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开始织网
    我让洪蕾陪着乔小娥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等我,低着头和张哥开始详细说着我的考虑。

    这个时间段正是普通民众们上班的时间,距离午饭还有个把小时,所以我们几个几乎就是茶馆唯一的两桌客人。

    足足聊了快四十分钟,我和张哥的对话总算告一段落。

    大胡子的好猫已经抽干,开始勉为其难抽着我的白娇子,面前的烟灰缸里也塞满烟蒂。

    又沉默良久,老张才仿佛下定决心,问我,“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你这辈子就毁了,我和一些铁杆手下也会受牵连,身上这层皮说不准都能被扒了…你真的决定要干?”

    我点点头,同样狠狠抽了一口烟,说,“哥,兵法上,处理目前形势有两种不同的路数。一,以不变应万变,后发制人。二,主动出击,先下手为强!”

    大胡子看着我,脸上肌肉不断突突跳动,显然内心很紧张。

    我笑笑,宽慰他道,“张哥,其实我们已经不算占有先机!你想想,对方知道我曾经回了一趟t市,而且也能通过种种手段找到我,迷惑我,最后对我突然下杀手…这一切已经说明他们开始反击了!”

    老张恶狠狠地哼了一声,“日他妈,这也叫反击?特么纯粹就是混黑的势力才会干的下作手段!官场上有阳谋和阴谋,但像这种直接动枪的方式,卧槽他麻痹,就是将自己往死路上引啊!”

    我也说,“是呢,我也想不清楚为什么对方突然做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按说即便目前已经刺刀见红,但也不该光天化日之下动枪杀人!还有,我江枫并不是这件案子的关键人物,无论蒋先生、还是李侃或者田伯光,他们谁都比我更重要。”

    因为需要张哥配合,我并没有向他隐瞒蒋、田、李等人,不过也没明说这几个神秘人物的身份和职务。

    事实上,连我也不知道他们分别是哪里派下来的,归属什么派系,当然没办法向张哥解释更多。

    最后,我表态,“哥,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办法去做,真出了事也不会牵连到你们头上,最多断你一个无组织无纪律,坐两年冷板凳就没事儿了。至于我,哥,你认为我还有选择吗?人家都杀上门来了,我能无动于衷束手待毙?”

    老张不再说话,抽完烟,将烟头扔在脚下,狠狠踩着,突然站起身,戴上大盖帽也不说话,扭头就走。

    来到茶楼的楼梯口,张哥站住,做了一个ok的手势后,匆匆离去!

    我独自将那壶价值一百二十八的碧螺春喝完,招呼洪蕾和乔小娥,说,“嫂子,洪蕾,咱走。”

    三人下了楼,洪蕾去结账,我则和乔小娥站在大门外,眯着眼看预示着中午即将来临的日头,默默思考。

    等到洪蕾出来,我对两女说,“洪蕾,嫂子,我想好了,不但那个公寓暂时不能住人,而且西京你们最好也不要呆。”

    她们倒是没有立即反驳我的话,也许刚才乔小娥和洪蕾私下分析过目前局势,认为暂时躲出去也好,或许是她们知道我父母姐姐其实就在外面避难,陪着他们的是晨晖。

    所以,既然有先例,值此关键时刻,我想到让她们离开西京,不啻为一种避对手锋芒的无奈之举。

    洪蕾想了想问我,“枫哥,那你说我们应该去哪里?要不,也和晨晖那样四处游山玩水?”

    乔小娥却说,“和额回乡下吧,那里偏僻,不会引人注意的。”

    我思忖着,觉得都不太好。

    毕竟胖丫的情况和我小外甥不一样,我姐的孩子还小,而胖丫已经到了上学前班的年纪,明年这个时候就是小学生,总不能让她四处漂泊或者回乡下漫山遍野疯跑。

    想来想去,我有了主意,对洪蕾两人说,“嫂子,洪蕾,这样,中午咱们就去接胖丫,下午你们就走!”

    “去哪儿啊?”

    “t市!”我郑重其事道,“t市是我的第二故乡,那里有很多朋友、同事,还有大学同学,除了西京,我的根就在t市…”

    分别握住两女的手,我说,“洪蕾、小娥,你俩都是我的亲人,是我必须爱惜照顾的人!所以,只有你们去了一个我能遥控、能随时了解情况的安全地方,我才能更放心!还有,胖丫的功课不能耽误,到了t市,教育资源不会比西京差,到时候我会让人安排她继续学习的…对了洪蕾,t市距离京城很近,你办出国手续,有点儿什么事情去大使馆那边也方便。”

    两女对望一眼,洪蕾终于道,“好,去t市就去t市,岚澜我也好久没见了,正好找她聊聊…”

    没料到洪蕾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回答我,于是只好苦笑,“你呀,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

    下午两点多,送洪蕾和小娥母女上了t市和西京之间新开通的动车,在三人依依不舍的千叮万嘱中,我挥着手,看着高铁快速消失在视线里。

    心里说不出的涌上一股悲伤情绪,骂了隔壁的,我的家人我的女人,他们都被我和姐夫牵连,背井离乡竟然不敢在故土生活!

    当然,这其中有我谨慎的缘故,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被动!

    扬起头,站在站台上,我冲着天穹大吼一声,也不在乎任何人看向我的怪异目光,只想将心中的愤懑尽快吼出,排泄到空气里…

    接下来,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给蒋淑山打电话。

    直到听到对方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我确认是蒋淑山本人,这才将我已经回到西京,并且回来第二天清晨就差点被人干死的事和他大概讲了讲。

    蒋淑山沉默良久,对我道,“抱歉,我也是才发现前两天手机号码被盗用过,正准备彻查这件事…哎,真没想到,他们的反应如此激烈,竟然抢在我们行动之前动手。”

    我沉声道,“蒋先生,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你尽快换号码,然后第一时间和我联系,我需要见你!”

    对方应允,我们约好今晚再联系一下,并且直接打他告诉我的保密电话,这才心有余悸各自挂断。

    于是,随着和蒋淑山确认见面,我一个又一个电话打出,都是用公用电话打的,分别联系了李侃、田伯光还有晨晖的叔叔等人。

    而我最后一个电话,则是打给山溪省委王书记的秘书,李哥。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