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 老子要杀人!
    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当一颗子弹从我头顶飞过后,枪声忽然顿了顿,杀手应该是在换上新弹夹。

    几秒种的间歇救了我的命,我跑向一棵大树位置,那速度,可以说比得上奥运会上博尔特封神的百米飞人决赛!

    总算,乔小娥和洪蕾还没有完全傻到家,她们意识到朝着我的方向跑是一个足以致命的错误选择,于是开始冲向楼下的斜侧方位。

    这样一来,一层半的位置视野本来就很小,杀手除非将大半个身子完全探出通风飘窗,否则不可能再看到两女。

    这时候,所有上班、晨练或者去早市买菜的人们全都明白过来,猜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于是一个个抱头鼠窜鬼哭狼嚎,估计就算没被吓死也快要被吓得半死了。

    小区的空地上、道路上、花坛间一片混乱,无论年龄大小,所有人都在跑,跑得动如脱兔。

    我喘着粗气,确认洪蕾和乔小娥已经安全,这才向大树后方闪。

    砰!

    一声清脆的手枪声音过后,我的胳膊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身体也被带着向前踉跄一下,随即扑倒在地。

    草,千算万算,我还是被杀手击中!

    好在对方看来也非常仓促,见我马上要躲在树后,慌乱之下这一枪失去准头,并没有致命。

    饶是如此,胳膊被打穿,钻心的疼痛还是让我眼前一片发黑,险险昏迷过去。

    噗!

    又是一颗子弹在距离我头部十几公分的位置射进泥土里,我咬紧牙关,身体猛然蹿起,一个旋身已经藏在大树后面。

    胸口剧烈起伏,百米冲刺的体能消耗令我几乎无法呼吸,大口喘着粗气。

    这一刻,我只能祈祷对方手里除了手枪和管制刀具之外,没有携带类似狙击步枪这种强悍的杀伤性武器。

    否则,即便隔着树干,我一样很可能被对手一枪爆头。

    从大树另一侧露头,嘭,又是一声枪响,树皮飞溅,甚至有些都撞在我的头上脸上,吓得我连忙将头向后缩回去。

    远处,乔小娥哭得就像一个泪人,口中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叫,我听不清楚,反正知道她和洪蕾都快要急疯了。

    我躲着,杀手的枪声也不再响起,我不知道对方是准备稳定心神,等待我露出破绽的一瞬间将我猎杀,或者又有了什么新的恶毒点子。

    同时胳膊上已经血流如注,一股淡淡的硫磺味道窜进我的鼻孔,让我意识到自己曾经和死神挨得那么近,甚至已经感受到他的拥抱。

    又过了几秒钟,时间似乎静止,声波也不再传动,小区了除了不相干的老百姓还在四散奔逃哭号连天,我和杀手双方忽然默契地没了动静。

    正猜测对手下一步会怎么办,洪蕾公寓的楼门洞忽然被人拉开,一个身影冲出来,直接奔着我藏身的方向跑。

    可能杀手发现我躲在树后也算有段时间,但却没有开枪反击过,从而推断出我手里的猎枪没有子弹,或者我并不会使用那玩意,因此并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

    我慌了,虽然没有探头向那边看,但似乎同样能清晰地感觉到杀手正在拼尽全力向我靠近,还有十五米,十米,五米!

    我炸毛了,深知如果等对方和我面对面,那一刻将会是我人生的终点,是生命的休止符!

    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弯下腰,我集中全部注意力,感觉着对方靠近的速度和距离,手里抓起一把沙土,心里数着数字。

    “三、二、一!”

    猛地探出头,我却采取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蹲着露出身体!

    于是,我用一只手高高举在头顶的双管猎枪就显得那么刺眼,让对方第一时间注意到它。

    果然,嘭,又是一声枪响,这一次,也许因为距离太近,我手中的猎枪被击中枪托部位,强大的震动力道让我根本抓不住,一下从手里掉落。

    但我却没有丝毫犹豫,更顾不上害怕,借着对手一愣神的瞬间,腾身而起,手里的沙土狠狠向着杀手的脸上扬去!

    噗!

    对方被我洒了一脸泥土,甚至被其中一颗足有拇指肚大小的小石块正正击在一只眼睛上,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

    骂了隔壁的,好像我刚才中了一枪的惨叫声还不如他被小石头打中的哀嚎更响亮。

    再也不会给他机会,我动了,快如闪电一般。

    内息灌注全身,连那只受到严重枪伤的胳膊也重新充满力量。

    嘭嘭嘭嘭!

    连续三拳一脚,我全部狠狠击打在对方身上!

    第一下便将杀手手里的枪砸飞,而第二下第三下和那一脚,则毫不留情狠狠打中敌人的脸颊、胸口和小腹!

    那家伙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丝毫不夸张地说,足足倒飞出去三四米。

    生生被我打得划出一道凄惨的弧线,继而摔落尘埃!

    我心头的怒火就像我此刻的动作,狂暴彪悍并且狠绝苍生!

    我不想放生,这一刻,老子就是要他死!

    死!

    几乎没有时间间隙,我冲过去,拳打脚踢,如雨点般狠狠躲在已经只能向一条虫般在地上蠕动呻吟的杀手身上。

    我想,应该没有用到十秒钟,这家伙已经完全不动了,身上的骨头不知道被我打断打碎所少根!

    顾不上再多看他一眼,我俯身拾起手枪,全力向楼门洞冲!

    我知道,下一刻我会不顾一切开枪的,我要杀了这些家伙,干死所有人!

    我踏马的什么也顾不上,老子要杀人,为了深爱我的女人,也为了自己!

    杀!

    乔小娥和洪蕾哭着向我跑,两人脚步踉跄,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来。

    而我却没有顾得上拥抱这两个傻女人,而是将所有怒火都倾注在双腿上,风一般跑向楼门洞。

    那扇防盗对讲门已经完全拉开,两个家伙挺尸一般躺在地上,一个还能勉强蠕动,嘴里不断发出呻.吟,而另外一个,则早已倒在那里就像死了一样。

    靠近,我脚步放缓提高戒备,手中的枪举起…

    我知道,下一刻,肯定有人会死!

    “江枫!!!”

    粗豪的声音大喊,“兄弟,别胡来,千万别胡来,冷静、冷静啊!”

    我顿了顿,知道援兵大胡子张哥总算赶到了,他这是在喊我冷静,让我放下枪!

    可,我能吗?

    不,老子,不、愿、意!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