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 离别前相逢
    我和乔小娥一起送胖丫上学前班,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胖丫同一个班的孩子也来上学,对方就喊她,还问,“胖丫,这个叔叔是谁啊?”

    乔小娥有些犹豫,看着我,而胖丫则第一时间挺起小胸脯,骄傲地说,“是我爸,我爸对我可好了,还要给我买芭比娃娃呢!”

    那个小家伙就一付很羡慕的样子,说,“胖丫,那你买了芭比娃娃能不能让我玩一会儿?”

    “才不呢,上次让你给我用彩笔画画你都不给,哼,这次我也不让你玩!”

    我立即拉住胖丫,冲对方有些尴尬的年轻妈妈笑笑,然后教育胖丫说,“胖丫,你这就不对了,买了新玩具是要和小朋友们一起分享的,这才是一个最棒最好的小胖丫应该做的,懂了吗?”

    “哦,是吗?”

    “嗯!”

    我很肯定地点着头,于是胖丫就拉起那个小男孩的手说,“那行,我爸说了让你玩,那就给你玩,但你可不许弄坏了哦~~~”

    蹦蹦跳跳说说笑笑,两个小孩子手拉着手走进学前班的大门,我目送他们消失在远处,这才转过身,对着再次眼中溢满泪水的小娥嫂子说,“走吧,真希望能够回到童年,再次体会一次童真的岁月…”

    回到小区,我看看时间尚早,于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和蒋淑山联系,告诉乔小娥我去买早点,让她抽时间和洪蕾联系一下。

    十分钟后,我拎着豆浆油条和热气腾腾的胡辣汤,敲开门…

    顿时我愣住。

    门口,摇曳生姿站着一个人,她冲我笑,只是泪水却一刻不停向下掉落,那本来已经精心画好的淡妆,也在一道又一道泪水的冲刷下,在她那美丽的面庞上涂抹得五彩斑斓。

    “哥,枫哥~~~”

    “洪蕾?!”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的鼻腔仿佛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一股莫名而来的巨大悲伤将我湮灭。

    几个月前林芬离开时那种痛失我爱的感觉不可遏制冲上心头,我,落泪了。

    见我竟然也哭,洪蕾疯了般一下扑进我怀里,狠狠捶打我的胸口,叫着哭着,“哥,枫~~~你,你真是狠心,你就不想着再见我一面吗?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啊?我真想把它剖开看看,问问它是不是黑色的…”

    我手中的早餐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掉落满地,双手不由自主环抱住洪蕾,然后在她的哭号声中,泪如雨下。

    我知道自己对洪蕾是有感情的,并且感情相当深。

    只是她要的太多而我给不了,洪蕾性子又刚烈,绝不会像乔小娥一样委屈自己,任我有好几个女人却只是希望我不要离开就行…最终,无奈之下洪蕾决定远走高飞,远远离开我,抛弃这段孽缘,重新开始一段人生。

    其实我和她都很清楚,虽然谁也没有说破,但都知道这一别,可能将会多少年不会再见面,甚至就是永别今生。

    无法忍受总是被悲伤的情绪所包围,我拉着洪蕾坐下,问她,“洪蕾,你什么时候的飞机?从哪里走?”

    “我…我不想去了!”

    我知道她这句回答既是真心所言,又是言不由衷,只好叹着气劝她,“傻丫头,又不是走了就不回来了,现在交通这么便利,你想家了,想回来,随时买票啊,没钱的话哥给你钱!”

    她还是低头垂泪,不言不语。

    我又劝,“再说了,我们可以通过电话、微信、电子邮件联系啊,丫头,我可和你说清楚,你别想着一走了之,我可是要远程监控的,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都要知道!”

    虽然明知我的话只不过是宽慰她,洪蕾还是终于止住泪,勉强笑笑,对我说,“哥,我这一走就帮不上你的忙了…哎,其实这些日子想想,我挺后悔的,再怎么说也应该等你姐夫的案子了解了再走…现在留下你一个人在西京面对这一切,我真是不放心…哥,要不我不走了,陪着你好不好?”

    我明白,洪蕾这是最后一次向我表白心迹,也是最后一次希望我能改变主意留下她。

    然而…我终是开不了口。

    默然良久,我点起一根烟,轻轻抚摸洪蕾的秀发,说,“洪蕾,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了的,如果任何一方都不愿做出改变,那就只能沿着命运规划好的轨迹前行…我知道这样说对你对我,尤其对你太残忍了,但我们的生命里并不是只有彼此,还有很多人很多事很多要关注的点点滴滴…也许你觉得我说的是套话、官话,但你仔细想想,人生是不是就是这么回事儿呢?”

    她将身子倒在我怀里,幽幽道,“哥,你为什么那么花心呢?有我有小娥嫂子还不行嘛?两个女人还不能满足你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向洪蕾解释,却知道,越解释越乱,最好什么也不说。

    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该怎样理顺生活,该怎样处理在我生活中出现的一个又一个女人,一段又一段情感,我又怎么可能和洪蕾说得通呢?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我终究应该放弃这段感情,同时也给洪蕾一个开始新生活的机会。

    人,要么自私,要么冷酷。

    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种类型,总之,在爱情方面,我江枫他妈的就是一个弱智!

    …

    乔小娥很有眼色地告诉我们她要出去买菜,让我和洪蕾好好唠唠,毕竟能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已然不多,我们之间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然而,当这个空间真的单独留给我们的时候,我和洪蕾却谁也不说话了。

    似乎宁愿就这样彼此拥抱,并且在这种静谧里细听对方的心跳,也比说那些没滋没味,更会令人伤感的话要好得多。

    只是寂静同样不能带给我和洪蕾片刻欢愉,良久,洪蕾终于打破沉闷问我,“哥,你这次回来不只是专程来送我的吧?是不是姐夫的案子又出现什么新情况了?”

    我知道洪蕾很聪明,在这个时候也不用瞻前顾后瞒着她,就点点头道,“是,除了送你之外,也要尽快了结姐夫的案子。”

    “怎么了?出事儿了?”

    女孩子的敏感让洪蕾瞬间意识到这里面有情况,她坐起身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就不能告诉我吗?”

    “...”

    我无语,真心不想在洪蕾即将离开的前夕跟她说某些令其牵肠挂肚的话。

    但洪蕾却像不打算就此放弃,而是气鼓鼓道,“哥,在你心里我洪蕾是不是根本不重要?你到底和我说不说啊?好,你不说是吧,那我自己问,我给蒋叔叔打电话,我直接向他要结果!”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