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高人坐镇
    我深知,无论敌我双方,哪一方开始谋划的时候都不可能想得面面俱到,而只有当一旦出了状况,才会发现原来这个、那个,其实很多地方都没有考虑周全,漏洞多到足以令自己傻眼。

    而提前做出所谓‘假设性拯灾’,除非那个策划者智力超群,否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我也认为不可能,所以否决这种想法比另外两种更早!”

    蒋淑山苦笑,“既然我能想到的三点措施对方都不可能做到并且做得尽量完美,所以我们几方才认为,这次乾通水处理至少要忍痛断腕,伤筋动骨…”

    我知道他铺垫的差不多了,结果肯定出乎其预料,于是推着他的话说,“然而,对方的手段却令您大跌眼镜,对不对?蒋先生,难道他们还有第四、第五条路吗?”

    “没有,怎么可能有呢?”

    “那…”我糊涂了。

    “你也不用再猜,就是被我最先否决认为绝无可能的第三条路!对方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已经将子公司完全洗白!江枫,你不会想到,他们的手段非常高明,高明到警方强势介入之后,竟然根本查不出这其中有乾通母公司什么事儿!”

    “不会吧…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蒋淑山冷笑,“江枫,你要记住,没到将枷锁挂在对方脖子上的最后一刻,万事皆有可能!”

    “他们怎么做的?”

    “很简单却很有效,托管!”

    蒋淑山解释,“在进行非法.集.资之前,对方已经将公司托管给一个外资在华夏挂牌的金融管理机构,不知道你是不知道这种机构的性质?”

    “您说,我不清楚。”

    “简单讲,他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打着所谓世界知名企业的名头,被当地有些钻政策空子的有心人利用,从而联手赚当地国家老百姓的钱!”

    说到这里,蒋淑山有些无奈,“江枫,虽然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尤其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经济的发展可谓一日千里,但还是有些崇洋媚外的家伙信奉外国人,洋垃圾,总觉得只要有外资介入,企业管理就一定更科学更严格…殊不知,很多时候根本不是那回事!”

    我点头,对蒋先生的观点深以为然。

    不由想到,我的一些同学非要出国学习什么电商经验,就为了镀那层黄屎,难道他们不知道吗,神州的电商水准早就走在世界最前列,而且以华夏的特殊国情,从西欧或者米国学来的那一套,根本不切实际,完全毫无用处。

    但为什么还有不少人对此趋之若鹜呢?

    …

    蒋淑山将我的思绪拉回,继续说,“所以,那个所谓外资金融管理公司在华夏根本就是一个空壳,他们随时招聘本地人,接手这种托管业务,甚至实际上,连本地人都不派几个,还是由原来公司具体运作,只是经营权却变更到那个国际公司名下…”

    我有些明白了,若是真像蒋淑山说的那样,那么乾通水处理集团的确玩得太高明,因为子公司的企业法人相对独立,而管理权、经营权名义上又放到外资公司那里,实际的操作人还是他们的一些外围手下…如此一来,即便查出问题,那也是管理者经营者的问题,然后怎么办呢?打跨国官司吗?大不了托管方拍拍屁股走人,你能把人家外资公司怎么样?

    …

    总而言之,乾通方面通过这样的手段,根本不需要考虑太多---反正早就变更经营权、管理权了,出的一切问题都是外国公司的问题,有本事你华夏警方找人家去啊!

    骂了隔壁的,想明白这一切,我不得不承认,对方阵营里的确有高人,而且料敌先机,简简单单就已经早早擦干净屁股!

    于是我和蒋淑山一起陷入沉默,我明白,后面的话不用问也不用蒋先生向我解释,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的尝试完全失败了!

    甚至,很可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蒋淑山不是说还拿出某些其他证据了吗?这样肯定会引起对方警觉!

    打草倒是惊到蛇了,但蛇却并没有失掉先机,相反,乾通水处理集团必定会因为这件事所带来的方方面面压力,发现很多端倪,甚至锁定蒋淑山这个神秘人物。

    又想到昨天清晨我被杀手冒充蒋先生手下,差点死在洪蕾家楼下,不由遍体生凉,白毛汗冒了一身。

    “唉…所以啊,千算万算,这次我还是大意了,倒不是错估对手的实力,而是没有意识到,他们那边竟然有这样头脑清晰、思维敏捷的高人坐镇!”

    蒋淑山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咬牙切齿道,“江枫,后来还有几件事,我…这么说吧,我的老脸都在老领导那里丢尽了!玛德…”

    他竟然爆了一句粗口,大口喘着气说,“真特么没想到,我拿出的一部分证据在更高层次的博弈中,竟然变成对手指责我们‘扰乱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的武器,反戈一击之下,虽然没有让老领导那边彻底下不来台,但至少已经在一定范围内沦为笑柄…”

    简直了,我根本没办法相信蒋淑山说的这番话。

    刚才乾通子公司的案例只是个案罢了,要是其他一些证据非但同样起不到作用,反而被对手所利用,那…这岂不是说,我们无论怎么调查,也根本没有意义吗?不管拿出任何证据,不但打不倒对手,相反会伤及自身?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你不相信是不是?江枫,老实说,在我从老领导那里听到对方的反击手法之前,我也信心满满,认为拿下乾通案已经用不了多久,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可结果呢,我完全没辙了,没辙了啊!”

    蒋淑山脸上闪过一层深深的愧疚,似乎自己就是孙猴子,而对方是如来佛祖,无论他怎么努力调查,最后都逃不过人家的五指山,逃不掉被镇压五百年的命运。

    “再和你说一件事吧…”

    蒋淑山看着我,目光复杂,“江枫,你怎么看向明这个人?也就是,你姐夫?”

    我一惊,隐隐约约觉得蒋淑山在这个时候专门提起向明,肯定是有某种深意的。

    难道我姐夫他,又被发现什么问题了吗?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