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最终目的
    我的面色忽然严峻起来,冷冷道,“他们的确穷途末路,但并没有狗急跳墙,而是…故弄玄虚!”

    “故弄玄虚?”蒋淑山重复了一遍我的话,终于有些色变。

    问我,“江枫,你所谓的故弄玄虚指的是什么?”

    “蒋先生,您最早察觉到对方开始按耐不住,想要蠢蠢欲动,当时难道就能认为他们马上要孤注一掷,准备跟我们白刀子见红,拼个鱼死网破吗?恐怕不是吧?”

    蒋淑山点点头,嗯了一声,又说,“对,前段时间,我们掌握了乾通集团大量违法犯罪的证据后,就发现乾通方面暗中的活动变得猖獗起来,甚至很古怪…当时我的第一反应,以为对方想要搞事儿了,就像你说的,故弄玄虚混淆视听,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对!”我对蒋淑山的话表示赞同,紧跟着又问,“蒋先生,可为什么现在你却改变看法了呢?当然,我们应该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所以经过一段时间后,您或许认为,乾通方面已经改变策略,准备破釜沉舟和我们火并了!因此,您心乱了,焦虑了,想到咱们这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胜算达不到百分百,甚至达不到八成,于是很担心完不成任务会给老领导丢脸…蒋先生,您好好想想,从您开始患得患失瞻前顾后那一刻起,您早已绷得过紧的神经促使你认为对方就要开始动手反击,我们也必须要有所回应…是不是这样?”

    蒋淑山一直默默在听我说话,直到整整一大段说完,才点点头,回我道,“江枫,你说的似乎没错,我最开始不认为对方会这么快动手,只是觉得乾通方面可能在销毁罪证,或者转移我们的视线…可后来,手机被盗打,你被追杀,向明反水等等一系列新情况出现,让我觉得他们越来越咄咄逼人,似乎已经进入到反戈一击,全力以赴将我们干死的阶段,所以才不能安下心,焦虑不已…”

    “对!”

    终于,我笑了。

    真是费尽心思才能表达清楚我的意思,而且还能让蒋淑山这样极有主见的牛掰人物听进去…我江枫不容易啊!

    于是,我指了指桌上用香烟摆出来的长方形,道,“蒋先生,您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我刚才举的例子,是不是和您之前的心态多少有几分相像?本来对手干的一直是混淆视听,转移我们注意力的下作勾当,但人家手段运用的巧妙,而且分寸拿捏的也极好,因此造成我们这边神经高度紧张,以为人家这就要下手了!嘿嘿,蒋先生,我敢说,如果仅凭您手上得到的这些证据根本扳不倒乾通水处理!您想啊,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被警方被国安甚至更神秘的部门盯上了?他们保留在研发中心或者乾通总部,以及重要分支机构的那些账目资料,可能是真的吗?不可能!早被动过手脚,洗白了!”

    “那…”蒋淑山终于动容,问我,“小江,你是说,他们就像你在摆弄长方形一样,幅度越来越大,甚至越来越激进,但却不是想要现在就和我们开仗动手,而是一直在转移我方视线?”

    我摇头,又不能确定地点点头,说,“蒋先生,他们是不是在转移视线混淆视听,我不敢说,但我能确定的是,对方肯定没有调整策略,一直在按照最早设定的步调在部署,在做!至于追杀我江枫这件事,我忽然想通了,他们是想把事情搞大,但依然是尽量把我们的视线转向歧途!”

    我冷笑,“蒋先生,我一直想不通一个道理,现在,忽然想明白了。”

    “什么想不通?你又明白什么了?”

    “蒋先生,我想不通的是,为何对方要甘心情愿冒着那么大危险刺杀我?我江枫虽然在调查姐夫向明案上很积极,但那是我的亲人,我救向明义不容辞!而且,我并不知道乾通案太多底细,他们干掉我,并不能阻止这桩案子继续查下去!所以,无论怎么说,他们杀我都显得毫无意义,太欠考虑了!”

    “不对吧…”我刚说到一半,蒋淑山却又打断我,问,“江枫,据我们所知,你在西京并不是第一次被刺杀,之前在二环路的如家酒店后面小巷子里,还有过一次被人追杀的经历,甚至那次还动了枪!江枫,这你又如何解释?他们如果不是下定决心非要除你而后快,怎么可能两个月的时间里,连下两次毒手?太不合常理了!”

    “对!”

    我没有否认,冷笑道,“蒋先生,可是如果第一次刺杀我并不是对方幕后主使的本意,或者说,是其中某个重要人物的私下行为呢?是不是可以当成一次意外看待?我想您应该比我更清楚,世上的事本来就是变幻莫测,具备突变、偶发、习惯、常态和另类等等特质,而我们最难的,也是最容易误入歧途的,就是无法区分偶然和必然!”

    “你是说…?”

    “蒋先生,更多的细节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由于我和某个人或者某个家族的私人恩怨,第一次刺杀行动很可能是个意外…不过,第二次嘛,您这么一提醒我倒是差不多明白了,也许对方既然错了一次,索性将错就错,故意安排对我的二次追杀!这样一来,能干掉我固然好,即便被我逃脱,我方也会去想,为什么对手要三番五次追杀我江枫呢?我算什么?在这么大的案子里,根本连小屁泥都算不上,他们至于把精力都放在我江枫身上吗?”

    终于,蒋淑山的脸色完全变了,他也开始像我一样,狠狠抽着烟,最后道,“江枫,那好,我们总结一下:按照你的说法,我的手机被盗号,向明反水,以及你三番五次被追杀,并不是对手狗急跳墙要和我们短兵相见,而是试图将我们的主意力转移,从而为其销毁罪证,或者做其他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赢取时间?”

    “对!”

    我毫不犹豫回答,“蒋先生,就是这么回事!”

    他定定看着我,突然又问,“那好,如果真是这样,江枫,你继续分析分析,他们费了这么大力气赢取时间,究竟想要做什么呢?”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