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秘密约见
    我无可无不可地谦虚几句,说,“姐,官场险恶,我可不想在这里面折腾,保不齐哪天就会把自己给折里了…”

    “不会!”

    英婕却固执己见,一下将我否定,“江枫,好人有好报,你啊,福神附体,灾星远离,一定会没事儿的。”

    “那是,我能有什么事儿!”

    我一付没所谓的样子,说,“姐,反正我江枫就一小管教,转正才多久啊,连个副科级都没混上呢,谁能想着收拾我?”

    她点点头,“没人注意最好,以后行事稳重点儿,别总想着出风头,回来一不小心成为众矢之的就得不偿失了。”

    “谁想出风头?那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人家非要惹到我江枫头上,我能不反抗吗?”

    “说不过你,就你有理!”

    英婕不再和我斗嘴,陷入沉思。

    我站起身,去厨房做了一碗方便面,还卧了一个荷包蛋。

    毕竟刚才两番征伐,我和英婕的体力消耗巨大,我甚至已经感到饥肠辘辘。

    英婕像个孩子一样,非要我喂她,并问我,“江枫,我明天就回去和我爸还有我叔他们好好说说这件事…对了,要不要你提前和李大秘打个招呼啊?这样我爸去向王书记汇报工作才不会显得那么唐突。”

    我笑了,和英婕抢着吃那碗方便面,“姐,你傻了不是!这事儿我不能多掺和,不信你回去问你爸,看看他是不是和我看法一致!”

    “为什么呢?”

    “你不在体制里,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道!”

    我有些得意,“姐,别看我比你年纪小,但毕竟是组织的人!你听我说,李哥让我递话给你们英家,其实你们已经很被动了!你想想看,哪儿有上级领导示意下面干部主动靠近的?要不是我和王书记有点渊源,而他们又知道我和你们英家关系匪浅,肯定不会让我来传话!那你说,你们英家既然已经接到对方递出的橄榄枝,却还畏手畏脚,非要找一个根本上不了台面的小屁屁从中说项,那成什么了?连这点魄力和眼色都没有,人家王书记能看得上英叔叔吗?”

    “哟,说的是哈,好像很有道理!”

    英婕一付服气的表情,故意上下打量我几眼,说,“真没想到我家江枫这个小屁屁,竟然已经变成一个很有城府的成熟男人,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才几天没见面啊,你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我都快不敢认你了!”

    她的话让我哭笑不得,只好道,“姐,我从来都这样好不?只是你以前和我说的都是些儿女情长,或者具体的事情,咱们从来没有提到这个高度谈问题!”

    英婕笑了,笑颜如花,“你啊,说你胖你就喘,真不知道谦虚,真是愁死个人了!”

    …

    这一夜,我们就像两个贪得无厌的赌徒,不断在对方身上索取,直到天色微明,梅开几度,我才终于精疲力竭搂着英婕沉沉睡去。

    梦中,我觉得自己似乎坐在一座飞船上,不断飞往宇宙深处,那些星星也幻化成一个个如花笑脸,有岚澜,有墨芷舞,有晨晖、小娥嫂子、方雅、茹姐、陈倩…

    第二天,日上三竿,我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将英婕丰满的大腿从身上挪开,拿过电话,顿时清醒大半。

    “蒋先生?”

    “嗯,江枫,是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在西京。”我多少还有些昏昏沉沉,没想起来英婕家的小区叫什么名字。

    “我当然知道你在西京!”

    蒋淑山的语气有些不爽,又道,“约个地方见一下,我有重要情况和你说。”

    “好,时间、地点,您说!”

    “一小时后,南高新的世纪金花酒店,8808房间,你准时到。”

    “好!”

    挂断电话,英婕靠过来,揉着眼睛问我,“江枫,谁啊?”

    “一个朋友,非常重要的朋友。”

    我已经完全清醒,光着身子从床上跳下,冲进卫生间开始洗漱。

    英婕围上一件大浴袍,裸着两条大长腿靠在门边看我洗漱,幽幽地道,“有这么着急吗?我还想让你今天陪我回去呢…”

    “真的很急!”

    我顾不上多解释,心急如焚。

    “那…要不,我等你回来?”

    “不用,”我当即否决,“姐,你一会也回家,把我们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一字不差转告令尊,让他尽快安排时间去省委向王书记汇报工作!当然,提前约李阳就不归我管了,英市长肯定知道怎么做!”

    “嗯,”英婕见我真的很着急,也不敢再纠缠,只是叮嘱,“枫,你千万保重自己,不然…人家说不定就跟别人跑了…”

    五十分钟后,我准时出现在西京市南高新区的世纪金花酒店楼下。

    这里是五星级宾馆,不但地理位置良好名气很大,并且秩序井然,而且上电梯还要刷房卡,并且有很多能提供各类服务的侍应生随时等候客人召唤。

    不明白为什么蒋淑山约我在这里见面,而不是去他的秘密驻地。

    但对方既然这么着急约我,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

    隐隐约约,我觉得蒋先生应该已经准备收网了。

    于是,我的心情更加迫切,急于想从对方口中了解到最新形势,并且搞清楚下一步我们的行动方案。

    心突突跳着,我给蒋淑山打电话,告诉对方我已经到了。

    很快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下来,问我,“您是江枫先生吗?”

    “对,我是。”

    “请跟我来。”

    对方刷卡上电梯,一直到八楼停下,始终没有多看我一眼,更没有再说一个字。

    一种肃然的压力开始将我包裹,我有些紧张,觉得今天和蒋淑山见面,将会成为我们和乾通水处理集团真正正面对撼的第一次较量!

    来吧!

    我给自己鼓劲儿,就像高尔基《海燕》里说的那样,‘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那个青年并没有和我一起进去,而是敲开8808的房门后自行离去。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走开还是站在门外警卫。

    房间里只有蒋淑山一个人,他的身体挺得笔直,站在落地窗前,凝视远方…

    听到门响,蒋淑山没有回头,淡淡说了一句,“江枫,你过来…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