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 扮猪吃老虎
    蒋淑山长着嘴,仿佛听到这世上最大的笑话一样,满脸难以置信。

    好半天,他才如同缓过神来似的,脸上带着隐隐怒气道,“小江,我刚才只是大概描述了一下目前局势和我们接下来准备进行的行动纲领,甚至很多东西都没有对你细说,你怎么就能把我们千辛万苦制定下来的行动计划说推翻就彻底推翻了呢?”

    我摊开双手,苦着脸说,“您看看,您看看…蒋先生,我都说了不好直说的,您却非要让我讲!结果,现在我说了,你却急眼了…哎,我江枫冤不冤啊?”

    对方脸上依旧蕴藏着怒色,问我,“行,既然你这么说,这么看上不上我们定下来的行动计划,那你说,原因呢?你的道理呢?都在哪里?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连基本情况都不清楚的人,却能对我的行动方案指手画脚!”

    他的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显得很不客气,我的心里也来了气,心道,骂了隔壁的,我说不说吧,你丫非要让我说,现在老子再三推脱不过,说了,结果你又如此贬低我,说什么我瞎几把指手画脚…

    那好,我今天非要当着你蒋淑山的面找回场子,或者说,打压一下你的逼人傲气。

    其实对于蒋淑山这个人,我的个人印象一直很不错,觉得其深不可测身份神秘,而且身上自带威仪,让我见了他的时候总是需要小心翼翼,不敢像面对其他人那样放得开。

    我的性格属于无拘无束,不喜欢被人管,更不喜欢和不能处在同等水平线上的人说话,特不服管。

    这种性格,曾经大学里的导师老爷子曾经笑话过我,说我江枫要是搁到古代,比如三国时期,就是脑生反骨的魏延,很少有人能压得住。

    所以,尽管我对蒋淑山始终毕恭毕敬心生畏惧,但并不代表他说什么是什么,可以对我如此轻蔑。

    于是,我冷笑,“蒋先生,实话跟你说,其实我根本不用了解你们的详细计划,因为,从第一步开始,你们已经错了,大错特错!”

    “你说吧,哪里有问题?”

    见我不屑一顾的表情,蒋淑山反倒沉静下来,面色凝重地问,“说清楚。”

    “好。”

    当着他的面,我直接删掉手机后面记下的那些要点,只是指着第一条说,“您的计划,无论怎么说,从这里开始就错了!”

    “这里?”他很疑惑的样子,“这是最开始啊,我只是准备将我所有的力量全部调动起来…这也错了?”

    “对,错了!”

    我冷笑,“蒋先生,您可能忘了一句话:众人拾柴火焰高!正因为您只是想要调动自己的力量,所以才犯了两军对阵的大忌讳!”

    “嗯?”

    “您的力量能有多大?能左右一个省、一个部委还是整个华夏?不可能吧?所以,您这么说就是轻敌、是自傲,蒋先生,说句不客气的话,您浮躁了,骄傲了,并没有将对手放在眼里!”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难道就凭你江枫,你能联合多方势力吗?”

    蒋淑山多少有些动怒,说话的口气也变得生硬起来。

    我定定和对方对视,寸步不让,“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呢?”

    “你?就你?…好,你说说能调动哪些力量?”

    “您这边算一股!蒋先生,我始终对您的身份不了解,充满好奇,我想可能和国安有关系,是这样吗?好,我不追问您归属那个部门,反正您是一部分重要力量,是不是!”

    “没错!”

    “好,那我告诉您,除了您,我还能调动或者说让西京乃至山溪省公安厅进行配合!比如,西京市刑侦大队!”

    “哦…”

    蒋淑山不置可否。

    我又道,“如果这个分量还不够,那加上西京武警支队呢?怎么样?”

    “武警?你是说武警方面你也有关系?”

    蒋先生终于有些动容。

    我想,他应该知道,公安口和武警分属不同的条线,如果我江枫同时可以和两个没有太多交集的系统挂上钩,那我的真正实力可见一斑。

    我笑笑,“公安和武警,虽然不敢说百分百能够借助,但总有机会试一试的…还有,西京市委市政府呢?算不算官面上的最大助力?”

    “什么?”蒋淑山终于有些坐不住。

    毕竟西京市属于副省级城市,市委书记是山溪省委常委,市长虽然没有入常,但级别上也是副省级干部。因此,如果西京市能够表态支持,相当于我们已经得到本地官方的正面回应,那么,我们一方的胜算将会无形中增大太多。

    我点点头,主动拿出两根烟,让了他一根,说,“蒋先生,您不至于这么惊讶吧,您什么世面没见过,不应该听到这样的消息就沉不住气!”

    对方点上烟,抽了两口,苦笑着说,“好你个江枫,真没想到你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老虎!看着没啥背景年纪轻轻,身后的水却这么深。”

    我连忙摆手,“蒋先生,我真没啥背景,身后更是连一点点水都木有…您就别埋汰我了。”

    顿了顿,我肃然道,“我还可以争取到西京市检察院的支持,嗯,对了,省里那边,山溪省监狱管理局也表态愿意配合…蒋先生,难道您不该通盘考虑一下这些来自方方面面的助力吗?为什么放着车马炮不用,却非要让卒子拱过河,累死累活呢?”

    这下,蒋淑山再也顾不上我语气里的揶揄,甚至一下抓住我的胳膊,说,“江枫,行,你牛!你告诉我,还有没有什么杀手锏,能够联手一起成为统一战线的盟友?”

    我被对方的大手抓得生疼,只好苦笑着请他松开,这才道,“有,还有两个很神秘的人物以及他们背后的力量。”

    “是谁?”

    “我应该和您说过的…没说过吗?哦,一个叫李侃,一个叫田伯光,您听过他们的名字吗?”

    看到蒋淑山摇头,我不禁苦笑,看来我记错了,并没有和对方提到李、田两人。

    “蒋先生,这两位能量同样非常巨大,而且身份神秘…这么说吧,我虽然和他们很熟悉,但却就像对您一样,不知道他们背靠着谁…我猜测,可能是反贪局和公安部…不过蒋先生,我江枫敢用性命保证,这两个人绝对可靠,都是要彻底拿下乾通水处理这个案子的!”

    “...”

    蒋淑山没话了,目光复杂地看着我,良久后才道,“江枫,你现在就和李侃以及田伯光联系,就说我要见他们!”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