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开始了
    “不要走,别离开额,就在,就在这里…”

    我被小娥嫂子的双手紧紧环抱,她的炙热和激情毫无阻碍传递到我身上,似乎那长裤、那衬衫,那还没有完全消失掉的寒意都阻挡不了她的爱恋。

    我呢喃着,“嫂子,我先去洗洗,洗洗啊。”

    “不,额等不及了,就现在,要我!”

    被她推倒在沙发上,常年劳作的健强体魄在这一刻显出威力,我几乎抵挡不住,或者说根本不愿意反抗,任由乔小娥将我的衣衫一件件褪去,俯下身子在我的每一寸肌肤上不断亲吻。

    狂暴着,激荡着,我和小娥嫂子在这间公寓的每一个角落纠缠,从而在她的吟唱我的喘息中,让爱和**的火焰花香满屋…

    寂静下来,小娥嫂子伏在我怀里,手指不断在我胸口的肌肉上画圈,说,“真好,真好…”

    我笑她,“好什么?有什么好的?”

    “你要额就好,比什么都好。”

    我忽然有些心酸,是啊,也许比起和我有过各种关系的其他女人,也只有郝茹和乔小娥这样身世可怜的弱者,才会那么在意我是不是会抛弃她。

    也许,我甚至想,在乔小娥和郝茹心里,我江枫就是天,就是一切,就是后半生的依靠,我对她们无论是投入真感情还是只是贪恋**,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还在,在她的身边。

    于是就更加怜惜小娥嫂子,想着无论岚澜、程瑶馨、方雅、洪蕾或者晨晖,她们好说话或者强势,终归都是有诉求的,也只有乔小娥和郝茹,除了希望我不离开,再也没有任何要求。

    小娥嫂子幸福地伏在我身上,甚至没有问一句我为什么会突然走,又为什么突然回来,只是说,“你饿不饿,要不额给你下一碗面吧?”

    “你这一说我还真觉得饿了。”

    她立即就要起身,“那你等着,额这就做饭去。”

    我抱着她亲着,伸手在小娥嫂子的丰满上拍了一下,说,“不要动,就这样让我再抱你一会儿,等一会儿…”

    她嗯着,十分柔顺地轻轻蹭着我的身体,又突然呀了一声,伸手向下摸了一把,叫,“冤家啊,你,你咋又想了?”

    “因为我喜欢,”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因为我喜欢你,爱你。”

    “哦~~~”

    小娥嫂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疯狂地撕扯我的头发,喊着,“来,那就要额,要…”

    当我们终于精疲力竭,小娥嫂子连在我胸口画圈的力气也不再有,我咬着牙起身,去卫生间冲了一下,又拧了两条湿毛巾出来,为乔小娥细心地擦拭身体。

    她就那样闭着眼,脸上闪动着娇艳的红晕,却没有阻拦我的动作。

    这样的女人,直率简单单纯,我很喜欢。

    最终,还是小娥嫂子将我从灶台上推开,并且非常有逻辑地告诉我,“男人是要在外面打拼的,是掌柜的,额们女人才应该围着锅台转,是屋里的。”

    说到这里,乔小娥就笑。

    我靠在厨房门边,看着万种风情却只穿着一件宽大睡裙的小娥嫂子,问她,“你笑啥?”

    “嘻嘻,枫啊,你知道在额们那里,家里的女人又被叫做什么?”

    “你不是说了屋里的吗?”

    “嘻嘻,嗯,不过那只是一种说法,当着外人面的说法。”

    我有些好奇,追问道,“那夫妻两个人单独呆着的时候又会怎么说呢?”

    “哎~~~”

    她就不满意地叫,“枫啊,你别问,额才不要说呢。”

    看着她娇憨如小媳妇的神态,我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咬着小娥嫂子的耳垂问,“说嘛~~~嫂子好,嫂子最好了,你说。”

    “死啦~~~”

    她又开始浑身哆嗦,伸手关掉煤气灶,转身环住我的脖子,“坏蛋,你别动,不许动!好,好,额告诉你,是,是炕上的!”

    从屋里的忽然转变为炕上的,好像转折的很突然,但我却丝毫没有觉得任何一丝矫情的成分,因为这话是从小娥嫂子嘴里说出来的。

    于是我便迷醉,迷醉于乔小娥说话的自然而然,迷醉于她身上特有的泥土气息里。

    “那就去炕上!”

    “不~~~别闹,还没吃东西呢!”

    “不吃了,或者去炕上吃!”

    “你坏死了都要!”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枫啊,你坏不坏额都要,除非哪天嫂子老了,你不要额了,不然我一直都会在这里等你。”

    “嫂子…”

    “枫啊~~~”

    “你等我来干嘛?”

    我的心又开始蠢动,双手伸进睡袍不断摸索。

    “哦~~~”小娥嫂子再次叹息一声,身子向后挺起,喃喃道,“等你干啥…等你来,来干我!”

    没有男人能在这种时刻保持沉静和无动于衷。

    我是男人,健康年轻的男性,所以,我蓬勃了!

    …

    梅开三度还是五度,我们终于在半夜三点开始吃这顿已经糊成一团的方便面。

    不过我吃的是那么香,而小娥嫂子看向我的目光,也是那么柔情似水。

    她去收拾碗筷的时候,我来到客房阳台,推开窗户抽烟。

    西京的天气比t市稍稍温暖些,虽然都是深秋,在t市我已经穿上羊毛衫和厚外套,而在这里,即便是深更半夜寒风吹拂,我也依然能够勉强接受在冷风中当空喷烟。

    天气很晴朗,即便由于高层的原因,这间公寓的窗户上多少蒙着几分雾气,我仍然能够看清那些闪烁的星星在一明一暗向我倾诉着某些信息。

    叼着烟,我将手机拿过来,再次翻看那几条短信。

    由蒋淑山发给我的短信息!

    没错,就是那个通过洪蕾介绍结识,仅仅见过一面,却被其神秘身份和常年上位者气势镇住的蒋先生!

    甚至在面对田伯光和李侃的时候,我也没有像对着蒋淑山那样局促。

    而此刻,更让我愤怒并且忐忑不安的,并不是发送短信的那个神秘的蒋淑山,而是接连三条短信的内容。

    让我愤怒,让我伤感,让我睚眦欲裂的内容!

    “江枫,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请做好心理准备,你姐夫出事了。”

    相隔十分钟是第二条,“最新情况,你姐夫向明没有生命危险,但需要住院静养一段时间。”

    又相隔了半小时是第三条,“那边动手了,我没想到,连我的人中也被安插了眼线,抱歉,这件事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江枫,我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你一个交代!还有,立即回西京,不过不要轻易打电话,我会在明天上午通知你新的联系方式,蒋淑山。”我的另类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