成什么了?和女人偷情的男人,而且还是以吃软饭的,特么连住店的钱都要女人花,我特么的…气死我了!”

    她就笑话我,说,“江枫,这你也生气啊?你的气性是不是太大了呢?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提前请示您老人家,我先斩后奏,我错了还不行啊?”

    见马雨茗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冲我温声细语说着绵绵的情话,而且不断道歉,于是连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觉得自己的脾气来的莫名其妙。

    人家酒店的前台小姐,对于我们这种情况见得不要太多,就算她在用目光嘲讽我,那又能代表什么呢?

    我是少了一块肉,还是少发一个月工资?

    于是我也笑了,捏着马雨茗翘翘的鼻子尖道,“你啊,真是比我还要任性!算啦,我也不说你了,反正又不是我江枫花钱,住一天八百还是一千五?你有钱啊你!”

    “嘻嘻!”

    见我不再发飙,马雨茗笑了,张开手说,“怎么,江大科长,你见了我,也不给我来一个同志式的拥抱吗?我就那么像头老虎吗,让你害怕啊!”

    我大笑,张开臂膀道,“过来,丫头!”

    于是,马雨茗尖叫一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三米外猛然冲进我的怀里,继而,又在我立足不稳的瞬间,将我推倒在那张大床上。

    我惊呆了,心道,玛德,我江枫难道今天要被女人倒推吗?

    还没明白过味儿,一条滑滑腻腻的小香舌已经从对方口中渡了过来,直接闯进我嘴里。

    “唔~~~,雨茗,唔~~~”

    我说不出话,抱着她曲线玲珑的娇躯,脑海中嗡的一下,就像炸了锅!

    猛翻身,我已经控制不住,就要将对方直接就地正法了。

    “别~~~江枫,等等,现在不要!”

    千钧一发孤蚁败堤的时候,马雨茗却猛然伸手拦阻我,娇喘着说,“江枫,等一下,等一下好吗?”

    “不好!”

    我焦躁地不断拽着她的衣服,“等啥等啊,等不及了!”

    “不行!”

    没想到,马雨茗此刻却异常坚定,不但猛地一下推开我,甚至将我死死按在床边的沙发椅上,正色道,“江枫,你想要我,我难道不想要你吗?我马雨茗把话撂这儿,只要你想,以后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找我,我是喜欢你爱你的,我相信这一点你比任何人心里都明白!”

    我就更纳闷了,既然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却干嘛非要拦着我呢?

    “江枫,”马雨茗的脸色忽然凝重下来,冲我道,“你先听完我的话,如果听完了,你还有心情要我,那好,我绝对不会推辞拒绝的!”

    见她这样子,我终于收起那颗蠢蠢欲动的春心,也同样表情肃然,对她道,“行,雨茗,我说呢,觉得你今天有些不大正常,看来还真是有事儿!你说吧,我仔细听着!”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