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打电话
    听到对方说马上要见李侃和田伯光,我笑了。

    废了这么多话,要的就是蒋淑山这个态度。

    我心知,蒋、李、田三人能量都很大,尤其这个蒋淑山蒋先生,来历神秘不说,其背后的势力更是强大得惊人。

    不然,为何李侃和田伯光都没能争取到我姐夫向明的控制权,而蒋淑山来山溪省最晚,却能牢牢将向明抓在手里不放?

    不过,即便蒋先生很牛掰,但对手也不是吃素的,否则他早就将这件案子摆平了,何至于到现在还在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甚至担心对方会狗急跳墙反戈一击?

    所以我目前的首要任务不是了解这桩案子里所蕴含的深远意义,也不用关心会牵扯到什么级别的大佬,而是将我所能接触到的方方面面关系全都聚拢在一起,从而集中力量一举取得实质的突破,为姐夫向明洗底!

    于是,我立即道,“成,蒋先生,我就是这么想的…现在我马上联系李侃和田伯光。”

    点点头,他开始抽烟,很吓人的样子,一根接着一根直接烟蒂对烟头,仿佛不是自己说的难得才抽一根,而是就像一个实实在在的老烟枪。

    见他很着急,我也没回避,当着蒋淑山的面开始分别给李侃和田伯光打电话。

    “李哥,我江枫!”

    “小江,在哪里呢?”

    李侃还是一付云淡风轻,甚至有些吊儿郎当的口气,问我,“t市呢还是回到西京了?”

    “回来了,刚回来!”我说,“李哥,你今天有没有时间?”

    “怎么?想拉着我去老虎那里蹭酒喝?”

    “不是…”见蒋淑山的面色越来越焦躁,我索性直说,“李哥,我这边有个人想见你,你看…”

    “谁?田伯光吗?我和他已经见过了。”

    我想起之前为田伯光和李侃搭过线,于是笑道,“李哥,你和田哥已经见过面了?太好了,这样最好,约他一起见面,简单了。”

    他听出我说的应该不是田伯光,便追问,“江枫,你小子,说吧,这次是哪尊大佛要见我?”

    “蒋先生,蒋淑山…您听过他么?”

    “蒋…蒋淑山?”李侃的声音有些疑惑,似乎在思索,停顿片刻才道,“没有,没听过这个名字。”

    一直在我身边凝神细听打电话的蒋淑山忽然说,“告诉他,a组的人要见他。”

    我没多想,直接转述蒋淑山的话,“李哥,蒋淑山是a组的人…你看?”

    “a组?…什么?你是说对方是a组的?”

    “对!”我有些心惊,因为虽然不知道这个a组代表什么部门,却明白,自己从来没听过李侃用这种异常惊讶的语气说话!于是可见蒋淑山的a组成员身份是多么牛逼。

    “行,告诉我时间的、地点,我准时到…”

    和李侃约好,我又给田伯光打电话。

    田伯光这边倒是比李侃更痛快,当听说会面时李侃也会参加,田伯光甚至都没有问我聚会的发起者是什么人,直接就答应了。

    搞定这两个大咖级人物,想了想,我问蒋淑山,“蒋先生,西京市局和武警支队,对了,还有西京检察院和山溪省监狱管理局的关系,要不要一起见见?”

    “这个…”

    蒋淑山思考半晌,道,“小江,既然局面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我的身份也没必要再保密,我倒是没所谓,只要对方绝对靠得住,那就见见吧。”

    我正想打电话,蒋淑山却又道,“我估计你不可能全部约到的,毕竟他们都是身份敏感的官面人物,不像我和李侃、田伯光这样属于隐形人,所以他们中有人可能会推脱。”

    “是吗?”我不以为然,自信应该能约出来。

    “你可以试试。”蒋淑山笑了笑,示意我试试看。

    于是,我先给大胡子张哥打电话,对方听明白我的想法后,沉吟良久道,“成,我来,不过可能我会穿便装…”

    “没问题!”我冲蒋淑山做了一个ok的手势,有些得意洋洋。

    蒋先生就说,“你继续,如果都能来就最好不过了。”

    给西京武警支队的林少校打电话的过程要比大胡子更痛快,林少校听明白我的意思,当即表态,“兄弟,也不知道谁给我们领导打招呼了,首长说了,只要是你江枫办正经案子,三十人以下,武警这边的支援我可以自己做主!没问题,到时候我准时到!”

    这下,我心里更踏实,觉得刚才蒋先生的话有些太谨慎了,没看公安口和武警方面都表态支持了吗?

    不过,当我给自以为把握最大的西京检察院副检察长晨晖的叔叔打电话时,却被碰了软钉子。

    真是没想到,这个对我非常好,甚至那次深聊之后对我表现出极其赏识,也一直在默默帮我的晨叔,这一次却没有同意和我们见面的要求。

    听完我的话,对方道,“小江啊,我以前已经表过态了,只要不违背组织原则,只要在政策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我为你开绿灯伸伸手都不会有问题的。不过,今天的见面我看还是算了吧,乾通水处理的案子太显眼,方方面面都盯着,这个时候我和你们接触太多并不好,甚至以后我想不引起注意帮你都会变得更难。”

    有些意外,我刚说了一句,“可是晨叔…”

    对方却当即截断我的话说,“好了,江枫,我还在忙,先不说了…你们商量好,能对我说的可以另找时间跟我说,能帮上的忙我一定会帮!”

    晨叔的态度让我见傻,蒋淑山则在一旁长处一口气道,“呼~~~这才对嘛,要是公检法武警政府外加监狱方面,人人都这么给你江枫面子,我还真不敢相信了!”

    心里有些不服气,我说,“检察院那边虽然说不能参加,但表态了,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蒋淑山态度模糊地嗯了一声,示意我继续联系。

    这次,我给山溪省监狱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梁局打电话的时候,便多长了个心眼,套了半天近乎,才问,“梁局,您今天有时间吗?我想引荐几个人和您一起坐坐,您方便不方便?”

    “谁啊?”

    “这个…我也说不好身份,反正和我姐夫向明案有关系。梁局,我也不瞒着您了,这里面可能牵扯到乾通水处理集团,您看…”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