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想来找我
    梁局又哦了一声,半天才说,“回头再联系吧,我还有个会,挂了!”

    我有些意外,因为自从带着英婕和梁局两口子见过面,我几乎已经认定梁局绝对可以当做自己的强大助力!套着近乎说,就是我江枫的铁磁儿!

    真心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拒绝,并且拒绝得这么决绝!

    蒋淑山笑了,“怎么样?小江,我没说错吧?这官场啊,绝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单纯凭借利益关系和哥们义气,是不能完全走到一起的。”

    被对方教训,心情便有些苦闷,憋着脸闷头抽烟不说话。

    真心没想到梁局会是这样一个人,难道我江枫看走了眼吗?

    沉默一会,我开始和蒋淑山说起后面的一些想法,过了差不多有十几分钟,我的手机上忽然收到一条短信,是来自山溪省委第一秘李阳的,上面只有几个字,“那边说他知道怎么配合!”

    我愣了愣,将手机拿给蒋淑山看,问他,“蒋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发短信的不是你刚才打电话的人吗?”

    “不是,是和我们双方关系都很密切的朋友。”

    我没敢暴露李阳的身份,总觉得这个事情最好不要牵扯到省委王书记。

    “哦…我想想…”

    蒋淑山叼着烟,抽得自己连连咳凑,直到基本平息下来才说,“应该是转述刚才电话里拒绝你那个人的意思,按照我的想法,山溪省监狱管理局的那人肯定不愿意同我们见面,但一定和你在检察院的朋友一样,在适当的时候会帮我们忙的…”

    我也点点头,认为只能这么解释了。

    虽然检察院方面和西京监狱管理局那边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见面商量,但总算还有西京市局和武警支队,因此我的心情也算不上不好。

    又聊了一会,我对蒋淑山说先离开,晚上准时去约定地点会面,便起身告辞。

    出了门,那个领我上来的健壮青年男子远远冲我点着头,并在此刷卡送我下楼。

    这个人的气场非常强,我虽然身高一米八五,和对方站在一起甚至比他还要高,但却似乎完全被压制住,一点气势都没有。

    出了世纪金花酒店大门,目送对方转身离去,我的心头才渐渐平息。

    暗自骂了一句,玛德,蒋淑山身边一个个藏龙卧虎身手不凡,可为什么还能出了奸细,被人家暗中威胁向明,从而逼迫我姐夫反水呢?

    我的目光定格在那个壮硕身影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看看时间只不过才是下午三点左右,我感到阵阵饥饿涌上心头,不由埋怨蒋淑山真不够意思,大中午的,连顿饭都不管,他丫的自己工作狂也就罢了,干嘛还要拉上我一起挨饿?

    漫步走在大街上,我想过联系英婕,却觉得既然上午让她回家,此刻这么快再喊出来,好像有些不太好,这不折腾英婕呢嘛!

    再说了,他们英家这会儿估计已经集中了核心人物在商量拜访省委王书记,并且向对方汇报工作的大事儿呢,这个时候喊英婕出来也不合适。

    于是琢磨片刻,给陈倩发了条短信,倩姐的电话立即打了回来,问我,“江枫,你回西京了吗?”

    听到倩姐惊喜的声音,我的心情顿时觉得温暖,不由道,“是,我回来了,刚回来。”

    “那…你现在在哪里呢?”

    “南高新这边,倩姐,你还在西京女监检查工作吗?”

    我知道陈倩和利处是异地互查小组的两名组长,而且为了帮英氏集团打开安防监控项目的突破口,我和陈倩商议过,异地互查索性从西京女监开始。

    只是后来突发了三甲集女囚集体转监和大胡子张哥追查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的连串意外,我被气得跑回t市呆了十多天,而陈倩则继续留在西京检查工作。

    倩姐回答我,“没错,我们还在西京女监呢,江枫,你什么时候过来上班,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互查小组成员,你当然要来这边检查啊!”

    想了想,我问,“倩姐,利处呢?这傻逼在没在西京女监?”

    “没!”陈倩听我说起利处的时候还是愤愤不平,娇笑连连,道,“江枫,你啊,怎么那么小心眼呢?我可跟你说,利处这次可是正组长,权力比我大,你不要再跟人家对着干,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我没所谓地哼了一声,又问,“倩姐,问你呢,利处在西京女监吗?”

    “他没在,带着一大半人盯西京市监管局呢!”

    我放下心,笑道,“也是,检查一个女监而已,他们那帮大老爷们见天跟那耗着,也不方便嘛。”

    “哟,”陈倩就笑话我,“你也知道不方便啊,那你干嘛非要来咱们沙山女监上班?”

    “我…”我没词儿了,憋了半天才说,“那不是因为沙山有倩姐你嘛…”

    和陈倩说了一会话,约好晚上我去找她,不过可能会比较晚,这才随便找了一个面馆吃了碗油泼扯面。

    这种吃食是油泼面的变形,味道基本差不多,但面是用手揪出来的,而不是用擀面杖擀或者压面机压,所以更筋道,更有嚼头。

    我吃得满嘴冒油花,爽的不要不要,甚至感慨回西京这些日子,也没有好好吃过这些味道正宗且尤为好吃的家乡小吃。

    正狼吞虎咽来劲儿,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接通,一个柔美的女声传了出来,问我,“江科长,你回西京了吗?现在在哪里,我,我想去找你,好吗?”

    我对她给我打电话有些意外,更意外对方怎么知道我回到西京了。

    于是反问,“马监,你怎么知道我回西京了?”

    没错,打电话的就是西京女监排名比较靠后的副监狱长,马雨茗。

    她的声音有些悠悠荡荡,又似乎有些伤感,说,“江科,你走的时候没有和我说,我都不知道你忽然离开西京了,现在你回来也还是没有告诉我…唉,江科,你非要让我马雨茗上赶着追着你吗?你就不能和我说一声,让我也知道自己被人重视过?”

    我有些赧然,知道自己的确忽略了这个漂亮的离婚少妇内心感受。

    可是,面对她忽然提出来的问题,我又该怎么回答才好呢?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